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涛,我这一辈子有三件事情放不下

    仙雾缭绕着繁美的蟠桃花,有几颗晶莹剔透的果实像是要坠落下来。睍莼璩

    一道俊美拔的影立在树下,他仅是坐在蟠桃树下的席坐上,周却泛着让人晕眩的金光,一看就是隔绝于红尘之外。

    修长的手指拿着杯清酒,那张殷红的薄唇轻启,酒杯递到唇边却是放了回去:“怎么不进去?”

    他的话音落下,一个男子从树后走了出来,胜于女子美貌的俊容上不动声色。

    “并非为了蟠桃宴而来的,反倒是佛尊,每一次蟠桃宴都会赏脸到结束,这次却一下子出来了。”

    “你知道的,我和那个孩子不能靠太近。”

    闻言,凰惹轻笑一声,修长漂亮的手拿起了桌上的清酒,下一刻,幽暗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像是有些恍惚,“那个孩子……”

    “佛尊。”

    就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令狐涛打断他的话,凰惹抬起头,就看到他眼底的无波无澜。

    他开口:“那个孩子不会是您的劫数,相信我,我会带她离开。”

    凰惹唇角染笑,眸光温雅地看了他好一会,低笑了一声:“阿涛,我这一辈子有三件事放不下,最糟糕的一件就是注定经历过一次劫。”

    “在两千多年前我也提早预料到她的出生,因为我一直觉得她不会对我有害,所以未曾阻止过她的出生,我在想,我和她相隔了不止是上万岁,怎会动,不过两千年来,我好像开始感到没有安全感了。”

    听到他的话,令狐涛的体震了震。

    他隐忍着看向那个淡雅含笑的男子,语气有些轻颤:“她明明一直都安分地呆在妖精界,您该知道,妖精界只剩下她一个血脉了,她……”

    不能死三个字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令狐涛像是看到了什么,幽暗的眼眸紧缩了下,下一刻美貌的俊容上出现了一抹冷酷,仿佛刚才的绪都只是幻觉。

    看到他的样子,凰惹也多少知道了什么,他站起,那张俊美的容颜被园子里的蟠桃花衬出了几分妖媚。

    花萝歌来的时候就是看到了那样一副美男图。

    原本该因为终于找到他而欣喜若狂的……

    嗯,花萝歌自认为因为是这样,不过当她看到站在凰惹边的美男师父时,美眸心虚地不敢看过去。

    “我……我是路过,哈哈我只是路过!”说着,花萝歌伸出手挠了挠后脑勺。

    还不待她跨出后退第一步,令狐涛冰冷的嗤笑声就响了起来,一针见血。

    “劣质的谎言。”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转就绕过她离开了蟠桃树下。

    他绕过的时候,花萝歌隐约听到美男师父说了句什么,等到她要听清楚的时候,尾音又低了下去。

    站在原地摸了摸鼻子,直到美男师父的背影消失在蟠桃园里,花萝歌才回过头。

    凰惹就靠在蟠桃树下看着她,把她眼里的欣喜若狂一览无遗,他的眸底不动声色地滑过什么。

    下一刻,他放下手里的酒杯,唇角染上了一如既往的伪善慈:“不打算去和你师父和好?”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