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逃离树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夜阑人静,苍穹像一块黑幕,笼罩了大地。.整个树村都睡着了,四周静悄悄的,偶尔远处传来几声夜枭难听的叫声。

    昂阳,凌虐天悄悄放翻奴隶营守门的警卫,凌虐天稍稍用力,掰断门锁,打开营门。里面的人早被惊醒,不知是福是祸,瞪大眼睛,局促不安的动着。

    昂阳大步进了屋,压低声营道:"兄弟们,别怕,是我。"

    土离等人围上来,含泪道:"昂少爷,兄弟们可想你哩,你咋这晚来啦?"自从幽岚城回来,土离几个又被关进奴隶营,没少吃苦。

    昂阳也很激动,逐个拍过众人肩膀,道:"长话短说。我跟树贤闹翻了,也不想呆下去了,咱们一起去头疼谷,敢不?"

    土离等人如听了大喜过望。

    "早就盼这一天哩。"

    "走,走回头疼谷,见老婆孩子去……"众人纷纷嚷道。

    昂阳此时早豁出去了,只觉得壮怀激烈,大手一挥:"走!"领着人们离了奴隶营,汇合了小惠,一路上小心翼翼屏气希声,很快就到了小校场。

    小校场毗邻寨们,昂阳走在最前头,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默默祷告:"快点,再快点,过了小校场就安全了”。

    突然,异变陡生,小校场亮起无数火把,如同白昼。树权,哼哈兄弟头戴兜鍪,着重铠,手持利刃,满脸戏虐的拦住去路。后无数的弓箭手张弓搭箭,三棱形的箭簇泛着点点寒光。

    昂阳一颗心沉入谷底,再往两侧看,重重叠叠的树族勇士严阵以待。甭问,后路肯定也被堵死了。

    树权的脸在火光中被拉的很长,没有一丝表,僵硬的如同石雕,只听他沉声问:"阿阳,你要干什么?"

    昂阳心里一翻,虽然是早就决定的事,但当着树权的面,直言不讳的承认,还是需要勇气的。毕竟在树贤麾下这么多年,昂阳内心还是有一些束手束脚的感觉。

    昂阳猛然把腰杆得笔直,盯着树权眼睛镇定的说道:"我要走,带着所有的人类奴隶走!"

    树权闻言怒不可遏,就像喷发的火山,咆哮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对得起树族的列祖列宗?你对得起你爸?你是铁了心要叛族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昂阳心如磐石,反唇诘问:"你纵容儿子,抢男霸女,嫉贤妒能,私通仇敌,妄想独霸树村,就对得起我父?就对得起列祖列宗?"

    树权脸色铁青,额头青筋蹦起老高,象蟠结的蚯蚓。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愈发显得恐怖,只听他喉咙里发出嘶嚎:",给我死他们!"

    "嘣、嘣、嘣……"一阵弓弦声响起,密麻麻的箭镝夹着雷霆万钧之势飞出。

    昂阳没想到树权如此绝,面对密如飞蝗的箭簇,手无寸铁的人族还有几个能活命?他睚眦俱裂,摧心扯腑的喊:"不!"怎奈为时已晚,旁已响起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一支雕翎箭闪电般飞来,直奔昂阳眉心,昂阳瞳孔瞬间缩小,再想躲已然来不及了。

    "哗啷啷!"清越的金铁交击之声,一条黑魆魆乌沉沉的锁链将雕翎箭击飞,

    凌虐天抢步昂阳前,一条铁链舞的风车一般,密不透风。原来凌虐天的兵器就是这条锁链,平时缠在上,两个袖口留出两个头,使用时可长可短,鬼神莫测。前文里,凌虐天用过两回:一回擒拿老鼠用的就是它。另一回向虐天将锁链缠在手上,护住手心,空手入白刃抵住了阿哼的刀。

    凌虐天如同癫痫的猛虎,狂暴的角龙,疯狂的舞动锁链,拨打雕翎,护住昂阳和小惠母子,一面急切的问昂阳:"怎么办?你快拿个主意,不然大家都完蛋。"

