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年后,被其他妖嫌弃【万字二更】

    阿娘说过,作为一只妖精,要懂得在逆境里臣服,在顺境里再展现霸气雄风也不迟。睍莼璩

    花虞莞估摸了很久,才蓦然发现自己现在是处在逆境里。

    她深深地震惊了好半天,瞥到妖离鸾漂亮的面容上勾勒起了浅笑,她才拍了拍蝶翼,吞吞吐吐地开口了。

    “师父,您一定要相信我本是个嘴甜的孩子,您老人家不知道,我最近有些对人界的话本子有些入迷,一不留神就与你对上的本子上的对白,请您当我嘴这件伤感的事便让它过去了罢。”

    即便她很不不愿,但是人家很不凑巧就是阿娘说的那个树妖榛。

    花虞莞说着,很是真诚地望着他,虽然就她现在的真眨眼睛人家也看不见……

    妖离鸾望了她一眼,并没有戳穿她的谎言,盯得花虞莞越发心虚起来。

    许久,她隐约听到他的低喃声易。

    “他说,你会是我的劫,我总觉不相信,如今我也不相信,劫而已,渡过不就行了……”

    花虞莞听到他的话,刚抬起头,却撞进那双优美的凤目里。

    她的心跳了一下,发怔的时候想着。

    阿娘说得对,有美色真是极好的,那不光是惑人资本,还能造福其他人赏心悦目。

    “那么,你便是我妖离鸾的弟子了,生生世世都不能给我造成不便……”

    那是,她与妖离鸾的初见。

    两百年后。

    花虞莞已经从一只蝴蝶幻化成人形,但是她很不开心,谁被其他妖嫌弃会开心啊!

    比如现在,花虞莞刚绕过两个小妖,隐约听到她们在嚼舌根。

    “都说蝴蝶妖天生妩媚风,这是闹的哪样……”末了,其中一个鸡妖还嫌弃地啧了很大的一声。

    花虞莞差点忍不住冲回去把她们两人揍一顿,你们才是闹哪样,你们全家都闹哪样!

    当然,花虞莞硬生生地压下了想打架的冲动,潇洒地一抹泪装作听不见。

    都说蝴蝶妖会随着时光生的越来越貌美,但是花虞莞怎么也没想到,她幻化成人形之后生的和普通小妖一般,丝毫没有族里人那样的貌美。

    虽然妖离鸾安慰她说她没有那么丑。

    虽然阿娘说美貌这回事妙不可言,强求不来的。

    但是每当看到其他妖嫌弃的眼神,花虞莞就有一种想剪了她们嘴巴的冲动。

    “总比某些想引天界神仙,反被告知你没有美色的好。”花虞莞说起这话,美眸特不屑地扫了那其中一只鸡妖。

    没错,她跟里面那个嘴的鸡妖——红摇,是冤家。

    果不其然,听到她的话,红摇的美颜涨红了,她硬生生地压下一口气,随即妩媚一笑。

    “哟,今天精神不错啊,不知道前些子是我看花眼了还是,看到了你那师父和一花妖拉拉扯扯的,怕是过不久你就有师母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红摇便跟旁那个鸡妖笑得恶劣起来,扭着腰故作风地走了。

    而花虞莞则微微眯起了美眸,红唇抿了抿,很是不悦的弧度。

    这次是花妖么……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颓废了。”

    “你不是还要成你的仙,你不是想要成为万人瞩目的仙吗?现在成天和她们厮混在一起你还要不要你的佛了。”

    “你终沉沦就因为她们生得美艳吗?!”

    ……

    香浮山上,一道愤怒的女声执着地一遍遍地说着话。

    她的声音伴随着几个女妖媚的笑声传出妖,有端着美酒佳肴的小妖哆嗦了下,犹豫着是否在这个时候走进去。

    &nb

    sp;谁都知道,出声的是妖离鸾大人的女徒弟。

    妖里。

    你何时成了这般肤浅的人,竟也被那些虚无的美色迷得团团转……

    最后一句话,花虞莞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

    下一刻,她的美眸底才恍然醒悟,张了张嘴刚想要道歉,美眸余光瞥到他旁那群媚向他撒的女妖时,她的话突然硬生生地噎在了喉咙里。

    突然有一瞬间,听着内始终络的笑声,她好像有些多余。

    “先散了吧。”

    许久,在女妖们一片噪杂的欢声笑语里,响起了一道淡漠的声音。

    闻言,那几个女妖通通抬起美眸不屑地瞪了她一眼。

    花虞莞装作没看见,直到最后一个女妖像是有意撞了下她的肩膀走出去后,她才掀起美眸,正好撞进那双优美的凤目里。

    他蹙眉看她。

    还是那张漂亮的面容,熟悉的人……

    就在花虞莞抿了抿红唇,喉咙有些酸涩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却徒然冷下:“你还要听外面那些人妖言惑众到什么时候,我是不可能修成仙的。”

    “你胡说!”

