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你渡不过你的情劫

    在花萝歌来前,玥妻嘤已经对莲栙轻佻一笑,放下砂婳离开了。睍莼璩

    “你是第一个对斩断劫最干脆却也最不干脆的神尊。”玥妻嘤走过那个俊美的男子旁时,像是闲适地笑了,“后悔吗?”

    她的意思是。

    亲手诛杀自己的劫,让她到死都不知道她为何要死,他后不后悔。

    幽美的月光洒落下来,一霎那整个清冷的花街泛起绝艳塍。

    玥妻嘤听到那个沉默的男子低声道。

    “莲氏一脉的远古神尊只剩下我一人,我不会为了一个妖让它灭绝。”

    看了他一眼,她突然叹道:“可惜的是自古以来那些无辜成为劫的妖,多可笑,妖就是妖,偏偏又都要上。栗”

    莲栙不吭声,只是缓步走到了喘气得越发虚弱的那缕妖魂面前。

    他突然蹲下了:“我本意不是如此。”

    苍白,无力的一句话,却让那美眸涣散的妖魂笑了起来,妩媚至极:“我悔的是,过去,我竟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你是谁,你对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你的目的。”

    “尊上说的对,我为什么偏偏要懂那滋味……”

    ***********

    花萝歌气息微乱地赶来的时候,莲栙正好站起,手里拿着还被血濡湿的绞魂符就要离开。

    而那花街的冰冷地上,徒留下一大滩血迹,以眼无法识别的速度融合进地底下。

    那抹妖魂早已消失,在这世间再无留下存活过的痕迹。

    急促的喘气声就那样一点一点地缓了下来。

    她就站在那里,静静地望了半响,思绪有片刻的呆滞。

    直到很久,她才缓缓掀起美眸,看着他的后背,喉咙里传出的声音竟有些艰涩:“其实我早该告诉她,她是你的劫的……”

    花萝歌上前一步,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站定。

    “其实我该动作早些,如果早些她现在也许还在妖精界的里吃甜膳,她也许又爬在屋顶上看月亮然后念叨你。

    她甚至已经换好了真,然后我带她修仙,让她慢慢断了念不会再阻碍你。

    人家都说,劫这种东西,一定要有一方断了念方可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她破,你若是心里对她没有半点感她活下来对你来说根本没有阻碍,而你自己破不了,就必须要她死吗?!”

    莲栙始终不吭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里幽沉无比。

    花萝歌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又似没有,一张美艳的容颜上冷的彻底:“我一直以为你对她至少是心软的,我还记得……

    我遇到她的那天晚上,我的隐决实际上根本对你这种道行高的神尊没用,但你还是放了她。

    那天晚上你站在佛堂外看了她一整晚,和我一起听她说了你的事,直到她睡着之后才走。

    你那时那样心软,现在怎么心软不起来了?

    为什么……现在你就下得去手,她明明,的发傻……你刚刚动手的时候在想的什么!

    即便你不想被这个劫牵制,即便你就算不她,怎么也能半点分都不留。

    绞魂符死会承受多久的痛苦才魂飞魄散你不知道吗。

    你怎么可以连死都不让她挑一条安息的路,你难道就没有对她有过一丝怜悯。

    这样的你,为了断掉劫这孽根,为了你的神位,到底比得上妖干净多少?!”

    直到她说完后,那头站立的人影才动了动。

    幽美的月光洒落在他肩头,男子很美,周带着天界之人的不可一世,他却是微微侧过冷漠的侧脸,低声道:“谁说我不她,哪个告诉你的?”

    花萝歌的神色淡漠,像是早已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下一刻,他又抬起了头

    ,一张俊美的面容染上讥笑,他冷笑:“了,但那又如何?”

