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 大战连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关键时刻,凌虐天部终于赶到,狼军后队哗然大乱,胜利的天平开始向铁血师倾斜。.随即,尊山方向战事结束,铁血师骑兵集群飞马赶来支援,至此,铁血师稳胜卷,狼军再无分毫翻盘的机会,最后落得全军尽墨,无一兵一卒逃离升天。

    是役,铁血师惨胜,各部损失都不小,尤其是警卫营更为惨烈,战后清点人数,剩下区区十八人。营长平尔鸣痛苦难当,发了疯的在死人堆里将部下的尸体一个个掏出来,趴在尸体上嚎啕大哭,懊悔自己怎么没有追随兄弟们于地下。

    从此以后,平尔鸣只求一死,时常以活死人自称,在每次的战斗中都冲杀在第一线,希望能死于战场上。可老天偏偏不遂人愿,他越是想死就越是死不了,大大小小经历百余战,依然活得好好的。最终在攻陷鼠人老巢神京的大决战中,当时为大将的平尔鸣率部与鼠人巷战,中了埋伏,杀成仁,也算了却他今之愿。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翌,铁血师修整已毕,走出大山,奔赴头疼谷战场。

    这一,铁血师距离头疼谷仅剩下二十公里,昂阳接到侦察兵禀报:“报告师长,兽人正在攻打头疼谷!”

    昂阳长吁一口气,环顾左右:“咱们总算到了,诸位可不要轻敌,虽说咱们赢了几场,可那只算,真正的大战这才开始,铁血师是龙是虫就看今朝了。”

    凌虐天满不在乎道:“照我看来,兽人也是两肩膀扛一脑袋,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回咱们铁血师来了,他们的好子也就到头了。”

    唐剑一脸凝重:“到目前为止,咱们没和兽人的主力硬碰硬的干过,只知道兽人战力很强,到底强到啥程度,谁心里也没数,依我看,部队原地休息,咱们几个悄悄上战场看看,再做道理。”

    昂阳点头称善,带了凌虐天、唐剑和几个营长,若干警卫悄悄向战场摸去。

    临近战场,昂阳和他的将领们看到一幅极其恐怖的景象:苍茫大地上烽烟滚滚,号角连天,一座大山突兀的拔地而起,山的中间有一道好似被利剑劈开的巨大裂缝,那就是头疼谷。谷外兽人大军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他们的武器闪耀着比太阳还亮的光:不计其数的旗帜简直要遮蔽天空。谷口一道高高的城墙阻挡了他们,此时,成千上万的兽人正在蚁附攻城。城头上滚木垒石暴雨般向下倾泻,砸得兽人纷纷从云梯掉下来:城墙外兽人巨大的投石车发出声声怒吼,把一块块巨石投上城头。城内的头疼谷人类守军毫不示弱,同样有无数的巨石飞掠过城头,落到兽人阵地,砸得兽人猿哭狼嚎。

    唐剑看了多时,趴到昂阳耳边,凝重道:“师长,战况可不乐观啊,照此下去人族很难守住。这种局面必须尽快扭转,我有个想法不知行不行。”

    昂阳眼前一亮,笑道:“正巧,我也有个主意想和大伙儿商量,你先说吧,看咱俩是不是想一块儿去啦。”

    唐剑一指正在攻城的兽人大军:“大家看,兽人攻击犀利,破城很有希望,所以士气高昂,这就形成良循环,长此下去头疼谷肯定是守不住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必须给兽人捣捣乱,破坏这种形势。据我观察,兽人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攻城战上,其他方向战场遮蔽不够,这就给我们留下了机会。兽人想不到我们铁血师此时会赶来。由此,我建议把我们的骑兵悄悄运动到他们背后,狠狠偷袭一把,如何?”

    昂阳一拍大腿:“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转而又问其他人的意见。

    大家都说可行,尤其凌虐天摩拳擦掌,嚷嚷道:“这种事我喜欢,前锋我包打!”

    昂阳莞尔笑道:“非你莫属,想不去都不行。”

    事不宜迟,众人返回宿营地,带领部队悄悄运动到距离头疼谷战场大约一里处。铁血师整装待发,五千匹战马排成密集的攻击阵型。(铁血师原来有战马一千多匹,干掉毕方的猿狼联军后,又俘虏了三千多,凑足五千骑兵。)昂阳骑着一匹青骢马,在阵前跑个来回鼓舞士气,然后立马横刀,大声疾呼道:“弟兄们,此次攻击是我们铁血师第一次公开亮相,从此以后我们就要走进人们的视野,我们铁血师是龙是虫,就看今天的一锤子买卖,要让兽人好好的认识认识我们铁血师。擂鼓!出击!”

    数十面牛皮战鼓发出令人血脉膨胀的轰鸣,犹如震耳的惊雷响遏云霄。骑士们催动坐骑,开始发动攻击。战马先是小跑,继而速度越来越快,终于汇成不可阻挡的铁流向前全速飞奔。

    一里地转瞬即到,当战马的速度达到最高点时,铁血师骑兵集团犹如万钧雷霆一头扎进兽人大军里。

    兽人完全懵了,他们十万大军将头疼谷围的水泄不通,经过大半年不舍昼夜的狂攻滥打,终于看到头疼谷露出不支之象,全军上下怎能不欣喜若狂,干得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可以说连吃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怎承想后路却被人爆了菊花,这叫兽人以何堪,简直全天下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铁血师骑兵集团排成锥形,锥子尖就是凌虐天,只见他胯下白龙马,掌中青龙刀,人如杀神马如龙,兽人兵将无论猿人还是狼人是碰上死挨着亡。

    迎面一员猿将拍马杀来,手中擒着一柄锯齿狼牙棒,口中暴喝:“停下!你们是什么人……?”下面的话还没出口,凌虐天飞马已到眼前,手起刀落,一颗五阳魁首冲天而起,腔子里的鲜血喷泉似的欢快的向外激。等那猿将人头落地,凌虐天早已杀出老远。

    就这么快!

    这是昂阳战前定下的战略,就是要快,异乎寻常的快,千军易辟,唯快不破。

    凌虐天领着骑兵集团斜刺里向纵深突进,在兽人大军里画出一道弧线,这也是战前制定的计划,争取最大限度将兽人搅乱。

    兽人实在太多了,铁血师杀透一层又一层,好在兽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搞不清楚状况,绝大多数的兽人将领在没有接到上级命令的况下,不约而同的收缩部队,不与铁血师硬碰。也有不开眼的妄图阻拦,却无人是凌虐天一合之将,被三下五除二斩落马下,再说铁血师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将兽人大军搅得七零八落。

    在兽人的汪洋大海中,铁血师就像一只快艇,披荆斩棘,飞速前进。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