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一声

    素来生意火爆的香芸楼近来有笔大生意,那就是当今太子下包下了红牌花魁——十璃。睍莼璩

    据传,这一个月来太子下夜夜留宿她闺房。

    据传,太子下有意给红牌十璃赎

    近来西奈总是不大理她膈。

    当十璃端着炒好的火腿饭到他房间的时候,那道修美的影正懒懒倚于窗边的雕花栏杆,听到声响也没有动静。

    她眯了眯美眸,走进去就坐到了板凳上开始用起腾腾的火腿炒饭,一勺又一勺,像是也不打算开口。

    直到西奈没好气地出声:“你不是拿来给我的吗?止”

    “哪个告诉你的,我就是端来你房里吃而已。”

    对于他的不悦,十璃眯了眯美眸,放下手里的勺子,笑咧开嘴,“为什么不理我了?”

    “……”

    见他不吭声,十璃低垂下美眸,拨了拨银盘里的火腿饭,轻轻地出声了:“你要走了吗?”

    她不是傻子,早就发现他近来总是出神,早就发现他很多时候都找不到了。

    只是他最后都会回来她边。

    但是她清楚,他终有一天会再也不回来。

    不管她在香芸楼后巷里蹲多久。

    不管她在他冷清清的房间里守多久,吹再多的凉风。

    他终究还是要撇下她的。

    听到她这么直接的话,西奈嗯了一声,黑眸微微眯起,殷红的薄唇始终如一的嘲讽弧度:“女尊上已经下令要我回去了,我的伤大半年来也好得差不多了。”

    十璃闷声道:“你要抛妻弃子吗?”

    他眯起黑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我没有妻儿。”

    “我就是你妻,儿子以后会有的。”

    一声嗤笑不轻不重地从那张殷红的薄唇里溢出,西奈懒散地抱起双臂,斜睨着她:“舍不得我?”

    她抬起尖削的下巴,美眸里闪动着倔犟的水光。

    西奈突然发现,她原本仅有的一点圆润都消失了,最近瘦得厉害。

    “被榨干了?”

    他的语气直接,并没有掩饰知道她近来都得接客的事。

    十璃抿了抿殷红的嘴角,并没有说出是因为每晚他一走她就守在香芸楼后巷等他的缘故。

    她只是嚼了嚼嘴里的饭:“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

    “不脏就不是你了。”

    愣了半响,她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直到笑到肚子痛,她才止住笑,美眸里腾起迷离的雾气,大声道:“你这般抛妻,实属没心没肺的负心人,我要你作甚,要走就走,谁……舍不得你啊!”

    她的话音落下后,猛地转过头,后的雕花栏杆旁已经没有半点人影。

    寒风从窗边吹进来,她手里的勺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却死死抿紧红唇,美眸里的泪水掉的越来越多,桌上那盘腾腾的火腿炒饭也模糊了起来。

    就在她哽咽着骂了一声混蛋的时候,一双大手从后圈住她。

    是他倒了回来。

    十璃的背脊一懔,熟悉的冷香窜入鼻息间,她的美眸一红,就听到他隐忍着怒气的低哑嗓音:“你怎么能那么嘴?”

    他指的是她刚刚骂他的一系列话。

    “……”

    “待我处理好魔界的事务,便回来娶你为妻……”他黑眸微眯,殷红的薄唇紧抿在一起,有些别扭道。

    “你等我……若是两年后我还未回来,你便随便找个老实的砍柴人嫁了罢,生两个孩子别再随便让人,若是到更久一点,我回来了,你便抛夫弃子和我走。”

    她的美眸还有些微红,她却笑咧开了嘴,朝他点头。

    幽美的月光照耀在那红衣黑发的男子上。

    他缓缓勾起殷红的薄唇,看了她好半响,笑得一如往常般妖肆:“如果能回来,我就真娶了你罢了,成婚,好像也不错。”

    两年后。

    香芸楼红牌花魁已经两年未接客了,却仍然惹得一干达官贵人青睐。

    每每有年轻的贵公子向她下婚嫁聘礼,毫无例外都会被她笑着送回,带回给那些人的话句句带针。

    因此她也得罪了不少人。

    没有人知道这位倾国倾城的花魁在想什么,只是偶然有香芸楼的小厮发现。

    这位花魁每晚都会蹲在香芸楼后巷里吹一整夜的风,古怪至极。

    香闺。

    太子下来的时候,十璃正懒懒地吃着火腿炒饭。

    他靠在门边看了她半响,秀美的脸庞染上了似笑非笑:“你还在等谁?”

