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二声

    时间倒回到西奈回来前。睍莼璩

    ……

    魔界。

    玥妻嘤察觉到脚步声的时候,缓缓睁开一双幽深的美眸,声音温冷:“西奈,你当真要走?”

    她从美人榻上直起,一双泛着幽幽冷光的妖娆美眸盯着他好半响,笑辂。

    “你该知道若是用抽离术,你便能活命。”

    “尊上,我曾和那女人说过,待魔界的困境解除后,便会回去娶她为妻。”出声的男子形修美,深幽的黑眸像黑葡萄一般漂亮。

    然而那张妖肆的面容,却布上了一条条狰狞红痕纥。

    “很多年以前,您曾经对西奈说过,感这东西不是拿来践踏的。

    那时你说我冷心冷肺,倘若有一天真的上一个人,你会让自己牺牲还是让那人牺牲。

    当时西奈对你说的是,没有那个有一天,如今你说的话成真了,今我为魔界走火入魔,也不可能拿她命来换一个永生孤单。”

    她眯了眯美眸,神态懒散,红唇却微微勾起:“罢了,你这个人一向总随自己的意,我也管不了你了。”

    玥妻嘤转,一袭华美的红嫁衣曳在地上,被一群魔界侍女簇拥着离去。

    十年后。

    黄昏西下,柔美的夕阳泛着淡淡的金光落在小溪旁的竹屋里。

    这里是很多年前她遇到西奈的佛堂附近。

    自当初离开香芸楼,她和西奈便在这里落地生根。

    十璃仰起头,眯着美眸粗略一算,他们已经成婚十年了,如今也是对经验老道的夫妻。

    所以她估摸着,该和西奈严肃地谈谈要对儿女的问题了。

    十璃买完了菜和美酒后,又买了一堆现动的精致吃食,她今很好,一路踩着自己的影子蹦跶回到了小溪旁的竹屋。

    等到她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她却一眼看到了那灯笼璀璨的竹屋,照亮了她回去的小道。

    竹屋的院子里躺了个年轻男子。

    他懒洋洋地躺在院子里的美人榻上晒太阳,旁还摆放了冰镇西瓜等零嘴,活像个纨绔子弟。

    但事实上,如今家里的支柱就是他。

    黑眸斜睨了她一眼,他勾勾唇,殷红的薄唇扯开一抹嘲讽的弧度:“都当妻十年了,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孩子?”

    十璃并不理会他时不时的阳怪气,只是气定神闲地把可以现用的精致吃食装进盘子里,再拿起一支美酒,笑意盈盈道:“西奈,我们来探讨一下人生问题罢。”

    “做什么?”他啜了口桃花酒,眯起黑眸望向远方,漫不经心地应。

    十璃仰起头,美眸里掠过璀璨的幽光,她笑,叫了他一声:“西奈!”

    “做什么?”

    他瞥了她一眼,又应了她一遍。

    十璃见他转过头来,倾凑过去吻他的唇角,西奈的体一僵,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黑眸里隐隐腾上***,他冷声道:“你真是找死。”

    他的言下之意是,昨晚完事后,恨不得和他分睡的人是谁?

    “我们要个孩子罢。”

    她还是在笑,美眸眯得像只狡黠的猫,她却道,“不答应不给。”

    西奈微微眯起黑眸,殷红的薄唇抿了起来:“你怎么跟怕我死了似的,你很想我快些死,给你还没出现的孩子腾地方么。”

    十璃懒懒地坐回一旁的美人榻上,望着圆月道:“我是怕我死了没给你留下拖油瓶。”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美眸里晶亮晶亮的,定定看向了西奈。

    虽然没有说,但两人也知道,他其实撑不过多久了。

    当年魔界危在旦夕,西奈为了魔界只能屡次以术吸收强大的魔气,直至他的体负荷不起太多

    的魔气,开始反噬,以至于他走火入魔。

    但终有一天他都会被反噬,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唯一的办法就是魔界止的抽离术。

    这门术可以把吸收了太多魔力的一半元神取出。

    但这门抽离术,抽出的那另一半元神,能接纳的宿主,只有那魔本的人。

    若是接纳了那暴躁的另一半元神,那么那个宿主,终体内都会有那吞噬魔的另一半元神存活,直至被病痛折磨到大限。

    死后也不会留下魂魄入轮回,而是魂飞魄散。

    而当初,西奈拒绝了魔界女帝玥妻嘤后,便从魔界回来。

    在后来成婚多年后,被发现他的体变化,也没有说出抽离术能救他命,只是告诉她,兴许能撑到和她白头偕老,再一起死。

    只是,怎么可能撑那么久。

    移开美眸,十璃咬了口酸辣的腌萝卜,心不在焉。

    他不说,她也装作不知道他隐瞒她。

    那头西奈听到她的话后,心里突然腾起火气,踹了旁的案几一脚。

    “作死呢你,我没死你怎么可能会死!”

