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落败的样子很可笑!

    佛桑看到,云葵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他上染着的鲜血有些让人没由来的恐慌。睍莼璩

    而一道熟悉的女声却哭得撕心裂肺。

    佛桑看到,乔装成士兵的黎玛儿将他抱在怀里,大哭着一次一次擦掉他伤口流出的血。

    她什么时候来的?

    从一开始云葵也带了她吗?

    美眸里渐渐染上了迷离,佛桑突然笑了起来,美眸里的泪水却不断地溢出来。

    她看到他看到了她,那双优美的凤目突然亮了一下。

    佛桑看到那双染血的手像她伸手时,她突然低笑出声,没由来地觉得他很可恨。

    “真是可笑……”红唇轻启时,最终吐出了这句话。

    佛桑抬起美眸,冷冷地看向云葵,他听到她的话,优美的凤目有些失望,像是对她心灰意冷。

    在那样的眼神直视下,佛桑的心脏传来钝钝的痛,手掌心掐出的血缓缓渗透进她攥着的玉佩里,发出了一道浅浅的仙光。

    然而,在他越来越失望的眼神里,她却执意咧开笑,大声道:“你落败的样子很可笑!”

    话音落下,她决然转,背过时美眸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耳畔只剩下黎玛儿越来越惊慌的哭声。

    “云葵,你怎么了……”

    “云葵,你不要死!”

    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佛桑有些哭笑不得,然而在灼的液体滚落下来的时候,后那道悲戚的声音却让她的腿有些发软。

    最后,她突然蹲下了,怎么也停不下嚎啕大哭。

    战场里,隐约还残留着他的气息,若有若无,最后随风而逝。

    有多一个人就有多恨一个人,直到如今佛桑才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那天之后,她都没有回过头去看后已经失去呼吸的那人。

    回去天界之后,没有意外,她因为当初沉浸在劫里试图反抗天界而被佛尊下了令。

    整整一千年,她被足在西极修,而她,同样恨了他足足一千年。

    她很在意,很在意他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很在意他死前对她失望的眼神。

    凭什么……那样看着她?

    佛桑想问他,很想问那个人。

    明明错的是他,背叛她的是他,为什么他还能那样理直气壮地看着她,谴责她。

    而她,从来只想要和他好好过,只是,最后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

    佛桑像是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她仿佛再次经历过那场劫。

    醒来的时候她一时间还有些失神,直到远处的大战声绵延不绝,那双美眸里的迷离才缓缓消散。

    从山腰上站起的时候,佛桑的红唇染上淡淡的笑意,她伸手拨开被风吹乱了的凌乱长发,。

    风还没停,又吹佛起她一袭红嫁衣,看起来有些张狂。

    她突然想起,有那么一天,她在西极修的时候,佛尊召她过去魂

    那天,他暗指这世间有一个因果轮回,上辈子葬了死去人的人,下辈子那个被葬的人会还那人一段缘。

    他的言下之意,无疑指的就是黎玛儿和云葵。

    黧樱PS:不收藏何以平天下,不收藏何以写出红烧( ̄_ ̄|||)收收收,快来一发有的各种收,妈桑们给个三十字都好,都木看到过有妈桑给过废柴的字合起来有三十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