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爱殿里,凰惹的心理

    魂这些子很清静,幽香在内散开。睍莼璩

    本兮迦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凰惹站在案几旁。

    他优美修长的手摩挲着上头没合上的佛经,一双漂亮的眸子无波无澜,却染上了淡淡的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本兮迦记得,那是前不久花萝歌还没抄完留在那里的佛经。

    “让她回来罢,别被佛桑迷惑,害自己造孽了。”

    那道平静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本兮迦抬起头就对上了凰惹的视线,冷且平静地看着他。

    “另外,佛桑,别让她下界。”

    本兮迦垂了垂首,只是道:“佛尊,凰邪儿尊上请您让她回天界。”

    “不准,未悔过,她便一天别想回来。”

    有一瞬间,凰惹的语气里含着薄怒,最后又回归平静。

    **************

    直到本兮迦走后,凰惹才拿起了案几上从前几就未合上的佛经,唇角突然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那双漂亮的眸子有片刻的迷离,他的脑海里想起了许多年前的事

    那个时候是第二次看到那个孩子。

    她喜着鲜亮的红色衣裳,一如她的脾,冲劲十足又天真。

    虽然年幼,那双漂亮的圆眼睛却总透出一股子邪,隐藏在天真下的邪,那是每一个人妖精都无法避免的特征,尤其像她那种煞气人的妖。

    这便是凰惹对那个孩子的记忆。

    在此之前,对于那个孩子,凰惹并没有太过注意。

    ……

    西极外的彩霞透过窗户落在案几上。

    凰惹摩挲着佛经上的字,那双漂亮的眸子缓缓浮起迷离,有些失神地陷入了遥远的回忆。

    后来的一天,凰惹还记得很清楚。

    那天他在魂内的闭目养神,蓦然听到了那道甜糯的声音。

    他睁开眼,透过魂里的天境看到了人间一处早已废弃的佛堂那一幕。

    她双手合掌,漂亮的圆眼睛滴溜溜地转。

    可以看出那是她第一次到人间佛堂,她先是小心翼翼地在他的金旁摸索了一番,才跪在席垫上虔诚地开始求婚。

    明明是一番严肃虔诚的求婚,在她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人颇有些哭笑不得。

    凰惹当时就是这种感觉。

    那天也许是孩童的天真可以让他有片刻的宁静,他也跟着那个孩子在大里看着天境里的景象一整天。

    直到她像是肚子饿了,苦着脸拍了拍扁扁的肚子,一回头二回头地才离开了人间佛堂。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透过魂的天境看她一比一虔诚。

    他想,也许只是孩童顽皮的脾,过段时间一头褪去便会恢复原样,可是很久以后他发现。

    那个孩子执拗的过分,让他一直开始感到不安。

    该怎么去解释这种不安的感觉呢?

    不安全,不安宁,不安心,不安稳,不安静,这些不安仿佛潜伏了已久的野兽开始吞噬着他。

    后来的后来,他对这个孩子有了警惕,无法掌控她的警惕。

    黄昏的彩霞消失时,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染上的迷离退去。

    他放下了佛经,背着手透过魂的窗望着远方,殷红的唇角染上了慈的轻笑。

    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凰惹已经不记得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个孩子露出伪善的慈,仿佛一个长辈。

    但也唯有他清楚,是真是假。

    黧樱PS:=A=刚刚凌晨六点本来要睡觉了,才蓦然想起我们家萝歌还没更新啊卧槽

    &n

    bsp;本来困得眼睛刺痛准备了一千个啊啊啊先垫上,结果后来一估摸着起要攒其他文的存稿,于是我还是爬起来码字了,困得厉害码到了七点半,妈桑萌啵啵啵,窝先去睡一发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