    “我既如今承佛尊恩典下凡历劫,另一方面我也掌管了手底下的魂,便要守住秩序,无论是天界的还是冥界的。”

    “她死了,这就是现在的事实。

    即使不是为了断劫,就算是如今在冥界的职责也是要将她抓回去的,可惜的是,那妖魂顽劣不堪,与其让她有了入魔道的念想,不如我现在就让她解脱。”

    秩序,秩序,秩序……

    花萝歌听了半响,突然抿紧殷红的嘴角笑了起来。

    她突然想,也许这样也好,对砂婳来说是解脱,至少不用再得这么苦……

    谁让天界神尊从来对劫唯恐避之不及。

    花萝歌不知道砂婳死前有没有知道,她一直以来死守的感在他人眼里只是晦气一般的劫。

    如果知道,那也好,不用再那样傻乎乎的。

    如果不知道,那也好,她至少是保住了自己对那莲栙唯一一点美好念想。

    那个俊美男子的影渐渐消失在清冷的花街里,花萝歌看了很久,突然望了望天,发现已经五更天了。

    天要亮了……

    这里死了一抹妖魂,世人都不知道。

    只怕也是鄙夷妖也会那般痴傻的用罢。

    晨曦初照,花街里的白雾散开,有卖包子的胖老板开始吆喝,腾腾的香气升起。

    花萝歌抬步刚要离开,一颗火红的佛珠飞到她手掌心。

    她想,应该是从砂婳体内出来的罢。

    这又一颗滚烫的佛珠,仿佛承载了一份份感

    花萝歌转过,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影。

    俊朗的男子就站在花街不远处,后跟着几个贴妖兵。

    看到她,一双妖媚的黑眸微微眯起,像是有些了然发生了什么事,他懒散地笑了笑:“我来接你。”

    “冦沙。”

    花萝歌向他走去。

    这个早晨的花街渐渐闹起来,冲刷了昨晚的一切风波。

    很多年以后。

    花萝歌听说,那天界避世的莲栙神尊,自与一女妖历过一场劫之后,毕生修行便再也没有前进一步。

    后来,又是很多年以后。

    花萝歌又听说,天界的莲栙神尊向西极佛尊请命后,便离开了天界,自此行踪飘忽。

    有人说他死了。

    有人说他放下一切荣耀与神位,离开只为了去寻找那死去女妖的元神碎片。

    又有人在许多年后,感应到了那莲栙神尊的气息消失于世间。后来有莲栙神尊里的人去西极求问,才从佛尊凰惹口中得知,那位远古神尊放下上的负担后,便已有自毁元神之意,他已解脱。

    那一次,天界众神唏嘘一片,均在猜测那莲栙神尊当初的女妖是谁。

    有人说,是一枚玫红利器。

    在人界花街里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发髻妖。

    即是头钗妖。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

    冥界。

    当那俊美的黑衣男子走过冷的奈何桥后,后有小鬼差唏嘘不已。

    “莲栙大人好像要回归神位了,到时候又要改口唤回神尊了……”

    “那与大人有关系的劫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大人都追捕了她几百年。

    说起来我们大人也心善,换做别的神尊那里会让劫自愿断念入轮回的,哪一个不是直接杀了?”

    “嘘,小声点!”

    ……

    >莲栙前脚刚踏入冥界的宫,西极佛尊的声音就隔空传来。

    “你已渡过劫,过些便可恢复仙籍。”那佛尊顿了顿,低笑道,“我以为你渡不过你的劫,莲栙。”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莲栙微微仰起了冷漠的侧脸,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里有些失神:“是吗?”

    “杀了她后,你以后大抵会后悔罢。”

    有一声叹息响起。

    那头还说了什么,莲栙已经听不清了,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起了过往的一切。

    他想起了。

    当他按照凰惹的安排到冥界等那与他历劫的人时,足足等了万年的岁月,一边还成了冥界捉魂的大人。

    就在他以为那劫直到渡劫时间过了都不会出现时——

    砂婳出现了。

    她就是他的劫。

    他从未想要麻烦的感

    所以当她被鬼差推搡着摔在他面前,美眸晶亮地说想要懂一回滋味时。

    他答应了,便给她和一个随意挑选的人下了蛊。

    她转世是妖,修炼还需很长的时间。

    他便陪着她,几百年来一起等另一个被下了蛊的人出现。

    他想着。

    蛊会上的对象是另一个被下了蛊的人,那样她轮回为妖后,便能早些懂得滋味。

    然后他静静等着渡劫的期限结束,他不会和那劫有多久的交联,他只需等待就能回归神位,不费一击之力就破了他的劫。

    他是这样想的。

    就那么简单。

    谁知道,劫,哪是历劫的人能掌控的,他的局中人,便再也逃不掉。

    魂那边。

    凰惹只听到一道遥远得近乎飘渺的声音。

    “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罢了,我怎么可能上一个妖……”

