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殿借宿,她不是烧饼

    蟠桃仙宴结束后,花萝歌原本该回妖精界的。睍莼璩

    不过她想到要是走了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凰惹,便抹了把辛酸泪,只好厚着脸皮打算去美男师父的蓬莱借宿。

    在天界人人皆知,令狐涛上神喜清静,他的蓬莱从不欢迎人拜访。

    所以当花萝歌刚走到蓬莱外就被一干天兵截住了,无论花萝歌说到口干舌燥都不肯让她过。

    天兵们还美名曰他们是在为上神着想,免得被她这个妖徒又迷惑去妖精界。

    花萝歌愕然,只觉得哭笑不得。

    就在她转要走的时候,美眸余光突然瞥到一道熟悉的影,他站在那里,一袭华袍被寒风微微吹佛起,那张美貌的俊容在月光的照耀下越发惑人心。

    那双清冷的眸子仅在她上一扫而过,下一刻,原本拦截住花萝歌的天兵自动退下。

    他冷声道:“有事?”

    疏离的态度,花萝歌原本到嘴的话突然硬生生地噎住了。

    她的美眸不自在地移到了地上,声音小得近乎听不到:“美男师父我可以来您这里借宿么?”

    “不回妖精界的理由。”

    他只是前头不着后尾地吐出这一句,花萝歌就已经懂了他在问什么,美眸有些心虚:“因为……很久没有看到美男师父了,我估摸着这么些年也该来尽孝道。”

    “撒谎!”突然的,那双清冷的眸子紧了紧,他厉声戳穿她。

    花萝歌被他的怒气吓得一愣一愣的,原本接下来的一大把理由都吞了回去。

    没敢抬起头,直到眼前出现了一道影,花萝歌只感觉到头顶上那道居高临下的审视。

    她莫名的有些气堵,感觉自己就像是下人,而那美男师父就是个买了她这个下人的金主一样,她事事都不能反驳他的威严。

    “你还记得你对我撒过多少次慌吗?”

    他看了低着头的花萝歌很久,声音出其的冷静了下来。

    “你对我撒谎了整整一千多年,从你打小第一次上来天界之后,每一天你都在撒谎,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他向前一步,咄咄人。

    花萝歌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抬起美眸的时候就撞进那双幽暗的清冷眸子。

    心里隐隐有些愧疚,她憋红了脸,还是咬牙道。

    “如果美男师父以前不要每次都打我,萝歌什么时候骗过你,每一次我说起佛尊你都会打我,美男师父我又不是烧饼,随便你老人家打随便你老人家揍都不知道痛……”

    说到后面,花萝歌的声音大了起来,带了些憋了半辈子的怒气。

    周围的天兵都大气不敢出,只是看着那对互不相让的师徒,尽管隔得有一段距离但还是感觉到了他们周的怒气。

    “如果你非要修仙,往后后悔莫及了最好别怪我。”隐隐咬牙的话音落下,令狐涛转走进了蓬莱

    花萝歌愣在原地,他这算是不再干扰她了?

    没有多久,从蓬莱里走出一位侍女,花萝歌记得不是以前蓬莱的侍女了,大概是新来的,她看到生人都有些怯弱,只是恭敬道。

    “萝歌公主请进来歇着,尊上说了只要你靠近他的地盘便不会赶你走。”

    黧樱PS:好困啊(ˉ﹃ˉ)昨晚和人家聊天才知道是鬼节,结果晚上楼上好恐怖,灯突然一下子亮一下子暗,明明早些时候还好好的,然后我刚上去一下子又突然全黑了,吓尿我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二货们的姨一直说鬼要来拖我走,好忧桑的感觉,每次总要吓人/(ㄒoㄒ)/~~累感不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