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节 伟大的工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昂阳一夜之间丢掉了所有的部属和民众,也丢掉继续下去的信心和勇气,好似一只折翅的孤雁,坠落在风雨交加的寒夜。.早知如此,还挣什么命,不如阖族上下去给兽人当俘虏。他胡乱打发了不依不饶的凌虐天,浑浑噩噩回到地住处。

    昂阳呆呆的站在黑暗中,脑中一片空白,当明白过来面临的是什么时,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想去躺一会儿,哆嗦着向上爬去,却扑通摔倒在下,又爬,又摔倒……

    一个钟头以后,他的脑子才恢复正常。

    事很简单,他丢掉所有军队和民众又回到孤家寡人的状态。但此时的昂阳已经不是当年懦弱的宅男,苦难把他磨砺得比钢铁还硬,比青松还韧。

    他默默想着对策,首先要确保自安全,他不能再出事,否则人族就真的全完了。其次是想办法收集所谓"主人"的信息,甭管有用的没用的,尽可能多的收集,找出它的弱点,伺机而动。再次……只有天知道,昂阳这时候根本顾及不上。

    天亮了,古堡重新喧嚣起来。大清早空山四皓咚咚敲昂阳房门,昂阳一惊,那声音就像敲在他的心坎上。

    该来的总会来的!

    昂阳深吸一口气,拉开了房门,门外是大饭挚无比得意的脸;“昂阳贤弟,昨天晚上睡得不错吧。今后咱们可就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啦,你我兄弟戳力一心为主人服务,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昂阳老弟,我们四个商量过了,你的人马我们不熟悉,自然还由你来统帅。好好干,干得好,我领你去觐见主人!”

    昂阳心中犹如开了锅,表面却不动声色,冷眼旁观,见大饭挚等人对他毫无怀疑,好像笃定他已经是所谓“主人”的奴仆。哪知道他转世重生,精神力强大的惊人。

    他暗自庆幸,看来老天还给他留下一丝机会,忙道:"……啊……对……这个……小弟初来乍到,不懂规矩,今后还得仰仗各位老哥哥提携。"

    大饭挚笑道:"好说,好说,我今天真是太高兴啦,昂阳兄弟带来的四十多万人大部分都是棒小伙,相信有了他们的加入,我们的工程大有希望啊,我们将创造史无前例的伟大奇迹。事不宜迟,走,咱们去工地看看。"

    昂阳随着空山四皓出了住所,来到大街上。这是一条通衢大路,熙熙攘攘,闹非常,有人族、猿人、狼人还有酷似老鼠的鼠人以及各种长相怪异看不出是由何种科目动物进化而来的智慧生物,简直称得上末世种族大展览。

    他们推着车,担着担,骑着马,还有徒步跑的,一群群一伙伙精神抖擞奔驰而过,卷起阵阵黄尘。更多的则是那些光着脚丫子,脸上乌漆麻黑,头发一缕一缕都赶了粘的面黄肌瘦体赢弱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到的劳力,他们肩挑手提着扁担、铁锹,洋镐,大锤,缆绳,竹篮蓖筐等各种工具纷纷涌向古堡大门。

    当昂阳被迫汇入这股洪流中时,感觉非常的不真实,就像一场荒唐的梦,在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大漠,还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工程?此时他旁的大饭挚一脸严肃,边走边问:"老二,你那边进度怎样?"

    亚饭干道:“还没挖到实土层,主要是黄沙太松软,经常滑坡,而且还要那么深。”

    大饭挚不满道:“不管什么原因,我只要结果。抓紧时间,不要影响整体进度,激怒了主人,谁也救不了你。”亚饭干像是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不觉打个哆嗦,连忙满口应承。

    大饭挚转而又问季饭缭:“老三,你那里怎样?”

    季饭缭道:“底座基本上建好了。”大饭挚满意的点点头,叮嘱道:“你那里是重中之重,一定要保质保量,豆腐渣工程可不行,有什么困难麽?”季饭缭道:“还好,只是眼下地下隧道仅有两条,影响工程进度。”

    大饭挚转头问四饭缺:“你是怎么搞的?跟你说过多少次,隧道是我们完成工程的必要保障,你一定要抓紧时间。”

    四饭缺委屈道;“如今鼠人越来越少,别的种族对打洞又一窍不通,我也是干着急没办法呀。”昂阳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偷偷吸取着对自己有利的信息。

    说话间,几人出了北堡门外,只见沿着古堡挖下一道很深很宽的壕沟,沟底布满了人,人们正奋力的把沟底的黄沙一筐筐一担担运出来,沟底有的区域己经露出坚实的岩石层。整个壕沟绵延几十里,沟底数不清的人就像蚂蚁似的来回穿梭,忙碌不停。炙的太阳直着金色的沙子,反出夺目的光晕,宏大的劳动场面使昂阳想到古埃及人金字塔修建的

    他正看得惊叹不已,谁知意想不到的灾难悄然降临,壕沟两边的沙土突然毫无征兆的簌簌下落,旋即扩散到全部区域,大团的流沙汹涌的向下滑。

    沟底的人见状开始惶恐的大叫:“要塌方啦!快跑啊!”霎时乱作一团,哭喊声震天骇地,密匝匝的人手刨脚蹬拼命的往上爬,可那么多人相互拥挤着,一时哪里上得来。

    流沙滑落的越来越快,发出“飒飒”的声响,人们慌乱到了极点,沟上沟下都在惊恐的大叫着,灾难终于降临。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壕沟两岸的沙泥如雪崩般落入沟底,激起漫天的黄色烟尘。

    尘埃落定,那壕沟已被填平多半,原本喧嚣的沟底变得静寂无声,再看不到一个人的踪迹,只留下两岸上的人直呆呆发愣。

    亚饭干见状吓得退了两步,哭丧着脸,对大饭挚诉苦道;“大哥你看,这活不好干啊!”大饭挚脸颊上的横抽搐着,狰狞的呵斥道:“你怕啦?就这么点困难就把你吓住!早就告诉你要排除万难,不怕牺牲,我们的口号是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这样吧,再拨给你二十万人,你重新来过,一定要抓紧啊。”

    话未讫,季饭缭凑过来,露出白森森的牙,用讨好的语气道;“好几个月没见过荤腥,大哥,叫人把那些死鬼挖出来吧,正好打打牙祭。”大饭挚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就知道吃!去你那看看,你可不要也给我来这一出‘好戏’!”

    季饭缭讪笑道;“绝对不可能,大哥尽管验收,包你满意啦。”。

    昂阳暗自咂舌,死了这么多人,空山四皓还谈笑风生,跟没事人似的,看来以前这种事没少发生。

    大饭挚朝昂阳一笑;“昂阳兄弟,让你受惊啦,没吓到你吧?”

    昂阳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好说,好说。”

    季饭缭不屑道;“昂阳兄弟,怕啦?这回该去我那看看啦,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大工程!”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