    凰惹的眸光闪了闪,他低垂下漂亮的眸子,低笑:“兴许,你了。”

    冥界。

    莲栙站在那里已经很久了,他没有再搭话,只是在听到那句话之后,像是笑了笑,侧的手却在下一刻攥紧成拳,眸光越来越幽深,最后平静如墨。

    他望着里的窗子,从那里可以望见冥界的奈何桥,一条条生命正在走向转世之路。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起了那张熟悉的美颜。

    砂婳……

    **********

    砂婳番外:

    他突然蹲下了:“我本意不是如此。”

    苍白,无力的一句话,却让那美眸涣散的妖魂笑了起来,妩媚至极:“我悔的是,过去,我竟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你是谁,你对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你的目的。”

    “尊上说的对,我为什么偏偏要懂那滋味……”

    他的手下意识地攥紧她的手臂,却感觉到越来越多的血流过他的手掌,然后滴落在花街冰冷的地上。

    他的眼底有什么东西破裂开,他感觉到怀里那人薄弱的妖魂。

    砂婳的气息有些乱,美眸从涣散再到清明,一次次地重复。

    久了之后,她不再挣扎,却是静静地看了一眼那俊美沉默的男子,然后在他的怀里突然笑了起来。

    “其实我没有想过,你既真的会杀我。”

    “莲栙,其实你记得的罢,你从来到我边,再到杀了我,都是因为我是你的劫,所以你怎么可能会忘记。”

    ……

    她笑了,呼吸变沉,美颜上还溅上了鲜血,看起来有些惨兮兮的狼狈。

    他心脏一钝,下意识道:“不要再开

    口了。”

    “骗一骗我,莲栙,像过去一样骗我,你这次骗我说你我,好不好……好不好?”

    她突然美眸里闪过亮光,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襟,执拗地说出这句话。

    莲栙……

    莲栙……

    莲栙……

    她还在叫他,不断地呢喃着他的名字,她的手还紧攥着他不肯放,无论他怎么拉她都不肯松,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莲栙缓缓松了手,别过脸。

    俊美的侧脸有些冷漠,却始终无波无澜,他压低声音道:“傻了吗,不过是谎话。”

    她像是知道他不愿,美眸里突然盈满了泪水,声音艰涩而绝望:“你为什么不肯再骗我,你为什么总不肯骗我说你我,一次就好啊,只要一次……莲栙,你为什么不骗我到最后。”

    他的体有些僵,耳畔那凄厉的女声渐渐低了下去。

    砂婳还在呢喃着什么,她愣愣地望着别过脸的莲栙,她感觉到上又有什么东西在乱窜。

    难以言喻的疼痛,就像是要冲体而出。

    她仰起头,涣散的美眸静静地望着天界的方向。

    她感觉到自己的体越来越冰冷。

    后来呢?

    砂婳不记得了,她好像听到莲栙在唤她。

    可惜眼前模糊一片。

    她知道血又进眼了,然后她感觉到莲栙温的手在给她擦血,一点一点地擦去她脸上的血,她看到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有些深幽。

    她看到他的唇形。

    ——我你。

    是真的说了罢。

    莲栙说,他她。

    她的思绪在消逝,她望着那天界西极的方向,美眸有些疲乏,她却觉得很满足。

    至少死在了莲栙的怀里。

    她这一世,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每每总会撞得头破血流。

    她这一世,也曾因为那个男子感淡薄,无数次想要破罐子破摔。

    但是最后还是坚持了下去。

    因为她总想懂得世间最难得的滋味,懂得过去有对山下夫妻说的滋味。

    哪怕是一丁半点,她都会很满足。

    可惜最后她还是辜负了自己,倾其一世也没能让她的莲栙上她。

    那……如果。

    如果真的有慈众生的佛,如果真的有来世,给我一个家罢。

    给砂婳一个家。

    让我和莲栙当对普通的妖夫妻,隐居山中,平平淡淡地白首偕老。

    如果我还有来世。

    ※※※

    黧樱PS:新故事要开始啦~

    后面只有几个小故事了,完了后就都是我们萝歌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