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数,我还可以再来八遍

    “呆子!”

    最后,她却是从水通里站起来,上已经着好了那华美衣裳。睍莼璩

    她一头长发还在往下滴水,她却是恨声道,“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了你这种呆子,既然连一点记都……没有。”

    对于她的恼怒,莲栙听了后一笑,也不置可否。

    晚间的厢房里有些冷,莲栙蹲在一个小香炉里烧了些炭塍。

    屋里不到一刻就有些暖和了。

    他转过的时候,正好撞进那双萦绕着迷离的美眸里。

    事实上,从沐浴完之后砂婳就一声不吭地坐在榻上,那副样子完全不像是有心思逃跑的神莉。

    莲栙想。

    她大概只需要点时间想通轮回比现如今的处境好多了,也就没再给她言和下束缚咒。

    对上她微红的眼眶,莲栙微微蹙了眉:“怎么了?”

    砂婳却是抱紧自己的双膝,只是一个劲儿瞪着他打量,一双美眸红成了兔子眼。

    莲栙犹豫了下,瞥到她这样的角度看她的脖子久了会酸痛,便走到了她对面的椅子上,静静坐下让她打量。

    待他一番动作做完后,却看到那砂婳微微发怔,似受宠若惊,又似不自在。

    莲栙蹙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多做了点什么,就看到她低垂下美眸,软糯的声音有些哑:“除了皮囊,你一点也不像他。”

    莲栙笑了:“那他是怎么样的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一丝的犹豫,却又抬起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目光紧紧攫住她。

    他在等她回答。

    “嗯,怎么说呢……”听到他问起,砂婳愣了一会,抬起的美眸里却徒然变得晶亮晶亮的,兴致勃勃地凑到他面前,认真道。

    “他是一个神秘又矫的人。

    我那会还是一枚发髻妖,也就是现在花街里卖的头钗,他就是我的小摊主人,他是除了香膏妖之外第一个看到我的人,我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不说话。

    每每回到那寒酸的家里也只是沉默地坐一整天,他看起来像是个普通人,但他又不是个普通人。

    他不用吃饭不用睡觉,也看得到我,还有他还活了几百年,也总是不肯让我亲他一些,我记得我每次凑近他的时候他总会皱眉,对我好嫌弃……”

    莲栙看着她越说越发亮的美眸,有片刻的发怔,殷红的唇角微微扬起。

    砂婳也注意到了,她突然抬起灼灼的美眸,声音小而坚定:“可我还是很喜欢他,若是这个世界上有对我而言是重要的人,那就一定是他莲栙。”

    今晚忘了关窗子了。

    莲栙如是想,一阵夜风从厢房的窗子里吹佛进来,遮挡了他面容上的神色。

    他没有吭声,许久他站了起来,给砂婳盖上了温的华美被褥。

    她的头被埋在被褥下,她却探出了小脑袋,望着给她盖被那人俊美的面容,抿嘴笑道:“可我知道他喜我这般的妖,所以我不想再等他了。

    若是……若是你让我吻几下,我就心甘愿去轮回。”

    这样的要求对于她认识的莲栙来说是侮辱。

    砂婳知道,但是她总觉得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顺他的意去轮回,然后他继续不记得她。

    所以她坐起了体,一双美眸晶亮执拗地看着他,手却已经缓缓攀到他的膛前,再佛过他的唇瓣。

    一双大手扣住了她。

    砂婳的动作微顿,掀起美眸看向莲栙。

    他后桌上的红烛摇曳起厢房一片暧昧之色。

    他却是一动不动,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看着她,但眼底并无她的影。

    就在砂婳略带失望地收回手时,听到他低低的声音:“过去我怎么对你威你都不肯,现如今就为了一个吻,你就肯心甘愿去轮回

    ?”

    砂婳的笑容一直都很软,看起来很是温软。

    如今的笑容却带了丝挑衅的妩媚,就像是一夕之间从一个孩童变成一个女人。

    “因为我厌了,横竖他也不要我,我不想再当个妖魂等他想起来……”她顿了顿,后半句话突然敛去了挑衅之色,有些哑。

    “反正我就算再等他记起我,他还是不我。”

    莲栙没有吭声,直到她温的唇瓣覆上他,小心地又一使力将他压在榻上,攥着他的衣襟吻他。

    莲栙的眸光一暗,膛有些不稳地起伏,他却是强忍着没有推开她,只是把手挡自己的眼上。

    那样的动作,像是就可以逃避什么。

    砂婳的吻滑到他的锁骨处,然后伸出温的舌了下他的喉结。

    没有意外地看到他喉头一紧,微微滚动了下。

    她笑得很猖狂,又像是停不住,一边拿脑袋撒地磨蹭他的膛,又一边道:“你又不是那天上的神仙,纵使贪恋女色有什么不对。

    自古以来妖和冥界的人成婚的也不在少数,现下不过吻一下你就觉得不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那些看不起妖的迂腐神仙……”

