讥笑,凰惹座下的二弟子佛娆

    另一边。睍莼璩

    现在去西极还有些尚早,但是花萝歌估摸着凰惹他们已经在诵经了。

    等到她到魂外时里边的大的确传出了念经声,她刚想着偷偷看一眼后就传来了几道女声。

    “我说早早的这是谁呢,原来是来听佛经的妖精,敢这年头连佛经妖精都听得懂了……”

    女弟子话语里的讥笑花萝歌不是没有听出来,她转过的时候就看到了三个着金色佛裙的神女。

    微微眯起了美眸,她隐约记得这三人是凰惹座下的女弟子,站在最前面的则是凰惹最为器重的二弟子佛娆。

    花萝歌自认为为佛尊座下最有威望的佛娆是大气的,结果事实证明她想错了。

    对于那两个女弟子的话佛娆只是和她们一起笑了起来,同时用一双轻蔑的美眸扫向她。

    “你们都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好歹也是佛尊亲自提点的妖精啊,妖精也好,神女也罢,佛尊心存慈悲哪里会看不起妖精,尽管比不上仙界的人,但是勤能补拙,也不必这么排斥外人的是不?”

    “哈哈……”

    另外两个女弟子听到佛娆的话立刻笑起来,“大师姐说得对。”

    心里憋了一口气噎得她差点没呛死。

    花萝歌原本张嘴就要骂,美眸余光突然瞥到周围,想起了凰惹,咬了咬牙她忍住了气。

    就在那三个女弟子的笑声越发嚣张的时候,她抬起美颜,美眸装模作样地扫了眼四周,同样笑得不痛不痒。

    “这里的苍蝇真多,好生讨厌,佛娆你可要好好清理一下了,好歹也是佛尊底下的大弟子,苍蝇什么的还都得由你一手包办,真是辛苦……”

    那两个女弟子听出她的言下之意后气红了脸。

    听到她的话,佛娆却只是微微眯起了美眸,红唇染笑:“伶牙利嘴的也不怕被掌嘴,如果你是我师妹,只怕你十个嘴都不够我打。”

    “佛娆,胡闹!”

    还不待花萝歌反驳,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花萝歌看过去就看到了凰惹底下的另一个徒弟本兮迦。

    对他花萝歌还有点印象,貌似是佛娆的师兄,凰惹座下的大弟子,只是很多年前曾经下凡历劫后不愿回西极,在他劫历完之后再回归凰惹便不再器重他。

    花萝歌还记得以前在她听到本兮迦的故事时,还在想他是为什么突然又重回了西极。

    佛娆看到本兮迦美颜立刻一白,声音有些颤:“师兄,我只是和她开个玩笑……”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

    本兮迦走上前来,一袭华袍衬着他俊朗的容颜,却带了异样的凌厉。

    花萝歌懒得听他教训佛娆三人,她走进大里时诵经已经结束了,只剩下在席子上打坐的凰惹,他紧闭着眼在冥想,俊美的容颜上无波无澜。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那双优美的凤目缓缓睁开,他唇角染着淡淡的笑,道:“来了,佛娆只是脾气直,不必和她多见识。”

    他一直知道外面的事吗?

    花萝歌抬起美眸看向他。

    黧樱PS:肚子好饿,好想吃啊(ˉ﹃ˉ)码字的时候木有感觉不会再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