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 杀手唐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那杀手蜷缩在地上浑抖个不停,早已昏迷不醒。.昂阳蹲到那人前,将他脸上的黑纱扯下,露出一张青年男子的脸。只见此人满脸细密的汗水,双眼紧闭,薄薄的嘴唇抖个不停,白净的面皮,高耸的鼻梁,一双剑眉又黑又重斜飞入鬓。

    昂阳心中一惊,原来此人乍一看与他有几分相像,只不过昂阳脸型略显方正,而此人脸型瘦长。

    见这人如此痛苦,昂阳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对张鼓道:"看他如此年轻,一功夫修来不易,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不能看他死在这吧,且救他一回,好么?"

    张鼓略有迟疑道:"万一救了他,他再来害人,怎么办?"

    昂阳摸摸藏在衣服里的小枪,笑道:"不怕,某自有法宝对付他。"张鼓叹了口气,理了理鬓前凌乱的头发,不愿道:“好吧,只要你高兴。”

    两人将那人抬到二楼的杂货屋,安置在大桌子上,盖上厚厚的被子,那人才平稳很多,不在颤抖,只是一直昏迷不醒。

    张鼓颦着眉:"这人手甚高,我的那两条狗狗恐怕是被他动了手脚,不知是死是活,你出去找找,顺便处理一下善后,我先看着他,也不知何时才能醒。"

    昂阳道:"好吧,我就在附近,有事你喊我。"

    张鼓甜甜一笑道:“知道啦,快去吧。”昂阳点点头,起下了楼。

    张鼓目视昂阳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转角,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她神色复杂的看着不醒人事的杀手,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最后像是下定某种决心,低低喟叹一声,起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羊脂白瓷瓶,从瓶里倒出一粒圆溜溜的小红药丸,撬开那人紧闭的嘴,塞了进去,然后坐下托着香腮,静静的等待。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那人肚里一阵咕咕作响,放了几个,随后一阵剧烈的咳嗽,从昏睡中醒来。

    那人匍一清醒,双臂猛地一撑桌面,就想飞跃起,不料浑绵软无力骨软筋麻,平时稔熟无比的动作竟做不到,又重重的摔在桌面上。

    张鼓冷笑道:"别白费心思了,你此时浑的神经系统都处在不应机的状态,没有五六天的休养,你下不了,现在你也就剩下嘴能动了。"

    那人低咳两声,嘶声道:"魔女,为什么要救我,你到底有何诡计,奉劝你别白费心机了,给小爷来了痛快吧。"

    张鼓面若冰霜:"想死,没那么容易,告诉你,我朋友想救你,你就必须得活着,想死都不成。“

    那人露出玩味的神:"不愧是从蘅芜仙宫出来的,好大的口气。不过你们想让我活着,我貌似也没什么意见,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倒是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凡人谈,真真是得了失心症,若让你们宫主得知,那就有好戏看了,看你将来走到哪一步?”

    张鼓冷冷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警告你,胆敢乱说话,我管教你尝遍蘅芜宫十大酷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人冷笑连连,不置可否。两人都不再说话,气氛陷入一片尴尬的死寂,突然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打破了平静。只听一个声音道:"妹纸,我知道这杀手是谁了。"随着声音,昂阳兴冲冲的跑进来。

    张鼓换了一副表,起相迎:"阳大哥,他醒了。"

    "这么快!"昂阳颇为惊奇,走到杀手边,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道"唐剑,你醒了。"

    "不错,我就是传说中人见人,花见花开,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的浪子——唐剑。”那人满脸惊讶:“你怎么认得我?"

    昂阳并没有回应他,而是用火的双眸满怀深的看着张鼓:"若不是他们错把我认成你,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当然我也不会邂逅小鼓。"

    张鼓粉面通红,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

    唐剑笑道:"噢……原来你就是把黄小花气的半死的的扑克高手。阁下不但扑克打得好,胆还大。竟然敢惹谁都不敢招惹的人,呃……”

    张鼓突然一阵咳嗽,锐利的双眸直盯着唐剑,如果目光能杀人,唐剑早死了一万次。

    "谁?你说谁,我不该招惹谁?"昂阳一副不解的样子。

    "当然是……"唐剑感到一阵恶寒,偷偷看了张鼓一眼,只见她突然冲自己笑了笑,露出一口小白牙。

    唐剑心头一颤,谁都知道蘅芜仙宫出来的人是不能拿常理衡量的,据说她们笑的越是灿烂,心中就越恨那个人,那人一定会死的很惨。

    "当然是——我!"唐剑暗暗抹了把冷汗,关键时刻改了口,自我解嘲道:"我这个人说话,有时是有那么一点点大喘气的。"

    “你?”昂阳糊涂了:“貌似足下是来找我们的麻烦吧,怎么能说我罪过你呢?”

    "怎么会没有?……啊……那啥……想我唐剑玉树临风、风流潇洒、聪明绝顶、惊才绝艳,不知江湖上有多少人嫉妒我……多年我来纵横大江南北,黄河两岸,我怕过谁,服过谁?我谁也不服,就是昨天喝醉的时候,扶过一回墙……”唐剑东拉西扯,满嘴不知所云。

    "……喝酒,唉,对啦,我昨天不是和黄小花一块儿喝酒吗,她就骂我天天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是天下第一等的聪明人,其实是坐井之蛙,狗不是。他就知道一个比我聪明十倍的人。我当时就火啦,问他是谁。黄小花拗不过我,就讲了你们赌斗勾对的事……你这不是招惹我了吗?”唐剑绞尽脑汁,总算将话头圆了回来。

    张鼓两只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感觉这浪子张剑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哦,这么回事。”昂阳恍然大悟,笑着对张剑说:“不服是吧?没关系,哥们儿**各种不服,找机会咱们切磋切磋。”

    “行啊,谁怕谁呀。”唐剑也来劲儿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闲来无事,先是pk勾对,后又觉得不过瘾,又pk象棋和围棋。昂阳感觉唐剑果然不可小觑,绝顶聪明悟超强。本来唐剑是不会玩象棋和围棋的,都是昂阳教的他。不过三天下来,唐剑已领会其中的精髓,常常举一反三,妙招频出,与昂阳斗的不亦乐乎,两人经常为了一步棋的得失争的面红耳赤。

    数后唐剑体好了七七八八,此时他已经对象棋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对昂阳说:“扑克太简单,围棋太伤,还是象棋简洁明了,短兵相接,咱们就下象棋,看看鹿死谁手。”

    昂阳笑道:“我浸此道十几年,你可别说我欺负你。”唐剑反唇相讥:“谁虐谁还不一定呢。你输了,可不准哭鼻子呦。”两人遂连下三天象棋,结果互有胜负,不分伯仲。最后惺惺相惜,引为平生知己。

    唐剑佩服昂阳棋风堂堂皇皇,布局大气,且稳重厚实,步步为营;而昂阳敬佩唐剑的思维异于常人,常能独辟蹊径,别出机杼,而且韧十足,即使处于极端被动的况下,也能顽强抵抗,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发起反击,后招层出不穷。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