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的帐篷内部,南无大祭司

    当从云葵的新婚妻子嘴里知道凰荆国大战又混乱了,他已经提前两天率兵去战场时,花萝歌惊悚了好一会,马不停蹄地前往了凰荆国的战场。睍莼璩

    刚一踏进战场的领域,花萝歌就听到了震耳聋的兵戈交战之声。

    她一哆嗦,抬起美眸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混乱的战场。

    看起来已经死伤惨重了,漫天弥漫的血腥味,也不知道是哪边的人。

    而花萝歌的不远处刚好就有几处冒着硝烟的士兵尸体,死状奇惨。

    她没再多想,伸手捏了个隐术的妖决,免得人家误伤了自己。

    等到确认了他们看不见自己后,花萝歌才松了口气,在两方的交战里寻思了好一会,努力回想着上回在凰荆国城门外看到的士兵是哪种标志。

    突然的,她的美眸一顿,微微眯起扫向了一方铠甲上的金色标志。

    确认完毕后她在四周凭着上回的记忆找了云葵许久都没看到他,心里有些急。

    花萝歌深深的发现,其实再貌美的男人一丢进战场里根本就看不到了,因为入目都是人山人海的杀戮,谁还分的清谁是谁。

    她想了想,还是先潜伏进他们的军营里是正事。

    ***************

    “妖魔?”

    就在花萝歌刚踏进军营一处冷的地方时,没有阳光透进帐篷的漆黑里,传来了一道轻笑声。

    她霎时大惊差点没打翻一旁的花瓶。

    下一刻,帐篷里的窗帘被人大力拉开,灼耀眼的阳光洒落了整个华美的帐篷内部。

    花萝歌被刺眼的光亮刺得微微眯起美眸,等到她适应了光亮后,就看到了一个美若谪仙的男子。

    那双优美的凤目隐隐透出些许残忍的美,他着一袭华美的长袍,又像是某个国家独有的份服装。

    他正端坐在案几上,修长优美的手里拿着根毛笔,而旁边摆放着已经磨好的磨,一看就是在写书信。

    但是花萝歌估摸着写遗书的可能大些,要不现在在大战里谁还有心寄信。

    思摸着他看得见她,花萝歌也不遮掩了,收回了妖术,一双美眸直探究地望他上瞄,犹豫着怎么开口好些。

    “那个,云葵将军……”

    花萝歌的话并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到体有些僵硬,像是一下子动弹不了。

    她霎时大震,想也没想就知道了是谁:“你是谁?”

    男子仍是轻轻一笑,优美的凤目无波无澜。

    “南无峯。”

    他说完之后花萝歌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就在她想着什么的时候,上的束缚突然消失了,那道声音平静而清冷。

    “若是没事就离开罢,看你也不像是那些凰荆国那些不安分的小妖小魔,虽然你……”

    他突然止住了口,优美的凤目说不清是什么意味:“和那个人一样天生煞气。”

    花萝歌一怔,反地问他:“谁?”

    “我的……妻子,应该算罢。”

    说完这句话,花萝歌就看到他径自垂首写着书信,把她孤立在一旁,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硬来花萝歌也知道自己不是人家对手。

    黧樱PS:(ˉ﹃ˉ)快快来我们雅蠛蝶那边的男配,虽然他在跑龙~

    成绩关乎着以后的千秋万代,妈桑们千万不要忘了点收藏抛弃废柴嘤嘤嘤←←

    码字就像挤妈桑们快把废柴养胖胖~啦啦啦,突然好欢乐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