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介所篇⑦:你的手掌很大

    在猫阁的大打地铺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花萝歌就被侍女赶起来做苦力,然后花萝歌再次感受到了寄人篱下的苦楚。睍莼璩

    **********

    灼的骄阳照耀下来,花萝歌放下手里搬运的盆栽,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红唇里溢出了一声沉沉的叹息。

    就在她摇头晃脑地要继续搬运的时候,美眸余光瞥到了不远处靠在外躺椅上的莲猫阁。

    他像是睡得正熟,脸上盖着一本书就连蝴蝶停在他肩上他都一动也不动。

    当花萝歌走过去偷喝了一杯茶时,有些好奇地瞅了瞅莲猫阁脸上盖着的书,不看不要紧,一看她霎时啧啧两声。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会喜欢看这种书。

    等到她感概完了,搬运着花盆栽走了后,微风微微吹佛起莲猫阁脸上的书,在阳光的照耀下,上面的书名赫然显现。

    上面的书名是:我很傻,但是我很天真。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莲猫阁动了动体,他伸出手把盖着脸上的书拿了下来,书下面那双漂亮的眸子清醒无比。

    他望着手里的书良久,不知道过了多久,殷红的薄唇溢出了一声低叹。

    “怎么……拿了那个女人的书?”

    莲猫阁有片刻的出神,突然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凰邪儿的场景。

    那时是在她历凡间的劫时,她第二次和他大吵……

    记忆里,还有她在新婚之夜虔诚地说不管他她,她都他。

    但仅仅只是几万年的光,她在历凡间的劫时就已经悄然改变了,直到如今,他都很难想象。

    当初为了嘴里的执着了上万年的凰邪儿会上其他人。

    回过神来,莲猫阁微微眯起了漂亮的眸子,像是在缓慢都思考着什么,片刻后,低笑出声:“那又关我什么事……”

    是的,凰邪儿怎么样都好,他又不她,光他什么事。

    微风微微吹佛起他一袭华美袍角,莲猫阁随手拿起旁案几上的书又盖在了脸上,沉沉地睡了个午觉。

    下午。

    当花萝歌把活告一段落后,她有气无力地撑着门走进大里。

    莲猫阁那会正在翻阅着手相学,她径自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看到莲猫阁还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她啧啧了两声:“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上了年纪的人都特喜欢看凡间这些东西。”

    前些子她也看到美男师父拿着本类似这种书在看,当时她翻了好几页只领悟到了她看不懂。

    莲猫阁听到她的话,不在意地掀起漂亮的眸子,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

    “你过来,我帮你看一看。”

    他的话音落下后,只看到花萝歌站在原地,并没有要过去的意思,莲猫阁的嘴角一抽:“今晚你可以回去了。”

    下一刻,莲猫阁只看到眼前白光闪过,花萝歌已经坐到了面前的板凳上,她咧嘴道:“其实你不说我自个也要走了,我看你脸上的伤口好多了,没有毁容……”

    莲猫阁并不搭理她,只是给她看了好一会的手相,才道。

    “你的手掌很大,你表面多嘴,但是其实很孤单。”

    黧樱PS:逮到一个妈桑的咖啡,这太太太太……感动了!

    =A=很少有妈桑会去冲咖啡,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感动了,唔,妈桑来,啵啵啵(╯3╰)

    今天开心似狗,还来了阿随妈桑加群和废柴聊天,感觉又会再了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