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智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昂阳心中大定,咬牙道:“能,什么事?你说吧。.”

    袁金城笑道:“好,快人快语,我今前来有件小事,由于上届天狗军统领素餐尸位,无所作为。所以被我大圣至神高皇帝陛下贬回京师,听参受审去了。特命兄弟来接管军队,绥靖地方,特别是要大力提高白精果的收成。今天我来通知诸位,今后每月白精果的上交量要比往昔翻上一倍,就是每月2枚,若是完不成任务……”

    袁金城声音拉得很长,冷冷的注视着昂阳,狞笑道:“全族格杀勿论,寸草不留!”

    昂阳脑袋“嗡”的一声,如被打了焦雷一样,只觉得满腔的无助,绝望和愤懑,只想拉出宝刀,跟天狗拼个痛快。转念又想,天狗势大,不可轻举妄动。头脑急速的旋转,一时间转过千百个念头,心中细细盘算:

    二百枚白精果几乎是全族每月的总产量,都给了天狗军,阖族上下吃什么,喝什么?这袁金城是什么目的?说的是真的还是诈语?想给我们来个下马威?沉默良久,才艰难的笑道:

    “大人明鉴,现在已过了白精树的果熟期,再过两三个月寒冬将至,到时大雪封林,更是一果难觅。还请大人宽限些时,等明年回大地,草长莺飞,再做道理。”

    袁金城“桀桀”一阵怪笑,道:“小子,别做梦啦。这是皇帝陛下的圣谕,胆敢违抗者格杀勿论。我奉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采白精果,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有不臣之心抄家灭族就在眼前!”

    袁金城的一席话使在场树人无不惊骇,人人自危,只觉得树族这次是走投无路,在劫难逃了。

    阿哈当场就炸了毛,一晃手中镔铁大棍,嚷道:“这鸟皇上忒欺负人,咱们左右是个死,反他娘的吧!”

    袁金城抱着肩膀,微眯着眼,只见树人群激愤,有几个颇为意动摩拳擦掌的,大喝一声:“哪个敢动!”校场内顿时剑拔弩张,空气紧张的一触即发。昂阳不敢想象一旦开战,局势会转变成什么样,忙不迭叫道:“冷静,冷静,有话好商量,都不要妄动。”又劈手夺过阿哼的镔铁大棍,掷在地上,喝道:“还不退下,再敢胡言乱语,以叛族罪论处。”

    阿哼跌足长叹,潸然泪下:“完啦,完啦,树族完蛋啦,我们都是千古罪人呀!”说着颓废的慢慢退下,隐入人群之中。

    昂阳毕竟两世为人,经验丰富,想了想道:“我们完不成任务,袁大人自然也完不成任务,这样一来,想必袁大人也没好果子吃喽?”袁金城被说中心事,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苦笑道:“好像是这样,如今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

    昂阳心想,这就好办了,眉头一皱,计上心头,笑道:“我这有一件宝贝,或可解大人之忧。”袁金城奇道:“是何宝贝,快拿来我看。”昂阳朗声问道:“树庆东,庆东来了么?”

    人群有人忙答道:“人在呢,阳少爷,我在这。”

    “去取一坛澧酒来”昂阳吩咐道。

    须臾树庆东气喘吁吁抱来一坛酒,递给昂阳。昂阳拍掉封口,仰脖灌了一口,笑道:“好酒!袁大人你尝尝。”

    袁金城接过酒坛晃了晃,沉甸甸的,里面装满液体。狐疑的看着昂阳,暗自思忖,这小子耍什么花样?转念又想,自己率大军突袭,如泰山压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谋诡计不过是笑话而已。皇帝陛下当年教我兵法之时曾有云:“夫善战者,求之于势,任势择人,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如今势比人强,料也无妨。遂举起酒坛抿了一口,只辣的抓耳挠腮,不过口齿间却觉得余韵悠远,回味无穷。

    昂阳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滋味如何?”

    袁金城匝匝嘴,没说话,递给旁的干瘦猿人,道:“昌鑫,你也来尝尝。”那昌鑫一愣,露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嘬了一小口,夸张的叫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这个是酒呀,大人得此琼浆,献于陛下,今后飞黄腾达指可待呀。”袁金城心花怒放,两只小红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昂阳,面色也缓和了许多。

    昂阳在一旁察言观色,趁机进言道:“小人虽于统领初次谋面,但内心却与大人亲近无比,好似多年老友。大人鞍马劳顿,今天色已晚,阳恳请统领大人留宿一夜,等明天光放亮,再走也不迟。”

    袁金城没料到昂阳有此请求,颇为踌躇,“这……”转脸用眼神征求昌鑫的意见。那昌鑫眼珠转了转,凑到袁金城耳边,小声说:“酿果酒是需要配方的,大人若是想得到这酒的酿制秘方,不妨答应他,看看有没有机会……。”

    袁金城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拉起昂阳的手,

    打个哈哈,道:“那本统领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快领我进去吧,不瞒你说,本官和儿郎们还真是有些累了。”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就像两只自以为谋得逞的老狐狸,手挽手走进树村。谁也没看到后的昌鑫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神秘笑容。

    众树人忙前忙后将天狗军百十号人安顿好,昂阳令人将最好的房间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一应用物准备齐全请袁金城居住。袁金城上上下下巡视一圈,非常满意,对昂阳大加赞赏。昂阳施礼道:“能请到统领大人,小人无上荣光,请大人好生休息,小人先行告退了。”

    袁金城笑道:“你也辛苦了,下去吧。”

    昌鑫目送昂阳远去,若有所思到:“大人观这少年如何?”

    袁金城坐在木凳上,仰头灌了一杯酒,道:“能屈能伸,八面玲珑,是个人物。老昌,过来喝两杯,果酒着实不错呢。”

    昌鑫坐下来,拿起酒杯嘬了一口酒,目光闪烁,突然道:“大帝治军严谨,军令如山。咱们假传圣旨,敲诈树人之事,若是被大帝知晓,只怕是十死无生啊。”

    袁金城哈哈大笑道:“老昌,你是有所不知呀,大帝现在正厉兵秣马,准备与该死的狼人争夺地下城的入口。你也知道咱们与狼人久战沙场,双方势力犬牙交错,势均力敌,到时候双方百万大军云集,打个不亦乐乎,谁知道何时能分得出胜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咱们天狗军就是土皇上,谁也管不着。天是王大,我就是王二。”

    昌鑫一惊,道:“大人算无遗策,令人钦佩,小小树族何足挂齿,早晚要屈服大人之手。”

    袁金城忽地沉下脸色,道:“有些事心中有数就是了,不必说出口。话说多了,就没意思了,是非之地,当心隔墙有耳。”

    昌鑫惶恐道:“卑职知错,卑职鲁莽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