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 昂阳的初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昂阳正得意之时,吱呀一声院门开了,一阵风灌进来,张鼓袅袅婷婷站在门口,金色的阳光照在她光洁的脸上,显得明艳动人。.

    昂阳急忙从车上跳下,笑道:"大清早的,就不见你的人影,干嘛去了?"

    张鼓却是满脸惊异,指着自行车半天说不出话来,双眼睁得溜圆,鼻翼扇动长吁了几口气才艰难道:"这是你修好的,而且你还会骑?"

    昂阳一幅云淡风轻理所当然高深莫测的高人表:"这有何难?对我来说易如翻掌观纹。"

    张鼓围着车子转了两圈,摸摸这看看那,不释手啧啧称奇不已,一副跃跃试的样子。然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昂阳下命令:"你教我骑。"昂阳笑道:"我还不太会呢。"

    张鼓拉着昂阳袖口撒道:"阳哥哥,你教教我嘛。"

    昂阳哪经过这阵势,顿时觉得心驰神摇,双脚发软如踩云端,忙满口应:"好,好,好,这就教你。"

    张鼓甜甜一笑:"这还差不多。"

    昂阳扶住车座,对张鼓说:"来,上来吧,先掌好车把,别害怕,有我在,摔不着你。"

    张鼓小心翼翼的坐到车座上,还嘱咐昂阳:"你可千万别松手啊。"

    昂阳笑道:"放心吧,打死我也不松手。"

    张鼓歪歪扭扭的骑出去,脚一点一点的蹬着车蹬,双手却掌控不好平衡,车子歪歪扭扭,晃去晃来,终于一不留神,车把拧死,张鼓失声"啊"的一声大叫,顺势就要倒。

    昂阳手疾眼快,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揽在怀里。正值夏天,两人衣服穿的都很单薄。张鼓觉得昂阳一双大手如有魔力,带着丝丝的力搂住自己的腰。她浑发软慵懒无力,面庞阵阵燥,心头犹如小鹿乱撞,一时失了方寸。

    昂阳只觉得怀里的躯微微颤抖,手掌下的肌肤又酥又软,又滑又腻且弹十足,手感舒服至极。

    咣当一声,车子倒在地上,将二人惊醒.张鼓忙站好姿,只见她面赛桃花,双眸似两泓水,而昂阳早已迷失融化其中,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阳光明媚,阶花庭柳,少男少女窦初开,完美的好像童话故事。

    两人温存良久,张鼓突然感觉庭院有点太安静了,似乎不太对劲,叫道:"大黄,二黄!"

    昂阳正沉浸在甜蜜之中,闻言吓了一跳,问:"你这叫谁呢。"

    张鼓莞尔一笑:"昨晚追的你的那两只小狗。"

    昂阳可是记忆犹新,那两条恶犬可不是善茬儿,奇道:"你没牵它俩出去?一大早就没见它们,我还以为你遛狗去了。""

    张鼓道:"没有啊,你知道的我的工作就是给宫里修理那些老玩意儿,我一大早把你昨天修好的打火机送到宫里去了。"

    两人忙到狗舍寻找一圈,毫无踪迹。张鼓思索道:"莫非趁我不在家,跑到外面街上去了?"说着就朝门口走去,试图到门外去寻找。

    张鼓还没走到门口,忽听昂阳在后惊叫道:“小心!”

    “啊!”张鼓大惊。

    与此同时,杀机浮现,原来悬山门楼的邸吻上趴伏着一个蒙面人,两人都没有察觉。此人见张鼓向门口走来,暴然起,如苍鹰搏兔直扑张鼓。

    电光火石一霎那,那人已侵到张鼓面前,张鼓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木雕泥塑般眼睁睁看着一柄又细又长的银剑直刺咽喉。

    近在咫尺!张鼓甚至看见那人眼角眉梢的一抹笑意,原来他才是杀手,黄小花布局险至斯。

    一切都无法避免了吗?

    昂阳的初恋,刚有点朦胧的感觉,就要被人扼杀吗?

    昂阳并不那样认为,他非常生气。要知道目前的他可不是一般人,而是上世的昂阳和这世的阿阳的合体加强版,精神力和感知力超逾常人。就在那人杀机一现的瞬间,他已有所感应。就在那人直扑张鼓的瞬间,他的手迅速伸进怀里,掏出那把得自昌鑫,金光闪闪的小枪,瞄准杀手,手指扣动扳机,一道白光一闪而没。

    那杀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手是相当的了得,比当年的猿金城强太多了。当昂阳掏出手枪,叩动扳机的刹那,那人本能的感到有巨大的危险,人在空中,当机立断,放弃任务,强行一扭腰,生生向旁挪开半尺,避开了快若闪电的一枪。

    昂阳见那人躲开,吃惊不小,知此人武功高强,大概也是凌虐天那种级别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甚至不敢用眼睛去瞄准,那样太浪费时间,怕给此人可乘之机。只是手腕微调,全凭感觉,用神志锁定那人,"啪"又是一枪。

    那人刚刚完成一个超高难度动作,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时,知这一枪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关键时刻方显英雄本色,那人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如此不利的况下,还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霎那,估计也就万分之一秒的时间,人的思维根本跟不上,那人本能的将剑在前一当,"叮"的一声令人牙酸的金石之声,白光刚好被剑挡住,反到一边的石榴树上。

    那人形在空中一震,掉了下来,萎顿于地,手中银光灿灿的宝剑,咔吧断成两节,剑尖斜着飞出,哚的一声插在地上,兀自颤个不停。再看那棵郁郁葱葱的被白光击中的石榴树,眼见着嫩绿的枝叶渐渐枯黄,纷纷飘落。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那人暴起,到最后跌落地面,一连串的变化只不过弹指间的功夫,张鼓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脸色苍白神复杂,大眼睛里充面了震惊、狐疑,但是恰恰没有恐惧,只是她是背对着昂阳,所以她的表昂阳看不到。

    "小鼓,你怎样?"昂阳飞快的跑过来,关切之溢于言表。

    张鼓复杂的神一闪而没,"啊"的一声惊叫,仿佛才清醒过来,翻扑到昂阳怀里,哭道:"好险,吓死人了!"

    昂阳见她并无大碍才放下心来。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