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果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次,天光大亮,上三竿。<冰火#中文.阿阳一场好睡,迷迷糊糊听得有人急切的呼唤声:

    “阳少爷,阳少爷醒了吗?阳少爷……”

    阿阳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谁呀,有什麽事?”来人蹬蹬闯进来,面容焦急,施了一礼,压低声音道:“阳少爷,你醒啦,太好了,我都叫你老半天了。我是族长大人的亲兵树丰呀,你快去看看吧,族长大人病加重了。”

    阿阳大吃一惊,胡乱披上衣裳,跟来人匆匆赶往树权处。到了树权旁,只见树权满脸通红,脑袋也肿了几分,盖着厚厚的麻布被子不停的打摆子。阿阳见此景,可处理不了,急忙唤昂阳出来。昂阳伸手摸了摸树权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心中暗暗叫苦:坏事,坏事,肯定是伤口感染了,这可怎么办?轻轻扒开树权衣服查看,只见缝合口又红又肿,已经有些溃烂了。

    昂阳握紧树权的手说:“大伯,我是阿阳,你听得到么?”

    树权双目紧闭,嘴角扯动几下,似是笑了笑道:“阿阳,你来啦,我头晕目眩周冷得厉害,怕是命不久矣。只是壮志未酬,心有不甘呀。我的衣钵你要好好继承,知道么?”

    昂阳心中一阵酸楚,道:“伯父,您吉人天相,定能化险为夷的。我这就想办法医治你。”

    昂阳知道这是伤口感染,此时此景没有任何拮抗药物。急得像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这时有亲兵禀报:“管仓储的树庆东有要事求见。”

    昂阳心中一阵烦乱,没好气道:“净添乱,不知道族长需要静养吗?不见!”

    亲卫转正要出去,却被树权挥手叫住:“树庆东掌管仓储,干系重大。阿阳你是要做族长的人啦,切不可意气用事,让他进来,看有何事?”昂阳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量不高,腰背有些佝偻的汉子战战兢兢走进来,跪下施礼道:“庆东拜见族长大人,拜见阳少爷。”

    昂阳问道:“庆东快快请起,你有何事?”树庆东跪在地上道:“由于天气炎再加上有三枚白精果本就有破损,已经开始腐烂了,特禀报族长大人与阳少爷得知。”

    昂阳心忧树权的病,哪里顾得了这些,跌足道:“我知道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你的责任,退下吧。”树庆东施了一礼,转离开。

    昂阳突然从他上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的酒气味。心中一动,隐隐感到大伯的病也许有所转机,却又茫茫然抓不住要点,叫道:“庆东,留步。”

    树庆东浑一震,以为阿阳改变主意,要治他的罪。转又跪倒在地,颤声道:“阳少爷还有什麽吩咐?”

    昂阳走到他面前,温声道:“你不要害怕,站起来,我并非治罪于你,只是有几句话问你。”树庆东如释重负,暗出一口长气,站起来道:“少爷想问什么?凡是我知道的。”

    昂阳围着他转了两圈,又提鼻子嗅了嗅,确定那酒气来自他上,问道:“你上什么味如此辛辣刺鼻?”

    庆东恭答道:“正是白精果坏掉之后散发的味。”

    “哦……”

    昂阳若有所思,自语道:“还特别的。”

    没想到,树庆东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好玄没跳起来。

    只见树庆东舌头,满脸陶醉的说:“这算什么,白精果坏掉之后经过密封炮制,得到澄清的液体,那味才叫辛辣。”

    “那是果酒!”

    昂阳喜出望外,抓着庆东衣领急促追问:“那东西你还有没有?”树庆东吓傻了,不知道阳少爷为何如此兴奋,只是木呆呆的点头。

    昂阳道:“速拿来我看。”

    树庆东如蒙大赦,转逃了出去。昂阳兴奋的搓着两只手,忖度这果酒大约能消毒杀菌,那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须臾,庆东抱着个小坛子,满头大汗的跑进来。昂阳急不可耐的接过坛子,拍开封口,命卫兵取来两只海碗,“汩汩”斟满两碗酒。顿时浓郁的酒气弥漫整个空间,醉人的酒香沁人心脾。

    昂阳端起一碗,抿了一小口,火辣辣的,如同一团火吞进肚里。呛得气血翻腾,“咔,咔……”连咳不止,这酒还真给力。

    昂阳用力拍着树庆东肩头,喜道:“真是烈酒。庆东,你真是我的福将,这次可立下大功了。我要重赏你,说吧,想要什么?”

    树庆东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迟疑一会,鼓足勇气,看着昂阳脸色,小心翼翼地说:“原来这东西叫做酒,少爷真是博学多识,小人不求别的,只求少爷以后将坏掉的白精果都交由小人处理。”

    昂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你是要用来酿酒吗?”

    树庆东只觉得阳少爷双目一下洞彻他的心意,不敢隐瞒,忙双膝跪倒道:“正是如此,少爷明鉴,果酒虽辛辣刺鼻,小人却甘之如饴,喝上一口,好似神仙。”

    昂阳笑道:“没想到你竟是个酒鬼,好吧,就依你,只是酒要少吃,事要多知。不可饮酒误事,知道吗?”

    树庆东感恩涕零:“小人不敢,小人谨记阳少爷教诲,阳少爷待庆东恩重如山,庆东粉碎骨也无以为报……”

    昂阳笑道:“行了,甭拍马啦。我还有要事,你把酒坛留下,退下吧。”树庆东千恩万谢,欢天喜地的走了。

    昂阳用果酒浸湿一条粗麻布巾,帮树权擦拭前额,前,腋窝,足底等处,最后敷贴于额头之上。丝丝亮亮的感觉使树权为之一振,头脑也清醒了许多。睁开双眼问道:“这是何物?我感觉好多了。”

    昂阳笑道:“是白精果澧酒,本是饮品却有祛暑降温,消疮化毒的功效。”又将树权伤口脓液引流出去,用果酒细细冲洗,然后将最内层敷料浸满酒重新包扎固定好。嘱咐树权好好休息,叮咛卫兵好生侍候,若有病变化随时通知他。又寥寥说了几句话,告辞离开。

     dian>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