花萝歌第十五声

    婚介所今持续响着算盘劈里啪啦的声响。睍莼璩

    花嫁正啃着喂嘴的吃食,蹲在外看着傻愣愣地望天。

    花萝歌放下手里看不懂的账簿,就听到大莲放下算盘,说道:“老板娘,那九千鹭神尊真的是威也不让人得逞。”

    “为什么?”

    看到他摆不平的一脸吃瘪,花萝歌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歪着脑袋想了好半天,她才想起是大莲这笔生意的两个顾客攴。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奇道,“对了那个妻爷好像是海族中人罢?”

    “据说还是蚌族第一美人,那海皇颜机媚的正妻,不过她一直没嫁,自从几十万年前对九千鹭神尊一见钟后,就抛下蚌族来天界当神女了。”

    大莲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颇为古怪,“话说那海皇颜机媚,听说还好男色。屐”

    颜机媚……

    花萝歌默了会,脑海里响起上次在海族时,那位美人哥哥暴怒的模样。

    她咕哝了一声:“难怪那个妻爷不嫁。”

    听到她的话,大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刻恨铁不成钢地怒拍桌子:“她要是早嫁了不知道多好!

    我就他妈没见过这么别扭的两人,明明慕人家得紧,偏偏每次都给人家留不下好印象。”

    花萝歌看到他的一腔怒意,才想起了这半个月来大莲怎么给那位神女撮合机会,结果最后都会破功。

    而且屡次都是有各种状况,以和那九千鹭神尊吵得脸红脖子粗收场。

    “他们一定是上辈子有仇。”花萝歌如是道。

    说起这个大莲就来气,冷哼了一声:“我就没接过这么久还没结束的生意,我瞅着那九千鹭神尊对其他神女怎么就那么解风,一看到妻爷就是吵架,偏偏还两人吵完之后又黏一块了。”

    跟大莲和二莲一样。

    花萝歌唏嘘了一声,还是认真地对他道:“会不会是你办法不对呀,他们两个都是暴脾气,还不如让他们自由相处。”

    彼时,婚介所里两人凑在一起叽里呱啦的探讨。

    另一边,妻爷正趴在比翼里哀戚戚地叹气。

    “怎么了。”

    一盘冰凉的水果放在她面前,妻爷撑着下颔脸色森寒,并不看来人。

    九千鹭微微眯起一双妖娆的眼,眼角上挑时有抹喜感,他玩味道:“听说那海皇有意尽快跟你大婚了?”

    妻爷瞥了他一眼,并不吭声。

    “……唔。”

    她这样的表态,九千鹭已经清楚了,他咬了口苹果,声音平静道,“其实你早该回去跟他大婚了。

    海后的地位总比现在在天界当打杂的神女好。

    虽然那颜机媚有很多女人,但是你和他的婚事是大家都知道的,他也不会让你受太多的委屈。”

    妻爷没有再听他说,微微眯起美眸望向远方,思绪飘回了很多万年第一次看到九千鹭的时候。

    ……

    那时候的她是海皇颜机媚定下婚约的未婚妻。

    那时她虽然不喜,但也没有反对蚌族长老们的安排,只是,那次她代表海族前到天界参宴后,就再也不想任由自己的婚事让人做主了。

    那天她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那天的蟠桃宴人人都虚伪攀比,互相敬酒。

    唯独那个眼角翘起时有抹喜感的神尊懒得动。

    那时候海族使者在她耳畔道:“海后娘娘,他是天界的九千鹭神尊,作风可不太好,您别和他多交集。”

    她不乐意地瞪了那海族使者一眼,因为他对她的称呼。

    她很不喜欢人家张口闭口就把她跟那海皇颜机媚绑在一起。

    那九千鹭像是察觉到她在看他了,一双妖娆的眼漆黑如珠,透出玩味

    他竟当众朝她的席坐走过来,一手撑在她的旁,下流地调笑道:“您该不会是想和我一夜***罢,没关系,我不介意……”

    他说着,大咧咧地张开了双臂,笑得风,“来罢,我定会好好侍候你的。”

    “如何?”

    最后两个字,他是凑近她耳畔说的,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香气。

    那时候整个蟠桃宴上的众仙哗然。

    耳畔还有那海族使者勃然大怒的声音,她却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他。

    而被众仙投以各种有色眼神的他,却转过头对她恶作剧似的笑了笑。

    他就像是很满意激怒别人。

    她突然想起,那天界有一以风流滥出名的神尊,甚至有好几次被人发现他在外就勾搭起过路的神女颠鸾倒凤,那便是这个九千鹭了。

    后来蟠桃宴的尾途,大多仙家都醉醺醺地走了。

    她站起的时候,下意识地瞅了一眼那九千鹭的席坐,却没有看到他。

    她有些莫名的绪。

    直到走到南天门前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堆神女和男神聚集起来。

    那海族使者要她避嫌,说着就要拉她走。

    她却瞪了他一眼,就跑去了那被围起来的地方。

    然后她看到了九千鹭,他站在高高的仙台上,一双妖娆的眼喜感地微翘,却是一脸的醉意。

    耳畔有神女在嚼舌根。

    “这九千鹭神尊又抽风了。”

