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介所篇⑨:美男师父我要搬走了啊……

    走到蓬莱外时,花萝歌远远就看到了美男师父的影。睍莼璩

    他站在那里,一袭华美长袍被夜风吹得轻佛,像是早就等候在那边。

    花萝歌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先前拖猫阁的侍女带话时好像忘记带话给美男师父了。

    囧了囧,还不待花萝歌估摸着要找什么借口,令狐涛已经转过头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花萝歌的错觉,他仅是看了她一眼,而后皱眉看向了凰惹,神色有些冷。

    下一刻,他走上前,平静地颔首道:“佛尊也要多注意影响,莫要总是纵容一个区区的妖精。”

    令狐涛说这句话的时候,修长漂亮的魔爪早已伸向了花萝歌,硬生生地把她从凰惹背上拽下来。

    花萝歌刚要巴住他的手臂,就被令狐涛给佛开了,下一刻重重摔倒在地上,她霎时大愣,摸着疼得呲牙咧嘴的股,没好气地看向神态平静的美男师父。

    这年头都流行贬低自己徒弟的吗!

    “无妨。”

    察觉到他压抑的薄怒,凰惹只是微微眯起了一双漂亮的眸子,殷红的薄唇染着淡淡的笑意,若有若无的无视。

    等到凰惹走后,令狐涛看都没看花萝歌一眼,转就进了蓬莱

    花萝歌坐在地上不解地摸了摸鼻子,咧嘴道:“还以为会挨骂……”

    按照以往的经验美男师父不是该把她骂得狗血淋头,左一句无耻妖精,右一句无耻妖精。

    虽然以前小时候就没少听到,但是每次听到花萝歌都会抹一把辛酸泪。

    等到令狐涛进去后,花萝歌才颠地从地上跳起来,这次走进美男师父的地盘一路无阻,她深感宽慰。

    直到走到了美男师父的内外时,花萝歌停住了脚步,趴在门上犹豫着看了进去。

    扫了一眼里面一片冷清,她的美眸滴溜一转,美男师父的影就倒影在了眼里,他看起来像是并没有发怒,平静地靠在榻上翻阅着书籍。

    “蓬莱的侍女今晚都在偷懒了吗,连看门都做不好要来何用。”

    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花萝歌的美眸正好撞上那双冷然的眸子,她咧了咧嘴,摸着鼻子有些气弱地道。

    “美男师父我要搬走了啊……”

    早些时候凰惹便说她总算赖在美男师父这里不好,于是这次让她在婚介所里多建了一件小阁给自己住,花萝歌当时也觉得的确有些名声不好。

    以前美男师父下驾到妖精界就已经有人背地里嚼舌根了,现在在天界里还给他惹闲话难怪美男师父现在对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听到她的话,令狐涛翻阅着书的手微僵。

    从花萝歌的方向看,美男师父低垂着的睫羽颤了颤,下一刻冷冷地抬起眸子,只是看了她半响,便再无波澜。

    就在花萝歌以为他要说什么,要不就是客的寒暄几句。

    结果美男师父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好罢……

    美男师父不说话是老.毛病了,花萝歌这么宽慰自己才好受些。

    “美男师父萝歌今晚想和你一起睡……”

    黧樱PS:=A=昨天把我们雅蠛蝶那本给暂时删了,开始攒起雅蠛蝶的存稿,绝壁要攒到大结局再发啊喂,到时候有存稿可以直接写下本。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