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逃不掉了呢,云葵

    她说着,从悬崖边站起来,美眸轻浮而挑衅,脚步却是一步步地走向他。睍莼璩

    云葵这才发现到她上穿着一袭曳地的美艳嫁衣,下意识的,对上那双美眸里的挑衅,云葵有些恍惚。

    就听到她笑,美颜上梨窝浅浅:“你逃不掉了呢,云葵。”

    她叫着他的名字很顺口,就像是早已那样叫他。

    在她的手要碰触到他时,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些片段,凌乱而破碎。

    ……

    “我若是退婚,娶你为妻,你可愿意?”

    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面前站着一个红衣的影。

    她正在采摘园子里的草莓,听到他的话美眸眨了眨,愣是回不过神来。

    就在他要转的时候,后传来了她的声音。

    “我愿意啊!”

    他没有转,声音里却早已盛满笑意:“你若是嫁给我,我可能无法让你幸福,也可能在战场上随时丧命,如此你也愿意吗?”

    “那我也愿意,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只是低笑了一声,转过,看向她:“那么,请你与我成婚,可好?”

    “我愿意……”

    女子的笑颜明亮而美艳,记忆碎片里,她一连说了三个她愿意,而他眉目染笑。

    ……

    那是,她吗?

    那双优美的凤目里染上的迷离缓缓消散。

    云葵的头有些沉重,恍惚间只看到眼前女子无波无澜的美颜,她道,有些恶狠狠的意味:“明天,只要明天你以后就再也忘不掉我了。”

    “你以为,可以忘了我吗,凭什么是我记住你整整一千年,而当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却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明天吗?

    那双优美的凤目缓缓闭上。

    **************

    花萝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阳光灼地照耀下来,她起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后背火辣辣的痛楚。

    美眸突然一怔,花萝歌想起了昨晚看到了佛桑。

    就在她想着什么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道影。

    她抬起美颜就撞进了本兮迦冷漠而平静的眼底,他道:“回去罢,佛尊让你别插手这件事了。”

    花萝歌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为什么?”

    “佛桑从一开始陷入了劫就无药可救了,你做再多也只是命中注定你要帮她解脱,而这件事本该由另一个人帮她,她却找上你,这已经无形间让你造了孽业。”

    花萝歌的脑中有瞬间的懵,解脱?

    帮佛桑解脱什么,她的命吗?

    “从被佛尊带回后我就无法离开天界了,这次我想真正的抛弃劫,为了我的万年修行不白费,所以我想请你帮我阻止他的死亡,还有……这个玉佩拜托你带给他。”

    脑海里想起佛桑当时漾着笑意的美眸,花萝歌的心一紧,呼吸有些急促,她有些不安地往云葵的军营跑去。

    后,本兮迦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不动声色。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跑了很远的地方后,突然的,花萝歌的脚步顿下,体僵硬起来。

    她的美眸里突然紧缩了下,侧的手攥紧成拳,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黧樱PS:←Y←快点涨收以后有红烧妈桑们我突然有一个豪壮志,一天涨五十个收藏加两更,虽然你们废柴涨收的可能很低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