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一夜春宵【标题含蓄一点点,羞射~】

    夜色幽美,凉薄的月光洒落了一地的皎洁,红岚里弥漫着淡淡的熏香。睍莼璩

    “荻花。”

    “嗯。”

    “荻花。”

    “嗯。辂”

    ……

    淡漠的声音从里传来,有新来的侍女好奇地望进去,却只看到内坐着一个男子。

    她从未见过那样的男子,那般的清俊修美,然而却沉默地近乎不存在娌。

    若不是刚刚她听到了他在应人,还以为他从没有开过口。

    就在侍女发呆的间隙,她的眼角余光突然瞥到那个男子坐起了子,优美的下颌微微往前倾,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应该是在等唤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偷看的侍女发现刚刚站在男子对面的那个侍女已经没有再唤他了,像是叫了很久了,她一直在喘气。

    然后,那个男子出声了。

    “继续叫,我收你为姬妾。”

    一句清淡的话却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砸中了喘气的侍女,她又惊又喜地猛地跪下了磕头:“谢谢荻花尊上,谢谢荻花尊上……”

    “她,不该跪着。”

    他沉静地看着眼前的侍女,那侍女的笑容一僵,吓得连忙又站起来。

    荻花尊上,原来他就是红岚的荻花神尊,天帝认定的六女婿。

    偷看的侍女暗暗地想,又有些懊恼要是现在得到恩赐的人是她就好了。

    怎么会便宜同样是新来的侍女?

    “她可不是荔氿氿。”

    一道叹息在后响起,顺便推出了在偷看的侍女。

    那个偷看的侍女一下子就发现了来人是另一个的清儒神尊,顿时吓得跪倒在地。

    他仅是冷淡地瞥她一眼,意思很明显了。

    那个偷看的侍女松了口气,忙退出了大

    红岚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清儒走上前,修长的手捏起了荻花面前一脸媚态的侍女,微笑道:“没有半点与她想象的地方,师兄,你忘了,她不要你了。”

    “笑得很像。”荻花的声音始终无波无澜。

    “她若真的再见到你,便不会这样对你笑。”

    最后一句话,隐约地叹息溢出清儒的唇齿间。

    而那个男子的子一僵,片刻后微微抿紧了殷红的薄唇,凤目淡漠:“有事?”

    他一挥手,已经让那个侍女下去了。

    那个侍女却一怔,不能理解他都要封她做姬妾了为什么她还要离开,于是她转了转美眸,柔媚地叫了他一声:“荻花,我……”

    “下去。”

    看到她的得寸进尺,荻花沉默了下,声音却冷了下来。

    矫揉造作,那不是她会有的神态。

    即便是在恩缠绵的时候,她也只会笑眯眯地叫他荻花,声音清亮。

    那个侍女心一惊,后背出了冷汗,低下头退出了大

    当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时,清儒才慢慢地开口:“我前些子在人界的海棠林里多做了下停留,凑巧看到她又夺了三条人命。”

    荻花没有回答他,只是低头啜着清香的酒水,凤目萦绕上了浅浅的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夜间,花萝歌睡得迷迷糊糊的。

    自刚刚在婚介所大累极睡去后,她就感觉到有人把她送回了里,她隐约记得是二莲。

    他帮她脱了外衣盖上被褥后,就走出去继续陪大那位醉酒的神女饮酒了。

    头有些痛,大抵是落枕了。

    nbsp;从柔软的榻上坐起,她抓了抓头发,动作却突然一顿,敏锐地感觉到了她里有第二个人的呼吸。

    当她适应了黑暗了之后,在看向那人时美眸却一怔,竟脑海里一片空白,讷讷道:“凰惹?”

    “嗯。”

    果真是他。

    那人一袭华美衣袍,墨发被窗外的凉风吹起。

    他背着手,听到她叫他只是肩膀僵了下,然后淡淡地应了,甚至没有说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次要下界多久?”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开口了,却久久未听见花萝歌应他。

    他顿了下,转过头望向那女子,恰好和一双泛着淡淡迷离的美眸撞上。

    而她正在穿上她那红色霓裳,仅穿到一半,可以看见她先前只穿了薄薄的内衣。

    她像是没想到他会转过,有些愕然,顿时烧红了脸。

    凰惹也是少有的一愣,下一刻,那双漂亮的眸子就染上了淡淡的笑意,他像是看到她呆愣住的样子想笑,却把手攥紧成拳抵在唇边掩饰。

    “你换罢,我先回……”

    他的话突然止住,因为她突然任意妄为地赤着脚跳下榻,也不顾地上的冰冷,伸手小心地用着力抓紧了他的手,楞乎乎地看着他。

    他并未言语,对望了好一会,她才像是鼓起了勇气,原本拉着他的手改攥紧了他的衣襟,她踮起脚尖,突然地吻上他。

    这一次不比上次的青涩莽撞,她自顾自地探索了起来。

    ……

    “凰惹我也会疼,我也会在意会胡思乱想……你果断一点啊,我不想一直像个傻子一样等着你,被人家嘲笑,我也会……觉得丢脸。”

