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凡人薄情,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云葵一怔,突然的,他的眼角余光看到那个敌国将军又拿起了长矛,优美的凤目缓缓染上了暴戾。睍莼璩

    下一刻他侧的利刃硬生生地扎进了那个敌国将军的心脏,他惨叫一声,失去了呼吸。

    佛桑看着他只是低笑,美眸却有些癫狂,一字一顿地呢喃:“都说凡人薄,一旦轮回就会不记得前世的任何感,你也和那些普通人一样……”

    “云葵,原来你也是一样的……卑鄙无耻的欺骗完人家的感,最后到死却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到底是为什么?!”

    佛桑的吼声落下时,云葵的体有些僵硬。

    他的头有些痛,一些陌生的记忆仿佛回放电影般在脑海里快速闪过,而另一股力量却在阻止他回忆起更多的更多。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闪过。

    云葵的心脏一痛,一股痛楚压得他呼吸困难。

    最后,两股力量里有一个力量败了,一瞬间,漫天遍地的记忆在脑海里回放着,清晰无比。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一道远处的背影里,她的背影倔犟而坚定,不曾转过头。

    “不要走……佛桑,为什么你总是不肯相信我,为什么……”

    他记得,他在叫她。

    他记得,她对他笑得顽劣,对他的落败一番奚落后便转离去。

    怀里那张美貌的脸越来越清晰,云葵望着她,呼吸有瞬间的窒息,那双优美的凤目缓缓紧缩着。

    佛桑……

    佛桑的美眸恍惚着,耳畔仿佛响起他的话,他好像在说着什么,佛桑却听不清楚,只感觉到他越来越凄厉的叫声。

    她的意识慢慢的消失。

    我解脱了吗?

    佛桑的心底闪过这句话。

    整整一千年,无法离开天界,只有靠着他前世赠给她的定信物,那枚玉佩得知他的存在。

    佛桑想,云葵一定不知道她活得有多压抑。

    千年来,每在西极修炼时,她都会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是他背叛了她,是他在背叛她。

    然而每当想起他死前那黯淡的眼神,她的一切努力就功亏一篑,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她是怎么相信的呢?

    怎么样都好。

    佛桑的红唇染上了笑意,这一次,真的是解脱了……

    意识还没有抽离体,佛桑第一次有了欣赏美景的闲雅致。

    天真蓝啊……

    她望着碧蓝的天空,红唇里溢出了一声低叹,好像过去不曾发现过这些美,一直以来心浮气躁地,总算是让自己安静下来了。

    看着看着,佛桑想大概是回光返照罢,她的美眸里有些恍惚,面前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场景。

    第一个场景,是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

    那天的黄昏,彩霞是她没见过的妖美,她刚下人界,就看到了他,他也是像后来的每一次一样,大战之后就负重伤。

    那天他转过头,优美的凤目探究地打量她,佛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跳的很快。

    还不待她留恋,画面一转,便是第二个场景。

    她看到书屋里云葵对她的恨铁不成钢,佛桑才想起,那是他们已经很熟悉的时候。

    黧樱PS:( ̄_ ̄|||)给跪了,一个字存稿都没有了,前几天抽风得紧麻痹,现在算过了抽风的那几,起开始酝酿着码字了,妈桑们不要那么冷艳高贵,出一出声也好啊,快点来给废柴啵啵啵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