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娆多吃些素才养颜【土豪佛娆(ˉ﹃ˉ)~】

    花萝歌倾其一生也不会知道,那封书信是怎么再到妖离鸾手里的。睍莼璩

    ……

    夜色迷离。

    醉染离开魔界晚宴后便径自到了妖离鸾的外。

    他并不急着进去,只是靠在门旁,修长的手不紧不慢地摩挲着那封书信,脑海里莫名浮现起了上次看到花萝歌的场景辂。

    这封书信便是她离开后他拾起的。

    原以为她会终被束缚在魂,却没想到……她出来了。

    第一次在天界看到她的时候,他就知道,那就是她妪。

    在他逃离魂漫长岁月之后,她终于也离开了封印,然而始终没有逃离那人的手掌心里。

    嗤笑了声,醉染仰起了脸,微微眯起了一双桃花眼,殷红的薄唇里隐隐溢出了声叹息。

    还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

    ……

    “听说妖离鸾在自己里被人重伤了……呵,没用的东西。”

    “尊上的意思是?”

    “一个有感的人,能为我所用吗?”

    ……

    回过神来,醉染低低地笑了起来,单指夹起这封书信:“原以为你会懂得丢弃那段不值得的劫,可惜了……如今是尊上要我取你命,阿离,我也算是帮你一把。”

    若是你等下知道你误会了人家两万年你会怎么样?

    好在。

    好在你那心的花虞莞就在不久前死了……

    你便识相点,也去死吧!

    醉染微微眯起了桃花眼,他仰起头,幽美的月光缓缓洒落下来,那张妖美的俊颜啜着抹残忍的冷笑。

    他手里的书信动了动,下意识便被一阵气流吹进里,然后缓慢地放在美人榻旁,悄无声息。

    ************

    花虞莞的事仅是留了一抹遗憾给花萝歌,很快她又重新振作恢复了平常的心态。

    如今原本艰辛的婚介所也步上正轨了,她也就和大莲二莲乐呵乐呵地干着这份有钱赚的差事。

    她负责婚介所收费方案第六条,由于选择第六条的人不多,所以她是最清闲的。

    大莲则是最强大的。

    他一手包办了婚介所里最折寿的第一条和第二条方案。

    负责帮神女和男神们拉姻缘撮合结婚那件大事,再是不要脸皮只要手段地帮人猥琐男女神。

    摸到→吻到嘴→到脖子→扑到男女神→啃到男女神的锁骨→最后是把被灌醉的男女神扒光衣服香喷喷送到上,各按不同的收费价格。

    当然,这种折寿的事以至于婚介所时常被一群骂得歇斯底里的神仙炮轰。

    二莲则是跑堂的,负责婚介所里第三,四,五条方案。

    在收到金主付的预订金额后,他得下凡帮购胭脂香粉,华服美裳等……东西。

    然后是神女和男神仙们来婚介所家常时提供各类小吃食,一边陪唠嗑。

    最后是最伟大的一个方案。

    由于许多神女或者是断袖的男神时常选择第五条方案,二莲常常对于半夜牺牲睡眠去陪他们化解寂寞感到很不是滋味。

    婚介所的开销等记账则是由偶尔来婚介所偷闲的佛娆负责的。

    以至于佛娆时常克扣她和大莲二莲的经济,按照她分配的银两给他们……零用钱。

    总而言之,如今婚介所也算是步上了正轨。

    每个星期六没有空位,生意极好,填补了妖精界不少无底洞,导致冦沙一度以为花萝歌这些钱都是抢来的。

    这,当花萝歌和凰惹僵持了几近一个月后,她终于忍不住蹬蹬蹬地跑去了魂

    佛娆自认为自己是火眼金睛,花萝歌也这般认为。

    她的眼睛贼精,从早些时候她就看出自家佛尊近不大喜见花萝歌,所以当昨晚才又在婚介所见过的某女冲来外时,佛娆的嘴巴立刻起来。

    “如果你没被佛尊赶出来我就缩三倍罩杯。”

    花萝歌触及到那染着险笑意的美眸,当即就怒了:“你说你!”

    这种时候还落井下石,简直是令人发指。

    好在,她没如佛娆所愿地被赶出来,以至于她欣慰到差点抱着本兮迦的大腿哭爹喊娘。

    虽然好段时间没有踏进魂里,不过大里还是一样熟悉,没有半丢变化。

    以往这个时候,凰惹都会屏退他人在里打坐。

    结果花萝歌弯着猫腰走进去后,出乎意料地没有在大里看到凰惹,她撇了撇嘴,有些失望。

    怎么不在。

    刚要离开,她的脚步突然顿住,转念一想来都来了,下次再来不是更麻烦。

    花萝歌索里溜达了一会,然后到一旁的尊经阁里习佛经。

    尊经阁位于魂内处,常年熏香环绕,里头放满了一些罕见的佛经,是西极弟子们的学习乐园。

    花萝歌曾经来过一次,由于看不懂里头过深奥的佛经便没有再去过。

    这个午后,花萝歌就呆在尊经阁里看了很久的佛经,说是看也不算看,因为她看不懂……

    直到凰惹发出声音。

    “若是你皇爹在,只会说你是个榆木脑袋。”