    “啧啧啧,这些远古神尊到底是度过了太多漫长的岁月,总会觉得太寂寞。”

    “这次不知道他又要养多久的伤了,几百年前是自残,再几百年前是要焚烧自己……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想自杀。”

    ……

    她当时不知道是从哪浮起了怒气,因为像九千鹭那样位高权重,却又不惜生命的人是她最不耻的。

    她眯起美眸,看他动作。

    那九千鹭望着仙台下的神女和男神,摇摇晃晃地摔了手里的酒瓶,双目赤红,他恨恨地咆哮了一声:“这寂寞如雪的子,谁能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下面的神女都在惊呼道:“神尊大人也太不惜自己了。”

    而那些男神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却没人敢说出嘲讽的话。

    因为那九千鹭要死没死,每一回都会处置那些笑话他的人,然后一遍遍地吼:“你们他妈知道我是抱着怎么样的心自杀的吗,还敢笑!”

    “我你!”

    就在九千鹭心灰意冷地要往前跳下的时候——

    他突然听到了那些围观的神女和男神里,有一道女声响起。他微怔,在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美眸时,脑海里渐渐浮现起这个人是谁。

    他记得,是那海皇颜机媚的未婚妻,他刚刚在宴上还调戏了她一把。

    就在他眼底浮起笑意,很满足地想要收回脚的时候。

    那人又笑了,美眸微动,她捧腹大笑,那顽劣的神在他严肃的自杀前,简直是令人发指。

    然后他听到他再次心灰意冷的一句话。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对不对,哈哈哈!跳吧傻.,没人会你的!”

    那回他没有自杀。

    那是九千鹭第一次见到那蚌族第一美人,名妻,字爷。

    他从此对她暗恨。

    后来的不久,他再次看到她,就在神女里他刚抓住一个神女要吻她,一个厚厚的佛经就砸了过来。

    他恼羞成怒地抬头,就对上那双同样暴怒的美眸,她吼他。

    “你麻痹滚远点人!”

    她的怒气那么莫名其妙,他也摸不清思绪。

    后来,他揽着美人参宴的时候,听闻其他人都在说,那海皇颜机媚的未婚妻把婚事延后了,一股脑地就来了天界当个普通的神女。

    简直是胡闹。

    他当时这样想。

    现如今,他却已经可以很好地知道她当时是为什么而生气了。

    ……

    妖美的彩霞照耀下来。

    九千鹭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酒盏已经空了。

    他哀戚戚地叹了口气,刚要起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妻爷,他下意识地眯起那双妖娆的眼。

    后传来比翼侍女的脚步声。

    “九千鹭尊上,有些小仙送来了几个神女。”

    他懒懒地拽过那比翼侍女上的外衣,动作熟稔地披在了熟睡的人上,才道:“送走。”

    那比翼的侍女像是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望了眼披在妻爷神女上的外衣,忍不住想。

    其实那外衣上刚被溅了一大块油,她刚想去换掉的。

    现在被拿走了,要不要说出上面的油……

    张了张嘴,她还是退了下去,临别时看向那妻爷神女的目光很是同,尤其是一直在滴油的地上。

    她想,这回九千鹭尊上又要和妻爷神女一番大吵了。

    果不其然。

    夜晚的比翼里爆发了一场闹剧,两人都吵得脸红脖子粗,抡起拳头就要打架。

    几个比翼侍女连忙一人拉着她们尊上,一人拉着那神女,暗自叹气。

    明明两人都暴脾气,天生就是冤家。

    怎么偏偏几十万年来以吵架跟绝交收场后,又会自然地在一起了。

    “九千鹭,你这般害我,唯有绝交!”

    “呵,别瞎矫了,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什么交,我一没过你,二没……”

    “你麻痹!”

    ************

    妻爷来找大莲的时候,是鼻青脸肿的。

    二莲当时正在给摔破了手的花嫁擦药,看到妻爷那副惨状,顺手就给她抹起了药膏。

    大莲看到之后,当场就黑了脸。

    尤其是想到好几次他被二莲揍出血的时候,他都是自己给自己抹药膏,就没一次他给他抹。

    花萝歌捧着茶呼气,看到他周散发的黑气,认真地抬头看他,直接道:“你的醋吃得太过了,二莲又不喜欢女人。”

    ※※※

    黧樱PS:废柴基友遇到了一奇葩(ˉ﹃ˉ)一作者一直看废柴基友盗版,结果基友插了防盗章节她看不到了,妈蛋就跑来讽刺我基友,那作者节都碎成渣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