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十四声

    花萝歌前脚刚踏进婚介所大里,就看到了笼罩在屋顶的一层黑气。睍莼璩

    二莲眼巴巴地望着一桌的精致吃食,手里的筷子蠢蠢动。

    佛娆则切着婚介所供的小鸭爪给花嫁吃,吃得她笑眼弯弯的。

    而那股黑气正是从大莲周散发出的。

    她嘴角一抽:“这都是怎么了?攴”

    问完之后,她恍然想起。

    昨大莲接了个生意。

    虽然说他做那些帮神女们拐带男神的折寿勾当不在少数,但听说这次的神女想要扑倒的是一个远古神尊遽。

    导致于大莲快准狠地收下钱后,才开始忐忑会不会事后没了小命。

    花萝歌理清了思绪之后,走过去拍了拍望着一桌精致吃食直蹙眉的大莲,语重心长地道:“大莲,你勇猛地上罢,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我们的钱。”

    “我要是没了小命……”

    “钱还没赚进手,伙计还需牺牲!”

    大莲:“……”

    老板娘,其实你才是真正的幕后快准狠罢。

    ************

    半个月后。

    远古有一尾上古赤蛇精,名九千,字鹭。

    那便是现如今,所有避世神尊里最风流滥的神尊——九千鹭。

    黄昏,妖美的彩霞照耀进比翼,照亮了不远处帘幔里几个白花花的妖艳神女,隐约还传出几声磁的调笑声,放且不羁。

    妻爷淡定地坐在那里,她已经不止一次在他办事的时候前来打扰他了,但是——

    是谁说的岁月会教会你淡定,淡定你麻痹!!

    里都是甜腻的腥味,妻爷忍了又忍,耳畔那些旁若无人的笑声越来越嚣张。

    她恨恨地瞪了那帘幔里的人一眼,强压下胃里的翻腾,想也没想就转走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些人太过分了!!

    她离开的动静并没有多大。

    那懒懒倚于榻上,一吻痕的男子却像是察觉到了。

    他直起,闲闲地披上一件华美外袍就走了出去,直到踏出外,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双妖娆的眼喜感地微翘:“今天玩得也很快乐,慢走不送。”

    话罢,他没再理会后一干神女的目瞪口呆,轻车熟路地望外某一处走去。

    “生气了?”

    磁的笑声在后懒懒响起,蹲在外发呆的某女当即恼火地转过头,恨恨道:“你麻痹!”

    九千鹭微微眯起妖娆的眼,笑眯眯道:“今天是意外的况,谁知道刚刚有上神往我里送美人,不上白不上你说是不是……”

    “早点得病罢!”

    说完这句话,妻爷顺手就捎上他精心照料了多年的木槿花走人。

    后,九千鹭呆愣在那里好一刻,直到她离开了有一段时间,黄昏里才徒然爆发出一声咆哮——

    “你拿我的花做什么!!”

    妻爷一路通畅地回到自己里,她还没回去就看到了躺在她里美人榻上假寐的俊秀男子。

    她一愣,顿时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般,泪盈眶地冲了过去,猛摇晃起他来:“大莲你个人怎么比不上人家送的几个神女啊?

    麻痹她们一到九千鹭就抱着人家滚单去了,我还像个傻子一样听她们调笑!”

    大莲很是淡定:“那是你没有脱光衣服,你脱光了跟她们一起那他就会对你眼前一亮了。”

    “滚!”妻爷想也没想就抄起一旁的书砸向他脑袋。

    “……”

    婚介所。

    莲回来的时候是头上顶着个包的。

    黄昏的婚介所大里刚刚散去了闹,他一踏进门槛就看到了倚在大里的二莲。

    彼时,二莲手里正翻着婚介所的婚配簿,旁边站着一个模样秀气的男神。

    两人靠的很近在探讨哪个神女好一点。

    大莲眯起眼看了好一会,脸色越来越黑,他绕过他们,才阳怪气地出声了:“不知检点。”

    二莲:“……”

    他是脑袋被门夹了么,看到顾客竟然没来指责他抢他的业绩。

    男神:“……”

    怎么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味道。

    瞧见那男神古怪地看着他,二莲嘴角一抽,收起了婚配簿:“那么,我会给负责拉姻缘的人带话,您就先回去等罢。”

    男神点头,直到要走出外时,他才忍不住回头道:“其实小两口子头吵架尾和,别弄成了两个怨妇。”

    他指的是刚才大莲那一脸的怨愤。

    二莲:“……”

    **********

    大莲最近很不对劲,不止佛娆发现到了。

    就连某一就寝时,花嫁都从被窝里探出小脑袋,鬼鬼祟祟地对她道:“阿歌,大莲好奇怪……”

    花萝歌深有责任感地思想了一番,才发现是从那晚,大莲刺激二莲说有种给婚介所多赚点业绩后开始的。

    自从二莲洗心革面一直赚业绩,而且和多个男神有交集后。

    大莲的脾气就越发阳怪气。

    好比如,今晚用膳的时候——

    “大莲你麻痹,你难道不知道老子不能吃青椒吗!你炒一桌子青椒是什么意思?!”