    十璃回过头来,美眸微微眯起,她咧嘴一笑:“关你什么事。”

    太子下一笑:“明陪我出门一趟。”

    这两年来,她虽是没有接客,但是陪酒弹琴等事倒是做的。

    十璃懒得应他,只是低头吃着盘子里的火腿炒饭。

    她突然想起了两年前那晚他的话,属于他的冷香仿佛还萦绕在鼻息间,他仿佛还懒懒倚在窗边的雕花栏杆旁,嘲讽地斜睨着她。

    ……

    “你怎么能那么嘴?”

    “你等我……若是两年后我还未回来,你便随便找个老实的砍柴人嫁了罢,生两个孩子别再随便让人,若是到更久一点,我回来了,你便抛夫弃子和我走。”

    “如果能回来,我就真娶了你罢了,成婚,好像也不错。”

    ……

    回过神来,十璃的美眸有片刻的失神,那窗边的雕花栏杆哪里有什么人影,还是冷清清的。

    两年都过去了,他还是没回来。

    “负心人!”她咬了口吃食,恨恨道。

    第二天一早,太子下就带她进了宫,让她在御花园里先用点心。

    十璃微微眯起美眸,望着华美的御花园,目光微微转动,最后定格在太子上——

    在触及到他秀美的脸庞上那笑意时,十璃也跟着笑了一笑,却在他转要离开的时候,伸手抓住他的袖袍。

    看到他转,她眯起美眸,笑咧开嘴,像只懒洋洋的猫:“你要带我见谁?”

    “皇帝,我爹,也是你未来的爹。”他勾起唇角,同样朝她笑。

    “哦……”

    她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仰起美眸望着碧蓝的天空,许久才笑盈盈地后退,“阿文。”

    她唤他。

    旁有皇宫侍卫传来抽气声,因为她以下犯上唤了太子下的名讳。却见那太子下背着手,秀美的脸庞泛着笑意:“嗯?”

    “和你过不一定就你。”

    十璃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张璀璨的美颜上还带着笑意,却在下一刻,她转就跑远了。

    抽气声四起。

    有大胆一点的皇宫侍卫偷偷瞥了一眼太子下,暗自揣测他会大怒,便自作主张带领了人追了上去。

    而留下的皇宫侍卫里,有人微微抬起头,就看到他们的太子下站在原地,秀美的脸庞还是染着那样淡淡的笑,却有人看到他无意识地伸手抚摸上心脏。

    像是心疼。

    “不错的一个孩子。”

    后传来一道中年大笑声,片刻,御花园里的侍卫都跪了下去:“参见皇上。”

    太子下就在那中

    年人的注视下缓缓转过

    见一直躲在暗处看好戏的皇帝走了出来,他笑笑:“可惜她不太想要儿臣呢,父皇,看来我真得为国家牺牲,娶邻国的公主了。”

    “这世间,最难得的就是有人,你该庆幸没人能牵制你。”

    那一天,有皇宫侍卫看到,一贯严肃的皇帝难得笑了很多次。

    太子下也笑了。

    他却微微抬起了头,感觉到心脏有些钝钝的痛。

    这便是,了吗?

    好可笑,原来在感淡薄的皇室里长大的他,也会一个人。

    可笑。

    真的……可笑。

    十璃跑回香芸楼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习惯地绕过香芸楼,走进了黑暗的后巷里。

    很少有人知道,从西奈房间里的窗旁跳下,就是香芸楼的后巷,所以她时常习惯在这里等他爬墙回来。

    他若要回来,这里就是他的必经之路。

    “负心人,你还不回来吗?”

    蹲在后巷的垃圾旁,十璃叼着嘴里的杂草,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仰了仰美眸,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百般无聊地听着不远处香芸楼里的吵嚷声音,突然觉得过去习以为常的吵嚷,竟是这般烦躁。

    “再不回来我就真要嫁给砍柴的人了,还要生两个砍柴的孩子,你回来我也不抛……”

    她的自言自语突然顿住,美眸傻愣愣地望着一道熟悉的影。

    那红衣黑发的男子正向香芸楼后巷里走来,步伐散漫,殷红的薄唇习以为常地噙着抹妖肆的笑,他看到了她,脚步也顿住。

    他笑得散漫:“你也来爬墙?”

    “是啊,好巧,你也要来爬墙?”

    “是的,那一起罢。”

    她美眸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却见那人大咧咧地张开双臂,黑眸微眯,殷红的薄唇勾勒起妖肆笑容,后幽美的月光都不及他的风华绝代。

    “我回来了。”

    他笑,声音低沉好听。

    “恭喜你,你以为的砍柴人和两个孩子还没出现,你不用娶个二手货妻子。”她眯了眯美眸,笑咧开嘴。

    他挑眉:“你本来就不止是二手货。”

    “西奈,你怎么能那么嘴?”

    “十璃花魁谬赞了。”

    “哪能呢。”

    “别谦虚,您就有那种本事。”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