    ……

    犹然记得,那道竭力抑制住哽咽的沙哑女声。

    那样倔强的她,与他的半点不相像,她却是他赐予的生命。

    那双漂亮的眸子始终看着她,却已有潋滟滑过。

    她的手已经大胆到在解他的衣扣,他却看到她咬着牙,美眸里有犹豫,也有雀跃,却在他抓住她乱动的手时,消散开了。

    莫名的,他的心脏似乎扯动了下。

    “你的手在哆嗦。”

    然后,他听到自己这般说,没有再制止她逾越的行为。

    任由她碰他。

    那双乱动的手最后攀上他的肩膀,勾着他的脖颈,耷拉着脑袋哆嗦道:“你等下真的不会把我踢下?”

    他的回应是微微俯下,淡薄却带着浅浅宠的吻落在了她唇上。

    唇齿交缠间让人意乱迷。

    她原本就没穿好的那红色霓裳衣掉在了地上,他的手顿了顿。

    花萝歌的脑袋有些懵,困惑地看着他,却看到那双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隐隐有***浮动。

    他上的温度已经很滚烫,却仍在想着什么。

    花萝歌却沮丧道:“把我当做你的女宠……不就行了吗?”

    女宠,是西极佛门常有的专供发泄之人。佛门,但却不,很多西极的高等弟子都有很多个女宠。

    昔有不少高贵的神女一心上西极弟子,更是自愿做低的女宠,永生不能再与其他人成婚。

    女宠,女宠,一旦自愿刻上这俩字便是永生挣脱不得的铁链。

    他定定地看她。

    黑暗中那双美眸里的倔强却也亮的出奇,她像是对于贬低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等他的回答。

    “我从不收女宠。”清淡的声音在里响起。

    花萝歌美眸一亮地抬起头时,他已经握住她的手去碰自己的腰带,这已经是他的主动。

    这是她一直想要的。

    &n

    bsp;却是美男师父一直说着的,要不得的孽

    犹然记得,很多年前的她曾笑话本子里,祝英台的誓以殉甘化蝶,白蛇的修行千年共枕眠……

    他们要不得的孽终究没有好结果,他与她也是要不得的孽

    于是上天让他们相见。

    佛尊与妖精,那是何等孽

    她想,她是有了答案,即便一步错,步步错。

    也许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她会后悔。

    但是,她清楚,此刻的她很希望有个能让她愿意错的人。

    她的错,即便最后结果是覆灭一切,那也是她的决定,她的

    花萝歌的呼吸有些乱,耳根发红地望着那条精致华美的腰带,才深吸了一口气,鼓着勇气解了下来。

    衣衫掉落,那人将她抱到榻上,轻吻她光洁的额角……

    红罗帐暖,内一夜***,外却是凉风狂乱,天界少有的雷霆大作。

    是天意在不能容忍。

    有一生得魅惑妖美的男子摇晃着他的桃花扇,听到内压抑的声音。

    纵欢场那么久,自然识得里头在做什么。

    那把桃花扇被他攥得死紧,他却低下头,呵得一声笑了出来,佛尊与妖精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她与他竟是不顾了吗?

    喉间有些艰涩,也不知道是为谁。

    这一晚,注定是不眠夜。

    蓬莱

    令狐涛倒着茶的手震住,他望着窗外的雷霆暴雨,喉咙滚动了下。

    他想,他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她,怎得那般糊涂?

    当真以为他会动吗……

    唇角的笑意有些苦涩,他饮下清香的茶,竟是在蓬莱里一夜未眠。

    *************

    柔美的阳光照耀进了内。

    女子坐在镜前,镜中的容颜极其美艳,她的美眸里依稀带了些慵懒的媚态,那是受过恩的女子才会有的。

    有一双手从后圈住了她的腰,那人低笑道:“昨晚……委屈你了。”

    她刚要转过,他却伸出手压下她的肩,另一手已然执起了一支精致的画眉笔。

    在她惊奇的目光下,熟稔地给她描眉。

    那双漂亮的眸子望着镜中的她,手下的动作没有停,却道:“以前的时候,我时常给我母上描眉,我这辈子,只给两个女子描过眉,一个是你,一个我的母上。”

    “以往总听说,夫妻晨起丈夫给妻子描眉,会恩一生,我们应该可以……不算。”

    在花萝歌美眸里的亮光未褪去前,他突然这样道,下一刻已经凑到她的耳畔,殷红的薄唇里溢出了一声低叹。

    “萝歌,当没发生过罢。”

    她的美眸一怔,他却继续道,“我昨晚从未到你里,我也从未和你欢过。”

    ※※※

    黧樱PS:H了木有?

    绝壁有!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