    莲栙没有回应,只是声音沙哑得不行。

    他微微撑起子就要推开她:“已经吻完了,明我就带你去冥界入轮回。”

    他的语气微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带她去哪里玩,而不是用平静的语气要带她去死。

    砂婳却是坐在他腰上不动,咧嘴笑着凑近他:“我说过是让我吻几下,用单位数来算的话,那我可以吻你九下,刚刚从头到脚,只能算是一个吻,我还可以再来八遍。”

    她的语气明明是流氓,一双晶亮的美眸里却满是认真。

    莲栙一时没吭声,在她温软的笑容里,他许久才冷声道:“你不如直接说想和我做。”

    “是的。”听到他的话,砂婳笑起来,温的呼吸喷洒在他脸上,她的美眸却染上了深幽,咧嘴道,“我们做.罢,莲栙。”

    “不好。”

    默了半响,他推开她,走出了厢房。

    砂婳笑了几声,却是呆呆地坐在榻上出神,她上那袭华美的衣裳早已皱巴巴了,她却是一直望着那上面的褶皱失神,再失神……

    ***********

    妖精界。

    当花萝歌破了莲栙的法术后,即刻就想去找砂婳。

    然而在她走出大的前一刻,妖兵来报,西极那位佛尊传她觐见。

    她下意识地望向冦沙,正好看到他紧蹙着眉,一双妖媚的黑眸有抹冷意,却是瞥她一眼:“先到西极罢,那位面子可是不能驳。”

    “……嗯。”

    西极,魂

    当花萝歌有些忐忑地想他是为的什么唤自己来时,她才发现完全就不需要有这个疑问。

    事实上,从她走进里,再到行礼坐下,凰惹都只是给她满茶。

    于是一个钟头下来,花萝歌发现她和凰惹两人一直都在里沉默喝茶。

    简直是莫名其妙。

    她有些急着想走,就看到他突然抬起一双漂亮的眸子,翻阅过一页佛经,淡淡道:“我今有些不佳,不能抽出时间陪我一会?”

    没有直接地说出不让她走,却是会得到比强留更为猛烈的效果。

    完全就是花萝歌一走就是没良心等云云。

    于是花萝歌只好坐下,又灌了好些茶水。

    兴许是觉得让她一直灌茶水对体不好,凰惹伸手搭在了她想要再倒茶的手,温和道:“你喝太多了,茶这东西喝太多也会伤神。”

    手相触的瞬间,花萝歌下意识地一僵。

    然后她听到他继续道。

    &nbs

    p;“听说你近时常回妖精界,我前些子派人到婚介所大传你,你也都不在。”

    花萝歌有些不自在,想到前段时间一直在避他。

    于是她美眸闪烁地移开了视线,讪笑道:“离开妖精界太久总要回去看看,不然一直不管不顾,把整个妖精界压在冦沙的肩上,就太不道德了。”

    “我以为你一直习惯委屈他。”

    怔了下,凰惹淡淡扫了佛经上的字一眼,抿唇道,“倒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你也是个会心疼下属的人……”

    他这一句话,花萝歌有些分不清意思了,于是打马虎眼地避过。

    然而,接下来凰惹明显心不在焉,只是盯着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直盯得花萝歌开始回想自己哪里得到他了。

    但想了之后显然更加不好。

    因为她发现,自己哪里都得罪过他。

    只是他一直没追究。

    就在花萝歌寻了个好时机,扯出一抹自认为和善的笑容道:“呆了好些时候,你早些休息罢。”

    这一次,凰惹倒是没有再拦她,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显然她已经可以走了。

    花萝歌转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有的时候有的人是必须死的。”

    她一愣,转过头蹙眉看他,却对上那双漂亮的眸子。

    他并没有不悦,只是放下了手里一直拿着的佛经。

    花萝歌这个时候才发现,刚刚他拿着看的佛经一直是反的。

    他道:“六界众生,每死得人不在少数,那些人命里注定要死,也必须死,若是有一边也有人必要死,你并不用太过难过。”

    说罢,他起走进了内

    花萝歌站在大里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一路走回妖精界的时候,她脑海里白光闪过,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一双美眸愣了好半响,只觉得没由来的愤怒一下子袭来,让她有些心口发闷。

    她猛地转过,向砂婳的气息寻去。

    她突然想,也许凰惹突然传她觐见不是支开她的用意,也许只是……只是……

    花萝歌没有再想,心却一点一点地凉透,转化为恼怒和鄙夷。

    为西极,也为凰惹。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