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随从罄莲,你怎么那么不解风情?

    她有些急了,一次又一次地抬起手想要擦完。睍莼璩

    佛娆突然唏嘘了一声,和本兮迦对看了一眼,不再开口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气息围绕住了她。

    本兮迦看着那边,眸光闪了闪,并不开口。

    凰惹站在她的后,修长且漂亮的手拉起了她的手,一遍一遍地带动她抄写佛经。

    花萝歌觉得有些难堪,头顶上就传来了他清冷的声音。

    “委实不该哭。”

    这句话仿佛是催泪剂,花萝歌突然趴在案几上,呜的一声大哭出来,再也抄不下一个字。

    凰惹的手最终只是僵在半空中,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深幽无比。

    **************

    花萝歌近抑郁。

    所以莲猫阁大驾到婚介所那,他看到趴在案几前连佛经都不抄的花萝歌时,他沉默了很久都不见她前来接驾。

    约莫是看出了自家尊上的脸色不太好。

    猫阁的女随从有些窘迫地咳了几声,打算提醒一下花萝歌。

    但是事实证明,花萝歌有些耳背。

    直到僵持了很久,花萝歌才慢吞吞地抬起美颜,很是不解:“我一直在等你走,你怎么那么不解风?”

    “大胆!”

    这一次,还不待莲猫阁开口,那名女随从就震怒了。

    那狮子吼把花萝歌和大莲,二莲吓得够呛。

    对于他们的反应,莲猫阁只是微微掀起了那双慵懒的漂亮眸子,声音温冷。

    “罄莲,给我去冲杯茶。”

    他自然是对旁的女随从说的。

    花萝歌暗暗唏嘘天界什么都多,莲也多的,比如大莲二莲之外的第三个莲。

    听到自家尊上的话,罄莲低了低秀美的容颜,自来熟地在婚介所里里外外摸索了一番,然后翻出茶叶和小吃美食等东西。

    十分钟后。

    花萝歌望着莲猫阁面前摆放了一桌丰盛的下午茶。

    她发现,像莲猫阁这种人很享受,尤其边还有个像罄莲这样的随从。

    她忍不住看了看格外沉默的大莲和二莲。

    换做往常这两人不是一有人霸占婚介所的东西就气的暴跳如雷么,今天看起来格外绅士。

    于此,花萝歌拉了拉他们的袖角,咂舌道。

    “你们这是对那个罄莲有意思了么?”

    听到花萝歌的话,大莲和二莲两人的嘴角一抽,就听到罄莲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是这两个看到客人来没好好招待的孽徒他们师祖,没教导好他们,给您添麻烦了。”

    花萝歌和大莲,二莲默默对看一眼,沉默了。

    师祖……对她来说是很大的辈分。

    花萝歌坐下后,罄莲给她倒了杯茶。

    还不待花萝歌先开口,就听到莲猫阁啜了口清茶,懒懒地掀起了那双漂亮的眸子,道:“听说你近来精神不太好。”

    “有一点。”

    花萝歌估摸了下,还是这样说了,然后不出意料就听到莲猫阁继续道,“那我便来给你看看你命格。”

    有一瞬间,花萝歌的嘴角抽了抽,很想问他。

    你是不是等这一刻等很久了?

    当然,有他的镇场随从罄莲在这里,花萝歌的话还是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黧樱PS: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君快到湖里来~

    擦,换个封面感觉像在重新做人一样,妈桑们有木有以前那封面的( ̄_ ̄|||)基友们都说以前那封面看着眼花,其实废柴比较以前的。。。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