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四声

    “你不是佛吗?你不是慈悲为怀吗,你不是你的世人吗,十璃她难道就不是你的世人了?她……也是你的子民!”

    西奈的声音越来越发狠,一声一声又似悲鸣。睍莼璩

    “和魔苟且的子民我可没有。”

    那头传来嗤笑声,冷漠且优雅,那才是真正的他,“西奈,你是被那些冲昏头脑了吗,谁说我慈悲为怀,别人说,你就信?”

    “可笑,不过是蝼蚁。辂”

    西奈久久都没有说话,他缓缓闭上黑眸,喉咙有些艰涩。

    就听到那头低笑道:“西奈,你就算跪再久也没有用,你为什么不想想玥妻嘤那女人不帮你,她也会抽离术,她怎么不帮你。”

    “西奈,你该清楚的。纥”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西奈的体狠狠一震,黑眸紧缩着,脑海里回起了玥妻嘤的话。

    她说:“西奈,抽离术只可以在一个人上用一次。”

    “西奈,抽离术从没有把元神再移回去的办法。

    与其在这里跪再久,还不如去找那凡人,她体内那半个元神可是一直在吞噬她的神智,撑不了多久的,她不是你。”

    那西极佛尊的声音唤回了他的心智,回过神来,西奈始终没有说话。

    许久许久,那看门的神尊看到原本跪在魂外的魔站起了,周围都是鄙夷地看他的西极弟子,他却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听了什么话。

    后来,魔界长老西奈屡次擅闯西极。

    天界众人都只道。

    那魔界长老西奈嚣张至极,昔西极佛尊在闭关,他前去冒犯,那当初看门的神尊方才没通报。

    谁知那西奈在一凡人女子死后,却迁怒于西极佛尊。

    当的是是非非,真相是如何却都理在西极。

    无人看到,曾有一人在魂外苦苦哀求,得到的却只是那慈悲为怀之佛的袖手旁观。

    ……

    西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西下,婚介所大里清冷一片,他揉了揉额角,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影。

    他眯起黑眸,就见本兮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面前,声音淡淡:“佛尊请您过去。”

    西奈眸光微动,殷红的薄唇扯开一抹嘲讽的弧度:“你确定?”

    本兮迦抬头看他。

    ***********

    魂

    “你还呆在天界?”

    刚走进大,西奈一眼就看到了那俊美华贵的男子。

    他像是才起,眉目间依稀有着倦意,上也只披了一件外袍。

    西奈一笑:“哦,你一直在观察我……”

    “孤男寡女,于理不合。”并没有理会他的阳怪气,凰惹只是淡淡啜了口茶,低垂下一双漂亮眸子,声音淡漠。

    西奈突然觉得可笑,他冷笑道:“你莫不是……嫉妒罢?”

    有一瞬间,那双漂亮的眸子冷到了骨髓里,他看向西奈,勾唇:“你觉得呢?”

    他站起,静静地看向窗子,望向了魂外的景色,突然道,“西奈,你逃避了多久了?”

    “什么?”

    他嗤笑,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你是在同我说笑话吗,佛。”

    “你以杀我为信念,西奈,真正让她死的不就是你吗?”

    凰惹转过,俊美的面容淡漠无比。

    他的声音很冷,在清冷的魂里格外刺耳,“西奈,当的确是我帮她救你。

    但若不是你们魔界当初对天界咄咄人,天界何尝会反击,你若没有强迫自己吸收不属于自己的魔力,怎么可能会被反噬,她又……怎么会

    死?”

    “西奈,我看在你母上的面子上,从来对你都很宽容,只有她能救你,我为你母上留下了你的命,就是还她的人。”

    “她死,与你死,我选的是你的命。”

    魂里突然没有了任何声音,凰惹冷冷地看着那双黑眸里的变化,再缓缓赤红。

    西奈缓缓走向他。

    那天之后,西极佛尊受了轻伤的消息传遍天界,魔界长老西奈人人讨伐,花萝歌再也没有看到西奈。

    再后来,魔界传出消息。

    花萝歌听说,魔界长老西奈,不顾撕破脸皮杀戮了一位前去魔界协商的远古神尊。

    那神尊本意在魔界不再与天界对着干。

    那魔界长老西奈却不知道发的什么疯,对那位远古神尊咄咄人。

    更甚至杀了他之后,他也重伤亡。

    有在场的魔界随从怒道:

    那那个远古神尊提起长老西奈死去的凡人妻子,话语粗鄙轻蔑,方才激怒了长老西奈。

    那天远在天界婚介所大的花萝歌,在听到消息后,手里的茶杯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有当时在婚介所大的神女看到,她的眼里隐约有泪光,语声却很低。

    “你说……他死了吗?”

