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上最近心情格外暴躁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美眸余光刚好扫到那朵桃花精小哥浑燃烧着火要向她冲来,体一震,她抱着佛经转就跑,后愤怒的叫骂声还绵延不散。睍莼璩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花萝歌一路跑边默念了两声佛号,给自己压压惊。

    ************

    花萝歌回去蓬莱的时候出其的没有看到美男师父,她逮过一个侍女问的时候,才听到她说美男师父出门了。

    摸了摸鼻子,她咂舌,还真是少见,以前美男师父从不出门的。

    咕哝了几声,她索抱着佛经跑进了她住的内

    另一边。

    仙雾缭绕,魂里点燃着紫罗兰的熏香,凰惹修长漂亮的手微微一动,接过令狐涛递过的清茶。

    “阿涛,你的茶艺和冷静一直是我欣赏的,这次怎么反倒这么慌乱。”轻抿了一口散发着幽香的清茶,凰惹殷红的薄唇染笑,缓缓掀起优美的凤目。

    闻言,令狐涛的手僵了下,片刻后他垂下眼眸,美貌清冷的容颜上无波无澜,声音沉稳。

    “佛尊明知道她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若是她出了任何差错,我都不可能有脸面对她皇爹。”

    凰惹轻笑,朝后的本兮迦和佛娆眯了眯眼,他们两人恭敬地向令狐涛颔了下首,转退下。

    等到魂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令狐涛啜着茶,神色平静:“佛尊没有必要纵容她任。”

    “我倒觉得,如果她留在我边也不是坏事,阿涛你的意思呢?”凰惹说这句话的时候,优美的凤目微微眯起,幽沉晦暗。

    察觉到令狐涛探究的眼神,他唇角染笑,看不出半点波澜:“阿涛何时开始不相信我了,我一直认为整个六界,只有你懂我。”

    “我……一直信任着佛尊,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视而不见。”令狐涛说这句话的时候,清冷的眸子望着远方,有些飘渺,又像是压抑着什么。

    “您该懂的,因为我的佛我背叛了尊姐,我对妖精界视而不见,佛尊,请您体谅我。”

    凰惹不再开口,只是啜着幽香的清茶,若有所思。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让人难以启齿,他是,阿涛也是。

    凰惹的眸光闪了闪,隐约想起了许多年前痛苦挣扎的他,那个时候亲眼看着自己的尊姐走火入魔到只知道杀戮,他也是痛苦的罢。

    再也没有什么比天下苍生重要了,凰惹突然低低的笑起来。

    令狐涛离开魂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回去,他走在天界里,眸光幽暗。

    砰——

    突然的,一道重物坠落的声音响起,令狐涛微微眯起清冷的眸子就看到浑焦黑的醉染,他妖美的容颜上这一次看不到傲气了,反倒是一脸的狼狈。

    “你怎么擅闯天界?”令狐涛看到他,声音有些薄怒。

    醉染懒得回答他,径自走到一旁的瑶池边清洗了下脸,话语闲闲:“女尊上最近心格外暴躁,估计又有哪些人要遭殃了。”

    听到他嘴里的女尊上,令狐涛的眸光闪了闪。

    黧樱PS:求的了啵,撒的了,潇的了洒,扯的了谈,闺的了蜜,卖的了萌,是你们的废柴桑,请瞅准——犹京黧樱牌蜀黎桑~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