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歌没有想过将来与他谈婚论嫁吗?

    “够了。睍莼璩”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花萝歌吓得浑一抖,委屈地抹了把辛酸泪。

    美男师父令狐涛是天界受万仙尊仰的远古上神,可以说是开天辟地之时就存在了,六界生物都尊他三分。

    如若不是当年妖精界一度衰落,皇爹那厮嘱咐美男师父照顾她,只怕美男师父此时还守着他的蓬莱清心度

    望着眼前这张美貌的脸上满是寒意地看着她,花萝歌抽了抽鼻子。

    这真是太忧伤了,有个不疼徒弟的师父不悲惨,最悲惨的是那位不疼徒弟的师父还对徒弟不信任。

    说来说去……

    委实当年皇爹翘辫子时就不应该找天界之人做她的师父,一口一句不是族类杀无赦,结果翘辫子时还是找的蓬莱上的美男师父随她到妖精界照顾她。

    “前些子天界发来了邀请函,你等下随我去参加蟠桃宴,另外,莫要这般无耻地盗男子的衣物了。”

    最后一句话,花萝歌望着美男师父远去的背影唯有抹辛酸泪。

    等到那道影消失后,花萝歌放下手,愤愤地瞪向一旁看闹的蕉千舞,指着他大声道:“妖则无敌,蕉千舞你绝对当之无愧!”

    花萝歌思忖着至少也把蕉千舞气一遭才划算,结果当蕉千舞对她风万种一笑的时候,花萝歌气得憋红了脸。

    “谢谢。”像是看到了她漂亮的圆眼睛里燃烧的怒气,蕉千舞笑得越发妖肆。

    “看到你想哭不能哭的样子,我同你。”

    去死一死啊好不好?

    花萝歌抹泪。

    **********

    妖精界的皇城下如同闹的繁华市井,耀眼的霞光洒落下来。

    花萝歌蹲在皇城下的桥底望向不远处的小妖精们,几个小妖精手牵着手,故意在她面前唱着歌谣,顽劣心尽显。

    “花萝歌啊花萝歌,如果你想和她相处啊,就要容忍她一生放dàng不羁很傻缺,花萝歌啊花萝歌……”

    抹了一把辛酸泪,花萝歌索两耳不闻桥外事,直到她等的要打盹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拉起了她。

    “走吧。”

    不用说,听声音就知道是美男师父了,花萝歌一下子清醒过来,抬起美眸的时候就看到美男师父穿着一华美袍子。

    下意识的,花萝歌突然想起恩公。

    唔,貌似恩公上也是像美男师父这种仙气,而不是他们妖精浓重得的妖气。

    “萝歌可是又乱使法术了,上的煞气怎么比前些子还高?”

    突然的,前面的人松开了她的手,停下了脚步。

    花萝歌囧了下,只是嘟嚷道:“是因为蕉千舞他用法术欺我,所以我就用了那么一点点……和他打起来。”

    “萝歌……”令狐涛突然唤她,声音很低沉。

    花萝歌愣了下,反地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袖子。

    “美男师父,我只是因为不想让蕉千舞欺负我,而且我份比他高,那样好丢脸,美男师父,人家都在笑话萝歌……”

    “萝歌没有想过将来与他谈婚论嫁吗?”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