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 智取辎重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就在满都拉图悔恨磋叹之时,山上却是另一番景象,铁血先锋营全体指战员正干的火朝天,奋力把数以万计石块抛下山崖。.昂阳光着膀子,露出一令人羡慕的腱子,尤其腹部八块棱角分明的肌更体现出主人完美的材。渠和一连的几个战士合力将一块巨石推下山,站直了子伸了伸略显酸胀的腰,听到崖下狼人一浪胜过一浪的惨叫声,心中兴奋之难以自,遂高声唱道:"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激越的旋律引来众人竞相相和,一千多精壮汉子扯着嗓子边唱边干,一时间山顶上巨石如冰雹般密密麻麻落入崖内。

    一曲终了,山上石块也几乎告罄,昂阳笑道:"走,咱们下去看看战果如何,若是能抓几个俘虏更好。

    战士们顺着弯延的山道下到崖内,只见死尸陈籍,残躯断肢满眼都是,整个叠嶂崖都被染成血红色,怎一个惨字了得。战士们拿着刀枪细细搜寻,碰到没断气的狼兵狼将就是一阵枪戳刀砍,只杀的痛快淋漓,狠狠报了狼人往昔欠下的血海深仇。

    栓住,拓拔野,和一个叫白云的三人一个小组呈品字型沿着崖壁细细搜寻。白云子较弱,胆子也比另外二人小,可胜在心思缜密,对上级交代的任务一丝不苟。三人搜到一段崖壁时,白云发现这一段的崖壁微微有些内凹,而数十块巨石匝匝杂杂的相互罗叠着,若是凑巧里面藏个人也看不到,遂提议将巨石推开,以便看个清楚。

    拴柱,拓拔野相互觑了一眼,认为白云言之有理,于是三人拿出吃的劲连推带翘终于将一块巨石弄到一边,白云小心翼翼的向里探头,不料想里面一口钢刀毒蛇似的从里飞出。

    "啊!"白云大惊失色,急忙向后倒,结果躲闪不太利索,左额部被划了一刀,带起一串血珠。

    崖底响起白云凄厉的叫声:"这里有狼人!"随着话音,洞里蹦出两个手持钢刀的狼兵,挥刀便砍,拴柱拓拔野大惊急忙舞枪抵住两狼兵,同时附近的先锋营的战士闻风赶到,众人刀枪并举,两三个回合就将这两狼人剁成泥。

    拓拔野又从洞里拽出一个重伤的狼人,看其穿戴气度倒像个当官的,就想结果此人命,却被栓柱一把拦住,栓柱说:"你没长脑子啊,连长反复强调若是抓到活着的狼人军官一定要上报,营长说留着有用。”这个受伤的狼人正是满都拉图,他和两名卫紧紧躲藏在隐僻处,没殒石雨中,却被抓了俘虏。

    昂阳闻讯领着唐剑,凌虐天等一帮军官赶到现场,昂阳问明经过,先是当众嘉奖了栓柱拓拔野白云这个战斗小组,说他们执行任务认真负责,号召全体指战员向他们学习,整的三人一人一个大红脸,既高兴又激动多少还有点难为

    昂阳伏下,看看躺在地上的满都拉图,拍拍他的脸,笑道:"我是铁血先锋营指挥官,你是什么人,在狼军中任何职务?"

    满都拉图睁开眼乜视昂阳,轻蔑道:"诈小人,卑鄙之极,胜之不武,也配问某?"

    昂阳早猜到此人份,哈哈大笑道:"岂不闻,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总而言之要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唐剑在一旁紧紧颦着眉似有所悟,其余众人一脸茫然不知所云,昂阳见了心中一动,暗想趁此机会正好向大伙儿传授一些军事知识,遂笑着解释道:“战争当以武力为代表,但在武力战中不可唯力是视,所谓以一挡百,以寡击众,以弱胜强,此不在斗力而主在斗智,若全凭斗力,就是科学上一加一柢能等于二,则寡不能击众,弱不能胜强,战略战术,说穿了就是斗智。”

    昂阳边说边扫视众人,只见不光唐剑的眼睛越来越亮,而且凌虐天等数十个环伺周围的官兵也一副茅塞顿开心有戚戚焉的表,顿感欣慰异常,大声道;“现在,我宣布一条命令!”

    众人昂首站得笔直。

    “从今以后我们的每一次战役或战斗,由最基层的班或战斗小组先提供意见或方法,逐级向上反映及逐级补充提供,最后由最高级做成总结,再交由下级去实施。战斗结束后,同样逐级进行总结,弥补不足增强优势。只有这样,借重大众的智慧,不断的表演各式各样和多姿多彩的大众战术,我们才能在夹缝中求得生存,继而打倒敌人取得胜利,此所谓众志成城而众智必成。”

    “是!”众人齐声道。

    满都拉图听闻至此心悦诚服,方知败得不冤,忽又想起双方乃敌对关系,心中大惊,知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池中之物,若让此人得志,则我狼人危矣。看着边英姿勃勃的昂阳,满都拉图恶向胆边生,奋起余力跳将起来,双手就去掐昂阳的脖子,岂不料昂阳早有防备,一个闪,满都拉图扑了个空,重重摔到地上。众人大惊,几个战士飞快过去将满都拉图死死摁住。

    昂阳神色不变,冷冷瞥了满都拉图一眼:"将他舌头割了,人不要弄死,留着还有用。"说罢转走了,满都拉图盯着昂阳的背影,一颗心越来越凉,他仿佛已经看到一幅画面:苍茫大地上,这个年轻人统领着千军万马将狼人杀得狼奔豕突血流漂橹,人类又一次达到辉煌的顶峰。满都拉图一滴绝望的泪沁出眼角滴落尘埃,人未死,心已死。

    夜黑如墨,山风似刀。远远的一支人马开到金锁关狼人辎重大营门前,有人冲着栅寨上喊道:“快开寨门,统领大人负重伤,需要紧急救治!”

    值勤的狼兵大吃一惊探出头去,只见黑暗中人影憧憧看不清楚,忙大声问道;“口令!”

    “口你妈隔壁的!”寨下大骂道:“还不快去开寨门,耽误了大人救治,要尔等小命!”与此同时一只火把照亮了满都拉图的脸。

    寨墙上的狼兵看得真切,只见统领大人躺在担架上双目紧闭,面色蜡黄,嘴角还留有暗红色的血迹,旁几个虽有些眼生,但狼军玄色的制式盔甲绝对错不了。那几个狼兵吓得一哆嗦,急忙咚咚咚跑下寨墙,打开了寨门。

    寨门堪堪开出一条缝,狼兵可看清楚了,这是一张满面狰狞的人脸。

    “啊!”狼兵失声大叫,急忙去关寨门,哪里还来得及,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从门上传来,不由自主的被撞飞出去。

    凌虐天一脚踹开寨门,哈哈狂笑道:“弟兄们,杀狼啊!”后无数的人影呐喊着洪水一样冲进了狼人辎重大营,而重伤的满都拉图早被扔到一旁再也无人问津。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