    十璃笑咧开嘴,待看着被踹翻在地的精致吃食,叹了口气:“是啊,你没死我怎么敢死,让你得空去找小人啊。”

    夜间。

    十璃掀开温的华美被褥,她一垂美眸就看到了侧熟睡的男子。

    她看了他好一会,突然忆起很多年前。

    那红衣黑发的男子走进香芸楼的后巷,再次踏进她的视线,那殷红的薄唇始终扬着妖肆的弧度,对她张开手臂:“我回来了。”

    那般的张狂,那般的风华绝代。

    他也许不知,他那双黑眸里的疲惫。

    那时候,他也一声不提回魔界那两年的精疲力竭。

    他却回来娶她为妻,舍下他的荣耀富贵,与她粗茶淡饭地过平常夫妻子。

    原来一转眼,已经十年了。

    回过神来,十璃收回原本抚摩他俊颜的手,定定地看着那一到夜间就出现的狰狞红纹。

    它们扭动着,仿佛要在他脸上暴裂开。

    她抬手碰触了下,突然感觉到了灼烧的噬痛感。

    她垂眼,手指上没有伤口,但是能感觉到有血珠被吞噬进去。

    看了看他紧蹙的眉,她想,他该是很痛罢。

    十璃走到竹屋外的时候,果不其然又看到了那个着了一袭华美袍子的俊美男子。

    他看到她出来,一双漂亮的眸子淡淡:“他撑不过这个入冬了。”

    十璃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十年前,也是这个男子找到她,告诉她,西奈如何才能活命。当时的她,还有时间再与西奈当十年夫妻。

    如今十年过去了,西奈熬不过去了。

    “这么快。”她眯了眯美眸,下意识看了看不争气的肚子,有些可惜,没能等怀上孩子。

    可惜的是,也许是当初在香芸楼每每接完客后,用了太多的藏红花避免有孕,如今体损坏了,所以她怎么也怀不上。

    凰惹看到她细微的小动作,低低一笑:“你肚子里,不是已经有了吗?”

    十璃的体一震,美眸愣愣地看着他。

    在他淡然的视线下,她抚上肚子,声音有些轻颤:“你是说……我有了孩子?”

    在这个时候?

    在他说西奈撑不过入冬的时候?

    许久许久,凉风吹拂过夜间的竹屋小院,凰惹听到她问。

    “从十年前开始,我就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也想他活命。”

    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凰惹看向远处,

    声音淡淡:“因为我曾欠了他一个人……”

    他看了她一眼。

    “昔他母上是天界之人,曾为护我死无葬之地,我欠了西奈一个人,十年前我告诉了你他的事,便是料定你会救他,待他保了命,我欠他的人也就还了。”

    是的。

    他保了他的命,却让他的妻子十璃没命。

    这是他还西奈的人,无论他接不接受。

    至少,他认为自己还了。

    “谢谢,你还的人我很受用。”十璃缓缓抬起美眸,唇角染上了笑。

    “你受用就好。”

    言下之意就是西奈受不受用与他无关,他还了人就够了。

    凰惹轻轻一笑,摘下小院里一朵开得艳的花,片刻,那花在他的手掌心化为尘埃。

    他转:“可惜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却要与你一起为他父亲而死,你若是现在改变主意,想要孩子不要他,可以告诉我。”

    凰惹离开后,十璃一直躺在院子里的美人榻上,她并没有睡着,只是一遍一遍地抚摩着肚子,闭目养神。

    “他不会让你这么做。”

    清冷的女声响起。

    十璃看过去,就看到了抱臂靠在树下的玥妻嘤,她站在那里,眯着美眸,犀利的妖娆眸子漠然地看着她。

    十璃看了她一眼,只想到他是西奈说过的魔界女帝。

    她愣了一刻后,声音淡漠:“尊上,这个男人,躺在里面的男人是我的相公,我死了他就能活那我为何不死?

    他是魔,不老不死,而我是凡人,我横竖都是要死的。

    况且我和他在一起两年多,当夫妻十年,我霸占了他十二年,为他死我赚了,他也会一直都记得我这个妻子。”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玥妻嘤冷笑了一声,“我自然希望他活,但是他希望你活。”

    “为它爹死,这孩子和我都不亏。”十璃咧嘴一笑,透出几分孩子气。

    玥妻嘤看了她好半响,美眸里有片刻的失神:“你不恨?”

    “为什么要恨?”十璃说这句话的时候,抬起的美眸晶亮晶亮的,“我能比他早死,我很高兴,总比亲眼看着自己心的人死好多了是不是。”

    总比亲眼看着自己心的人……死。

    玥妻嘤微微扯了红唇,道:“是的。”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