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五声

    夜色正浓,海皇宫睍莼璩

    里隐隐有压抑的欢愉声,***过后的气味萦绕了满

    一个站岗的海族小蟹将听得是面红耳赤。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里传出一道暗哑的声音:“在想什么?”

    颜机媚懒懒倚在榻边,上只披了一件华美的外袍辂。

    他散漫地开口,幽绿的眸光紧紧地盯着俯在他胯间的人。

    那人抬起头来,秀美的俊颜上透出妖媚,他妖红的薄唇一勾,又低下头将他的物什深入喉咙。

    颜机媚的体一僵,以为他又要耍什么手段时—绁—

    他抬起手发狠地扯开他,却在看到颜月那玫红的指尖沾了的白浊时,他突然体一僵,美雅的俊颜上缓缓化开了冰冷,他哑声道:“你今天很乖。”

    顿了顿,在听到颜月冷笑时,他突然收回了原本想揉他发的手,声音有些僵硬:“你到底要坚持到什么时候,我有什么不好?”

    “皇兄。”

    颜月掉唇角的东西,冷冷出声,打断他接下来的话。

    颜机媚沉沉地闭上眼,再睁开时脸上突然扬起了暴戾的笑:“到底是我对你太过宽容了。”他的话锋一转,戾气横生。

    “来人,拿刀来。”

    话音落下,颜机媚幽绿的眸光森冷地看向他:“我思想着,像你这样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过去那些玩意怕是也满足不了你了。

    颜月,现如今你以为没有我你还能活,我既能留你二下的位置,也能让你沦为阶下囚……”

    他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手与他交缠在一起,语气突然低柔起来:“别再激怒我了。

    若是我哪一天心灰意冷,再也不想你,到时候,我可不会再容你放肆。”

    “你这话说了多少万年了,我不是还没死么。”秀美的俊颜上染上迷离,颜月突然幽冷地看向他,一点一点地透过交缠的手,将他猛地扯到面前。

    他的动作毫不留,颜机媚有片刻的吃痛,却听到他笑道。

    “你怎么不杀了我,总留着我,你不怕有一天这海皇的位置再落到我上,别忘了,我不像你那般名不正……言也不顺。”

    颜机媚灼的眸光看了他好半响,殷红的薄唇突然扯开一抹苦涩:“因为我是傻子。”

    一直在等那一天的傻子,等他夺回属于他的海皇地位,等他占尽他辛苦得来的所有。

    明知是隐患,明知是毒,却还是拦下一干心腹,不愿他死的傻子。

    恍惚间,颜机媚想起了很多年前,篡位宫时,那前任海皇的话。

    ……

    “海皇只会是颜月。”

    “呵,老不死,你就不怕你死后,我把颜月千刀万剐?”

    “你不会。”

    “你哪来的自信?”

    “我说过,你这孩子的命数很苦,终有一天会甘愿死在自己心的人手里,机儿,终究……父王是欠了你,你的弟弟,也欠了你。”

    ……

    回过神来,颜机媚垂眸去看地上的人,颜月的体一僵,随即低笑了一声:“是啊,你个傻子。”

    颜机媚也笑了,带了丝温和,下一刻脸色又一变,仍然是那个暴戾的人。

    他冷笑着扯过他:“颜月,你还不是得让我这个傻子。”

    此时,那海族的小兵已经哆哆嗦嗦地把小刀递给了颜机媚。

    瞥到颜机媚眼里又浮起的***与古怪,颜月垂眸,妖红的薄唇勾起一抹嘲讽,又像是毫不在意接下来会受到的炼狱。

    *********

    妖精界。

    冦沙醒来的时候,寝里一片尽纵欢后的狼藉。

    当他看到寝

    那几个妖臣的美姬妖妾时,才想起是昨夜一干妖臣送来的,他也没有拒绝。

    揉了揉太阳,再次抬起头时,那双妖媚的黑眸冰冷一片,戾气横生:“来人——”

    “一个不留。”

    他的话音落下后,一群美姬妖妾都被惊醒了,个个惊慌地尖叫出来,却被见怪不怪的侍卫带了下去。

    一直以来,妖精界人人都知道。

    和冦沙大人翻云覆雨过后,他从不会留下人家的命。

    当寝再次有脚步声响起时,冦沙眯起眼。

    再看到靠在门边的人后,妖媚黑眸里的冷意缓缓散去,他淡声道:“抱歉,昨晚碰了那些人,可能会让你落人闲话。”

    锦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道。

    “昨晚是我把你扶进寝的,那些妖臣送上的人里,有个是重臣的女,若是她父亲忠心于妖精界,对她的地位会更稳妥。”

    那个她是谁,锦并没有说出来,但也就只有一个人。

    冦沙蹙了蹙眉。

    沉吟了会,他才抬头,妖媚的黑眸里无波无澜,他道:“多纳一个小妾你不介意罢?”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打算拉拢那个重臣了。