    花虞莞回过神来,美眸里的雾气被她回去,她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你可以的,我知道你想成仙……”

    她倔强地直视着他。

    “你明明就那么希望可以得道成仙,让那些酸腐的神仙不再小看我们妖精,明明还有一百年你就可以历劫了,就差那么一点,你为什么要放弃!”

    “你很在意我不成仙。”

    妖离鸾扯了扯唇,漂亮的面容上缓缓勾勒起了浅笑,“是这样吗?”

    花虞莞突然不说话了,垂在侧的手缓缓攥紧了,美眸里隐约隐忍着什么。

    是的,她很在意的。

    很在意他这几年突然大变。

    很在意他总是说自己成不了仙。

    很在意红摇和其他妖精每次在她耳边说他艳福不浅。

    很在意他……没有征兆的放弃了他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

    “我不想和你吵架。”

    妖离鸾站起来,微风吹拂起他一袭墨发,他望了她好一会,蹙眉,漂亮的面容上却淡漠无比,“你只要知道我是不能成仙的就好了。”

    话音落下,他转就要走出妖,花虞莞僵在原地。

    在他要踏出外的时候,她突然猛地看向他,一针见血道:“你一直这样对我说,却不肯告诉我原因……妖离鸾,你是不是上她们谁了,所以才……渡不过你的劫。”

    有那么一瞬间,那道背影有片刻的僵硬,然后恢复如常。

    “你就确定是她们?”

    嘲讽似的声音响起,妖离鸾径自走出了偌大的妖门被他摔得很用力,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天界。

    花虞莞悠悠转醒的时候,美眸被灼的骄阳刺得微眯,她缓缓抬起手撑着额际,红唇里溢出了一声低叹,唇角却始终染着淡笑:“许久,未曾梦到那些事了……”

    不远处,花萝歌趴在草丛里,她的嘴里叼着根杂草,当望到前几天见到的貌美神女时,有片刻的怔愣,暗暗唏嘘。

    原来她就是狸色的主人。

    “她病了吗?”花萝歌趴在草丛里好一会,转头问边的狸色。

    听到她的话,狸色的美眸闪了闪,说出的话平静无波:“元神耗尽……我求过佛尊,但是主人自己未曾有活下去的信念,根本无用。”

    花萝歌心尖一动,下意识地抬起美眸望着靠在花露的方向。

    那个神女一如当她看见她一般,背靠着大树,美眸没有焦距地望着某个方向,红唇染着淡淡的笑意,她静的仿佛并不存在。<

    br>

    莫名的,让人有些心疼她。

    “后来呢,那个人和她怎么样了?”鬼使神差的,花萝歌脱口而出。

    狸色的美眸有些恍惚,她望着花虞莞的方向,声音很轻:“后来……”

    花虞莞是不懂的,但她却知道什么是心痛。

    那之后,妖离鸾就像是从没出现过,她坐在妖里冷静了整整三天,然后她后悔了。

    然而,妖,香浮山……

    却没有一个人再见到过他,花虞莞就那样找了他两年。

    两年里,她与阿爹阿娘断了书信,长途跋涉地流连在世间寻找他,修行没有再长进。

    某一,花虞莞在寻找妖离鸾的途中,一妖寻衅滋事,有意激怒花虞莞。

    就在花虞莞重伤呕血之际,她心里一直压抑着的怨气突然打开了,她咬紧牙猛地向西极的方向大吼:“佛,西极的佛,你不是心怀慈悲吗!

    为什么要那样待他,妖离鸾潜心修炼十万年,一心向佛你为何不帮帮他?!

    你指点他修仙,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他下落不明,你难道就问心无愧吗?!

    妖……也是你的子民啊!”

    只是一瞬间,远处佛光大照,她看到那个鲤鱼老妖的美颜上出现了惊惶,下一刻她还来不及逃离开便惨叫一声,化作了一撮灰。

    花虞莞的唇角流下了血,她的美眸紧缩了下,有些怔愣刚刚消散的鲤鱼老妖。

    然后,花虞莞听到了一道淡笑的声音。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佛尊凰惹,世人的佛,也是她们妖的佛。

    那个俊美得近乎虚幻的男子,他看着她,唇角染着淡淡的笑,仿若慈

    “我指点他只是天意,而他命里注定要成魔,不管妖离鸾渡不渡得过你这个劫,他终究会被一些人事物强入魔,你又何必执着,你天生有佛何不潜心修炼,早成仙……”

    不管妖离鸾渡不渡得过你这个劫……

    花虞莞愣在了原地,他还在说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美眸恍惚间,她的脑海里只是不断回着这句话。

    她,是妖离鸾的劫吗?

    “你就确定是她们?”

    脑海里仿佛还响起两年前他离开前的嘲讽,以及眼底压抑的绪……

    花虞莞再抬起头的时候,美眸里有了隐忍的感,她听到自己问:“如果他没有入魔……如果妖离鸾最后没有入魔,他还可以成仙吗?”

    凰惹淡笑:“没有如果。”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