    没有人知道那位魔界长老西奈与她有什么干系。

    那之后有天界之人言语刻薄地道,妖精界只怕和魔界是要一条心了,改天界不知道该出什么事。

    ***********

    魔界的葬礼壮观而气派。

    尽管那所谓的墓碑里,只是两个物什。

    一个属于魔界长老西奈的凡人妻子的,一个是属于他的。

    魔界有人道,很多年前西奈长老曾对玥妻嘤女帝道:“我希望后能与她有个地方葬在一起。”

    那人,无疑就是长老西奈的凡人妻子了。

    熙熙攘攘的魔界之人陆续离去,花萝歌自下界后,便微微隐在暗处。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她才缓缓走出影处。

    在他的墓碑前站定。

    她站了很久都一句话说不出来,许久乱成团的心才平复了下来,美眸里有些复杂。

    她呢喃道:“怎么就死了呢,先前你不是还好好地在养伤吗……”

    “你是傻子吗?打不过强撑什么,就算你想要解脱,你的十璃也不会开心,践踏自己的生命,可不是做大事的人会做的,不是还有要活下去的信念吗……”

    话到后面,她的眼有些酸涩,美眸里盈满的泪水越来越多。

    她望了那墓碑很久,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在婚介所时和西奈大半个月的相处。

    他的不耐烦,他的傲气,他的隐忍……他心里一声不吭的伤。

    美眸迷离间,花萝歌仿佛看到一个人在魂外苦苦哀求,最后却亲眼看着自己心的女人死去。

    那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的西奈,那个不久前出现在婚介所外的男人。

    一颗火红的佛珠从墓碑里飞到她的手掌心,花萝歌一愣,望着那颗滚烫的佛珠。

    那天回去之后,花萝歌又翻了一遍婚介所的小本子,缓缓填上两个名字。

    西奈,十璃。

    字罢,她望着婚介所大外的大莲二莲,与一干笑嬉闹的神女,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

    ***********

    十璃番外:

    她抬起头,美眸里无波无澜,笑道:“我死了他就能活是吧?”

    凰惹低笑:“是的,抽离术的作用只能对你起效,也只有你能接纳他另一半不受控制的元神。”

    &nbs

    p;“哦……”

    十璃微微眯起美眸,仰起头望向幽美的圆月,突然道,“那他最多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我还能和他在一起多久?”

    “最多十年。”

    眸光闪了闪,凰惹微勾起薄唇,“你若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

    十璃瞥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仅是她那样的表态,但凰惹已经清楚,她不可能看西奈死。

    笑了笑,他转离去。

    等到那个人离去后,十璃转过,走回厢房的时候,刚好看到西奈懒懒倚在窗边的雕花栏杆。

    看到她回来,他蹙眉,黑眸染上不解:“你去哪里了?”

    她突然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的腰,美眸里浮上水汽:“是不是当初你走的时候,有可能再也回不来?”

    西奈的体一僵,下意识地看向圈着自己腰的女子,心里突然柔软了下来。

    有力的手臂反抱住她,他道:“傻了你,我能有什么事。”

    十璃没有吭声,只是埋在他的臂弯里,美眸恍惚间,依稀想起当初临别时,他对她许诺:“待我处理好魔界的事务,便回来娶你为妻……”

    好在,他回来了。

    “西奈,我们离开香芸楼罢。”

    许久,她这般出声。

    那时,他们已经成婚两月有余,她还有十年的时间可以和他当夫妻。

    ※※※

    黧樱PS:嗷嗷嗷,今天废柴生(ˉ﹃ˉ)这次没有过了好几天才记起自己的生~

    本来要磨红烧的,结果……然后就没有结果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