    锦默了一会,弯腰把他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拿起。

    在他接过时,她的声音有些僵硬:“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会让她们爬上你。”

    怔了一下,冦沙才道。

    “你该是为了那里面那个重臣的女,拉拢她父亲,若是他忠诚于对妖精界,那是极好的。”

    锦笑了下,美颜上却冷若冰霜:“你当我像你,处处为她着想,让她在外面逍遥自在,你自己一个人为了妖精界每天不完心。”

    “我肯让她们爬上你的,是因为……

    我在想你会为了你那公主下娶了那重臣的女儿,还是在意我这妻子,照例将她们处死。

    你看,我没有猜错,就算我是你的妻子,冦沙,这么多年你还不是只是施舍我。”

    沉默半响,他面无表道:“你这次的玩笑,未免也开太大了,我既娶了你,便是以妻子待你。”

    他起,抿唇看向她。

    “锦,你莫不是忘了,你的是本兮迦,我的……也不是你。”

    几乎是一瞬间,在那个名字说出口时,锦的体狠狠一震。

    下一刻,她转过,肩膀有些颤。

    “我们才是夫妻,现在,我们才是夫妻,你怎么总是这样,从不正视我。”

    “我兴许,早就不那个人了呢。”

    她的低声落下后,没有人再说话。冦沙沉默地走出寝,徒留下后面无表锦。

    ************

    西奈和他妻子十璃的合墓建在花妖林,花萝歌这次下界看望故人,也就将就在这花妖林里打地睡了。

    这花妖林说起来在皇爹那代的时候还是很繁盛的。

    地段极好,养出的妖个个都是美人。

    当年那会天界有位花嫁女尊上,和一位赫夭尊上。

    他们便是常常在这里挑选一些顺眼的带回天界助她们修仙。

    但每每被她带去的人数都是极少的。

    以至于每回花妖林里都有没被选上的女妖愤愤不平,只好呆在她们的妖精界了。

    到后来的时候,天界有一次劫难,由当时魔界的下青鱼发起。

    天魔两战结束后,据说那位赫夭尊上死了,那个花嫁女尊上也就此失踪,便再也没有人来这花妖林挑选女妖。

    久了,妖精界的妖臣们就时常在这里挑选女妖回去当妾。

    这样的子持续了很久。

    &n

    bsp;直到皇爹皇爹死了,妖精界落败之后,这花妖林里的妖都走得差不多了。

    现如今这里也是极好的休养之地。

    望了望森冷的花妖林,再瞥了一眼西奈和十璃的夫妻合墓。

    花萝歌思摸着还是先去找些野食填报肚子。

    待花萝歌抓了只肥山鸡回来后,立刻利落地手起手落,把光溜溜的山鸡浸在一旁的小溪里洗了个干净,然后放在早已搭好的架子上烤鸡。

    吸了吸窜入鼻息的烤鸡香气,花萝歌的脸被冻得有些红。

    寒风吹过,她眯起美眸,才发现不知不觉又到寒冬了。

    想起那两位远古神尊,花萝歌还记得,当年小时候听过的一个八卦。

    有关于那位花嫁女尊上的。

    那会天魔大战,天界曾一度岌岌可危,死了很多位远古神尊。

    但是那位花嫁女尊上却是没有死的。

    说起来她也不是纯粹的天界神尊,花萝歌记得。

    皇爹说那位女尊上本是妖精界的人。

    那位花嫁女尊上很有佛缘,被当时刚当上佛尊的凰惹点化后,便熬了很多年当上那女尊上,可惜后来战事过后,却失踪了。

    那时候的天界缓过气后,都纷纷说那那位花嫁女尊上和魔界下青鱼是老相识,一度和当时的妖精界和魔界关系微妙。

    到后来那会,有很多人绘声绘色地说了很多个有关于,那青鱼和花嫁女尊上的故事。

    但有部分人却道:

    与那青鱼有关系的是另一位女尊上,与花嫁女尊上有关系的是赫夭尊上。

    花萝歌小时听她的故事。

    在听了N个版本之后,就是对那花嫁女尊上和赫夭尊上的版本感兴趣。

    她更好奇的是,那花嫁女尊上有没有过那位由自己养大的男神尊。

    古老的天界野史里,都有提过那位赫夭尊上,他和那花嫁女尊上的渊源不是一般的深。

    花萝歌当时就觉得总有些的。

    但后来,在天界野史里再也没有找到更多的有关于他们的资料。

    只知道,那赫夭尊上对那花嫁女尊上态度疏离,却又不疏离。

    更甚至有部分野史里记载的一些事迹,隐约可见其中不一般。

    比如,那花嫁女尊上曾拒与那赫夭男尊上婚配,后被当时的天帝罚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那五百年间那赫夭尊上曾一度大变等云云。

    回过神来。

    花萝歌伸手就要把烤鸡翻一下继续烤,但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就像是那烤鸡是她的一般。

    花萝歌望着那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默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