    瞥了眼满桌子的精致吃食,青椒炒,青椒爆鸡丁,青椒牛羹……

    花萝歌再瞥了一眼捧着个碗直炸毛的二莲,拉起花嫁就凑到她耳畔,认真道:“祖宗,你近来不要和二莲走得太近,不然就没吃了。”

    花嫁傻愣愣地看了她好半响,糯糯道:“阿歌,想吃。”

    “嗯,我们就不要和二莲站一阵线了。”花萝歌语重心长。

    花嫁也很认真地点头:“嗯!”

    佛娆淡定地夹了一筷子青椒到花嫁的碗里:“不要像他一样挑食,青椒是一种神圣的食物。”

    那头的二莲再一次炸毛,直跳脚道:“神圣你个头,你们难道不觉得像毛毛虫吗!”

    “不觉得。”佛娆咬着嘴里的牛,懒懒瞥他一眼。

    二莲不死心地看向花萝歌和花嫁。

    花萝歌微微侧过,自顾自地给花嫁喂饭:“祖宗,听佛娆的话绝对没有错。”

    “我算是看清楚了,你们都TMD不老子!”

    二莲气红了眼,他瞪向神态优雅地用着晚膳的大莲,恨不得把他那张俊秀的脸戳出几个洞来。

    花萝歌如是道:“要是你我会把你当祖宗供着。”佛娆举筷子:“+1。”

    花嫁咬着嘴里的青椒,痴痴地笑起来,学着佛娆的样子道:“+1。”

    直到二莲怒气冲冲地回了里后,花萝歌等人才放开了束缚似的,问题刷刷刷地冲出来。

    “大莲我听闻你最近颇有断袖之癖,是真的么?”

    “还想不想吃饭了。”

    “大莲你是不是觊觎二莲很多年了?”

    “还想不想吃饭了。”

    “我昨天到猫阁的时候,听到你们的师祖罄莲说。

    当年你们光着股的时候,你就已经觊觎他了,还总是对外放话说他以后是你的妻子,那你现在还想娶他吗?”

    “还想不想吃饭了。”

    眼见花萝歌和佛娆脸上的恨铁不成钢。

    花嫁抖着筷子,歪歪扭扭地夹起一块炸豆腐,涩涩地道:“花嫁昨天看到二莲的房间里有男人。”

    气氛静了半刻。

    就在花萝歌和佛娆的目瞪口呆里,大莲已经气势人地冲进了二莲的寝里。

    翻天覆地地打斗声在婚介所大里格外清晰。

    “你TM竟然辜负师门的一番栽培,和狗男人狼狈为!”

    “……滚。”

    “你是不是打算下一步就收拾盘缠,背弃师门背弃师父师叔,和你的夫下界成婚一辈子不回来了!”

    “你麻痹把老子揍出血了,别以为师叔宠你,老子就不敢揍你!”

    “你敢以下犯上揍自己的师兄吗。”

    ……

    事实证明,二莲真的敢揍。

    两人还抱着对方从头滚到尾揍来揍去,两人两败俱伤。

    半小时后。

    花萝歌和佛娆已经吃撑了,花嫁还在她的大胃王之路。

    瞥了一眼鼻青脸肿的大莲和二莲,花萝歌严肃道:“你们真是绅士的代表。”

    大莲捂着流血的鼻子,本来还不知道她在抽哪门子神经。

    当他看到满桌子的狼藉后,顿时默了。

    许久那张扭曲的俊秀脸庞才扯出一抹测测的笑容:“你们这般对待我,连半块都不肯给我留,实属不仁不义的小……”

    他的话突然顿住,脸色铁青起来,几乎是死死地瞪着把吃了一半的塞到他嘴里的花嫁,咆哮道:“祖宗你做什么!”

    “我给你留了半块。”花嫁是神很是认真,一双湿漉漉的美眸里无辜非常。

    二莲在一旁看得他越来越黑的脸色,笑得止都止不住。

    当晚,大莲黑着脸煮了两碗面食后,婚介所大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

    幽美的月光洒落进里,桌上腾腾的面里菜色很足。

    “张嘴。”大莲夹起一块火腿肠,一张俊秀的脸上都是淤青,看起来又严肃又好笑。

    二莲反地就张了嘴,咬下他筷子上的火腿肠,吃完后才不紧不慢地指挥道:“来勺面汤。”

    大莲就真给他舀起勺汤。

    接下来就是不断地循环。

    “张嘴。”

    “再来根青菜。”

    “张嘴。”

    “再来口鸡蛋。”

    花萝歌和佛娆对看一眼,花萝歌率先下了结论:“其实我发现他们很有夫妻相。”

    佛娆好奇:“哪里?”

    “两人都是傻子。”

    ※※※

    黧樱PS:母上大人和姨在看满秋,废柴就想到动漫了《四月一灵异事件簿》有两部。

    刚刚听基友说的忍不住想去看,妈桑们也去看,好像蛮好看的,怕就学我的必杀技,捂着脸露半只眼看~

    好罢废柴是只猪。。。∑0д0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