    昂阳也心急如焚,下意识的四周环顾一匝,忽见右壁厢一个矮胖敦实的影站在弓箭手阵中,看材好像是树刚。

    昂阳福灵心至,思忖也许是个机会,拔出腰刀,振臂高呼:"兄弟们,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跟着我往外冲。"心中暗暗祷告,希望那人一定要是树刚,不然今天可就完啦。原来树刚此人面冷心,诙谐幽默,平和昂阳最投脾气。

    众人抖擞精神,迎着箭雨,踊跃向前,须臾竟冲进右厢壁箭阵之中,双方战士纠缠在一处,只杀的天昏地暗。昂阳径直扑向粗壮的影,果不其然,真是树刚。

    昂阳心头暗喜,大喝一声,双脚好似不沾地,飞奔到树刚近前,拔刀佯攻。

    树刚见昂阳奔已到眼前他而来,面容尴尬表僵硬,走也不是,战也不是,进退维谷之际,忽听昂阳悲声道:"刚叔,救命!"

    树刚不由心中一颤,叹道:"阿阳,这何苦来着?"昂阳亦叹道:"刚叔,一言难尽啊!小侄不求荣华富贵,但求问心无愧。是非因果,自有后人评说,今且救我一命。不枉你我叔侄相识一场。"

    树刚瞑目点点头,故意买了个破绽,被昂阳一脚踢倒,口中叫道:"好厉害,俺不是对手。"变相的闪开出一条道路。

    昂阳压低声音道了声:“多谢!”

    此时树权,哼哈兄弟见事不妙,领着大队人马杀奔过来。怎奈还是慢了一步,昂阳率领众人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匆匆翻过寨墙。慌不择路,拔腿狂奔。

    树权狠狠瞪了树刚一眼,厉声道:“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死活都要给我追回来。”

    哼哈兄弟答应一声,便领着曲部追了下去。

    闪电般的箭矢不断从旁掠过。人族队伍中不时有人闷哼倒下,旁人根本无暇救援。中箭之人被阿哼阿哈撵上,就是一阵刀劈斧砍。昂阳此时又恨又悔但事已至此,复又何言,横下心来,逃命吧。

    突然小惠气喘吁吁喊道:"昂阳大哥,不行啦,恒繇跑不动啦。"

    昂阳扭头一看,恒繇小脸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佝偻着腰,气喘的厉害。

    昂阳弯腰抱起恒繇,边跑边大声说道:"跑,快跑,谁有多块跑多快,跑不动就是死。"

    "跑啊!"凌虐天喊道,"大家不要松劲,看谁是狗熊?它咱们头疼谷相聚,一个都不能少!"

    "对!绝不能输给树人,我们人类不是孬种!"众人纷纷响应,脚下加紧。

    这一夜,影动星河近,月明无点尘,桧柏惊倦雀,血泪洒征程。大部分的人没能逃出哼哈兄弟的追杀,被杀得,走失散的,失足跌下树而死的不可计数。

    这一夜人类的献血洒满逃亡之路,妖异的火光,破空的利箭,人们惊恐的眼睛,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组成一曲悲歌,吟唱着末世之殇。

    这一夜就像一场长长的噩梦,在今后的岁月里无数次走进昂阳的记忆深处,提醒着他,鞭策着他。

    晨曦微熹,雁鸣惊醒苍穹,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鸡唱莺啼,松篁交翠,好一派北国风光。

    昂阳似从梦中醒来,在地上坐着清点人数,恓恓惶惶就剩五个人凌虐天、恒繇、自己还有两个叫不上名来。小惠、润星、土离等一众人都在夜里失散,不知是生是死,恐怕凶多吉少了。

    恒繇扑到昂阳怀里,哭喊着要妈妈。昂阳给他擦擦眼泪,抱着他安慰道:"好孩子,莫哭莫哭,妈妈已经回头疼谷了,咱们到头疼谷去,就能找到你妈妈。"

    "真的?阳叔,你可别唬我?"恒繇已经八岁了,有着小孩子的狡觉。

    "叔不哄你,叔一定找到你妈妈。到了头疼谷,还你个好妈妈。”昂阳望着恒繇明亮的祈盼的眼睛,不由一阵心酸,只能随口的敷衍,小惠和润星恐怕早已凶多吉少了。

    "走,上路了。"凌虐天长而起,四人陆续站起,拍拍上的尘土,回向树村的方向看了看,转过来,望着前途未卜的远方,迎着朝霞,一路向南而行。

     dian>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