    “那一定是你的误会,我觉得我脑袋还好……”花萝歌随口应了之后,美眸突然一怔,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就看到了凰惹,嘴角顿时一抽。

    看他的样子坐在那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从她在大再到这里,他老人家都坐在尊经阁里吗……

    “皇爹自己都打不定钻研不懂这些佛经,才不会说我。”

    回过神来,花萝歌咧开嘴如是道,顺手把一本佛经放回了架上。

    凰惹并没有应她,俊美的容颜半隐在影中,但是花萝歌还是感觉到了他一直在看着她。

    幽深的眼神让花萝歌莫名地觉得毛骨悚然。

    她收回手,下意识地想后退几步和他隔开距离,等到花萝歌做完那个动作后,才恍然醒悟自己在做什么,讪讪地坐了回去,一边小心地看他。

    “你皇爹很有佛缘,尊经阁里这些佛经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

    漂亮的眸子闪了闪,凰惹并没有什么表,依旧看着手里的佛经,也不再开口。

    花萝歌抱着佛经憋红了脸,忍了忍才猛地坐到了凰惹的对面,咧了咧嘴,认真地说道:“凰惹你莫要生气,我刚刚是股坐久了有些痛,所以才……”

    她的话突然没有说下去了,因为他已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安慰。

    “女孩子家怎么这么不知羞。”

    低笑了声,那双漂亮的凤目里出现了抹促狭,短暂即逝,“出来用膳罢。”

    这个时候用膳?

    花萝歌摸了摸鼻子。

    “午膳我未用,你随我用些。”这就是他的解释。

    于是,下午的魂里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花萝歌一手欢快地抱着凰惹的手等用膳,另一边美眸笑眯眯地看着佛娆带着深深恶意的眼神,意思就是在说等下一定要履行在外时的承诺。

    她没被赶出去就给她看她的家钱财。

    于是这顿膳食就在佛娆的不悦中度过。

    凰惹的膳食并不像花萝歌所想的是用的美味佳肴,而是清淡香爽的素食,完全不是和佛娆所用的那么油腻。

    花萝歌只是诧异了一下,又觉得这才像他的口味。

    nbsp;凰惹用膳的姿态很优美,也很赏心悦目,都是细嚼慢咽才吞下去。

    花萝歌索就撑着下颔看他吃东西,看了许久突然认真地对他道。

    “凰惹,你的儿子一定会很像你。”

    手里的筷子僵了僵,他微微眯起了眸子,唇角染笑:“我不会有儿子。”

    花萝歌自动忽略到他的话,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笑眯眯道:“我想要你的孩子。”

    一筷子香茄夹到她面前的米饭碗上,凰惹低斥道:“快点用膳,本来长得也不好看,学佛娆多吃些素才养颜。”

    多美好的气氛啊……

    最适合温了,结果偏偏被他一句话大煞风景,花萝歌撇了撇嘴,戳着碗里的米饭粒没有胃口,只是一粒一粒地扒进嘴里。

    席间的气氛倒也显得温安宁。

    ***********

    凰惹刚进内打坐,花萝歌就冲到魂外,一只手举得老高,认真道:“佛娆我没被赶出来,快点给我看你有多少家。”

    佛娆当时正靠在外的美人榻上闭目养神,一下子被她推醒恨不得拔光花萝歌的头发。

    她猛地坐起子,怒道:“差不多你开婚介所用的钱的三倍!”

    “好基友就是把攒的财宝告诉我之后还应该把财宝藏在哪里告诉我。”

    花萝歌听到那大概的数字后嘴张了好一会合不上,下一刻美眸里便染上了惊喜,立刻晶亮晶亮地抱着美人榻上的佛娆,完全是盲目崇拜大土豪。

    “……”

    佛娆默默地看着花萝歌在扮猪吃老虎,她无语地摸了摸鼻子,皮笑不笑道,“不客气,好基友礼让一下……你先说,你先说。”

    花萝歌脸上的笑终于维持不住了,索望天道。

    “我一直以为西极的女君很守信用,我犹然记得当初开婚介所时有个老板死活不相信是你买了机器后欠账不还,唉。”

    她这一叹气,其中深意佛娆不是一般地清楚。

    她怒瞪了花萝歌很久,才不不愿地拽着她到了她的房间,拿出了一大袋……钱财。

    花萝歌一直以为佛娆和她一样穷,因为她每天的每天都会趴在魂外面唉声叹气没钱。

    事到如今,当花萝歌心满意足地看到那么一大笔钱,她才深深地发现,原来哭穷最厉害的往往是个大土豪!

    比如佛娆。

    ※※※

    黧樱PS:o(*///▽///*)o我已经不会再了。

    下午的时候二货们的姨一直对废柴动手动脚,结果你们废柴才说了一句“我要变了!”结果她完全不鸟我啊我擦,人家直接拽着废柴的衣服一直往里面吹她的口气,还说“我助你变!”

    为何她要那么**。。。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