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与魔,从来便是势不两立

    自从那晚在蓬莱,美男师父暂且收留她后,花萝歌果真就没被赶走,只是时不时在蓬莱上撞上美男师父都会遭遇到一番毒舌。睍莼璩

    为此,花萝歌深刻体会到了寄人篱下的伤感。

    仙雾缭绕,蓬莱一处地方传出了幽美的琴声,琴音冷冷。

    花萝歌原本要踏出去的脚步顿住了,下意识地转过望着琴声响起的方向,许久,美眸里有片刻的恍惚。

    美男师父今天起得真早……

    这句话闪过脑海里,花萝歌蓦然一愣,想起了好像从很久以前美男师父就是起得比她早的罢。

    时间过了太久,她貌似忘记了很多美男师父的习惯。

    莫名的绪牵引着她,花萝歌微微眯起美眸望了下遥远的西极,犹豫了下还是走到了蓬莱的膳食房里。

    等到她从里面端了碗天界美厨早已准备好的早膳时,还没踏进琴声所在的地方,毫不意外就被一个侍女拦截住了。

    “萝歌公主,我来便好。”侍女朝她微微颔了下首,声音恭敬而疏离。

    花萝歌并没有很意外,只是在她接过膳食时,憋红了脸,忍不住问道:“师父体还好吗?”

    闻言,那个侍女抬起头看了她一下,片刻后淡淡移开眼,不屑跟她躲说一句话的态度显而易见。

    “上神一切皆好,您无需担忧。”

    话音落下,那个侍女转走进了内,花萝歌站在那里一时有些愣神,皆好吗?

    明明,他千年前离开妖精界时还因为要保护妖精界受了内伤,所有人都说伤到了要害。

    虽不会大碍,但是体要多顾着点。

    就连昨晚,她站在他外都听到了他的咳嗽声,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

    *********

    花萝歌离开后,内里隐约传来一道声音:“她走了?”

    侍女抬起头的时候只看到那个美貌清冷的男子端坐在一架仙琴前,青色的仙琴在他修长漂亮的手指间弹奏出华丽的乐章。

    那个侍女看得有些恍惚,直到琴声突然戛然而止,那道冷酷的视线投在她上,她才倒抽了口凉气,低头道。

    “萝歌公主已经去了西极。”

    她的话落下后,内里只剩下幽美的琴声,那个侍女噤了声,直到那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下去罢。”

    “是。”

    当内里只剩下令狐涛的时候,他从席坐上站了起来,一双清冷的眸子望着外遥远的地方,许久,一声低叹溢出了唇齿间。

    终究是不受他能控制的吗?

    仙与魔,从来便是势不两立,相到最后相杀的比比皆是,以至于过去很多人被执念掌控,从而坠魔。

    就连那个时候也是一样,他阻止不了他的……尊姐。

    脑海里仿佛还浮现起最初在天界那张骄傲的美颜,又瞬间变成了后来那个癫狂的她。

    只是一瞬间,他的心一紧,缓缓闭上了眼眸,侧修长漂亮的手紧紧攥在一起,不曾松开。

    可以的……

    他这般告诉自己,可以阻止的,那个时候的他无法反驳尊姐,这个时候的他却可以反驳萝歌。

    黧樱PS:我要被蚊子咬死了啊=口=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