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白精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合气于漠 书名:末世求活
    翌,天空渐亮,红喷薄而出,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

    阿阳早早起来,觉得神清气爽,和老树忠饱餐战饭。饭后树忠进进出出的准备许多麻绳和其他一些应用之物。

    不多时树权和哼哈兄弟来了,三人红着脸羞愧难当,树忠摆摆手表示不必介怀。又等了一会儿,陆陆续续人来齐了,阿阳默默数了数,想加上自己共是九个人。

    树权大手一挥“出发”,九人出了树村,一路向东,逶迤前行。渐渐林中景色有了变化,狭长的树叶变的宽阔圆润,枝条也大多蜿蜒盘曲,不知名的小虫飞来飞去,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香甜气。又走了一程,香甜气越来越浓,阿阳觉得呼出的空气中都粘腻腻的。

    昂阳在心中道:想不到这白精果树竟香甜至斯。白精果又会妖孽成啥样?真是让人期待呀。阿阳解释道:白精果树会分泌一种亮晶晶,粘腻腻的树汁,这树汁香甜无比,在阳光下极易挥发,这里香雾滴,定有许多白精果在下边。

    树权停下脚步,选中一棵三四人都不能合抱的白精果树,这大树枝繁叶茂,香甜之气萦鼻。树权点点头,道:“就在这吧。”众人将大树团团围住,双膝跪倒顶礼膜拜,树贤口中念念有词,祈祷伟大的树神保佑此次采果顺利平安。

    礼毕,大家站起来,个个神肃穆,面色凝重。树权环视一周,道:“采白精果就像鬼门关走一遭,哪个勇士主动请缨,为我们摘得头筹?”

    众人面面相觑,沉默半晌。树忠越众而出,朗声道:“我父子愿采得白精果献于族长大人。”树权摇摇头道:“贤弟勇气可嘉,只是贤弟年岁已高,还是让给年轻人吧。”

    树忠道:“多谢大哥美意,只是昨族内丢失白精果,我儿阿阳亦有嫌疑,今就算将功补过,再者给他们年轻人做个表率吧。”

    树权点点头,道:“那贤弟多加小心,祝贤弟马到成功。”

    阿阳既兴奋又紧张,树忠拍拍他肩头问道:“怕吗?”阿阳倔强得说:“不怕!”树忠道:“那就好,不要怕,有我呢!”

    众人用麻布衣服将二人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只露两只眼睛。两人将麻绳在腰间盘好,树忠斜挎腰刀,顺着树干,树忠在前阿阳在后,慢慢爬了下去。

    白精果树特有的香气愈来愈浓,仿佛连空气都凝结了。阿阳觉得目不能远视,耳不能闻,甚至呼吸都抑制了。枝条上凝结出很多汁液,纷纷滴落,像极了飘逸的秋雨。

    树忠停下脚步,将腰上的绳子解下一头,绕过一根碗口粗的横枝,交到阿阳手中,另一头在腰间系牢,道:“你就在这等我吧,约莫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听到我的叫声,就拼命的把我拉上去,慢了一步只怕白精果采不到,为父也将枉费命。”

    阿阳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望着树忠的双眼:“父亲还是我去吧,”树忠欣慰的笑了笑,道:“你还小,仔细看着,用心学就好了,真希望你今生都不必采白精果。”树忠深深吸一口气,眼睛死死的盯着白精果,盘算好距离,纵跃下,绳子“啪”被绷得笔直。阿阳瞪大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只见树忠形矫健,如猎豹一般微微曲着背,双脚猛的一蹬树干,绳子一体箭弹一般出去,直扑那白精果,又回来,如此三四次。然后仰头向阿阳叫道:“阿阳,快拉绳子!”

    阿阳闻听,拼命的拉着绳子,不多时就露出树忠白苍苍的魁首。树忠口中叫道:“阿阳,快跑!”

    霎时,寂静一片的树林过电似的动起来,阿阳拢目光观瞧,只见树忠后无数的色彩斑斓的毒虫和毒蛇潮水似的蔓延而来,刺鼻的腥气令人作呕,满眼的蠕动,使整个树林都沸腾了。

    突然一条碧油油的青蛇将体一弓,腾空飞起,斜刺里直扑树忠后脑。阿阳惊骇万状,失声叫道:“爸爸,小心!”树忠形并不停顿,双耳听声辨位,腰刀匹练般挥出,这一刀又快又急,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正斩中蛇头。血光迸现,蛇头几乎被斩断,只与蛇连着一点皮,打着旋,擦着树忠的白发掉了下去。树忠反手回到将腰间的绳子斩断。一刀两用,妙到豪巅。

    阿阳看得神驰目眩,可现在不是回味的时候,逃命要紧。两人飞快脱掉沾满树汁的外衣,连滚带爬窜了上去。奇怪的是,毒物们并没有继续追击,徘徊了一会儿径自退了。

    树权众人正等得心焦舌燥,看见二人上来,忙围拢过来,树忠讲述采果经历,众人皆唏嘘赞叹。树忠从兜囊里取出三枚白精果,只见白精果白白嫩嫩的,形状有点像苹果。

    树权接过白精果,大喜,赞道:“贤弟真是树族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初战告捷,军心大振。树权指挥众人又换了几个地方,两人一组,依次下去作业。今天似乎树神显灵,大家的祷告起了作用,各组均有惊无险,顺利完成任务。这可是前所未有的顺利,要知道采白精果,每次总是要死一两个人的。

    树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兴的语无伦次。一会儿夸这个忠勇无双,一会儿夸那个机敏绝伦,最后索发表了一番洋溢的即兴讲演。树忠也非常高兴,等树权讲完,接过话头说道,族长大哥天命神授,洪福齐天,雄才大略才能有此大捷,我们一定要团结在树贤族长周围,自立更生,艰苦奋斗,继往开来,长此以往必将开创树人美满幸福的生活新局面。

    二老头脸上放着光,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相互吹捧,自吹自擂仿佛树族雄霸大陆,君临天下指可待。众小听得如痴如醉满脸向往,阿阳也只会呵呵傻笑,哈喇子流出老长。昂阳内心替他们高兴,却又不以为然心底腹诽道:“至于吗?不就偷几个“苹果”吗,看你们一个个得瑟的。”

    阿阳有点不高兴,反驳道:“树人对白精果的感,你是不会理解的,每当月圆之夜,天狗来袭若是没有足够的白精果,只能用树人的鲜血和生命来平息猿人的怒火。你看族长伯伯平不苟言笑,现在却高兴的像个孩子。白精果就是树人的命啊。”

    昂阳回想起汹涌的毒物和树忠炫丽的刀光中映出的白发,心弦一颤,深有感触道:“是啊,白精果太珍贵了,真是让人求不得,放不下。”阿阳恨道:“可不是吗,这白精果只开花不结果,白白让人欢喜。我们只能冒着危险到下边去采果。”

    昂阳错愕的问:“只开花不结果,你是说白精果树开花很多吗?

    ”是啊,到了花季,树枝上挂满了盛开的白精果花,夭夭灼灼,好看极了。”

    昂阳喃喃道:“开花不结果……”,突然一个念头闪过,问道:“这里没有蜜蜂么?”

    阿阳摇头,不好意思的问:“蜜蜂是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昂阳不死心,暗想可能是名称不同,解释道:“蜜蜂是一种昆虫,常常在花间飞来飞去,传播花粉。”

    阿阳笃定道:“没有,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小虫。”

    昂阳恍然大悟,跌足道:“原来如此,没有蜜蜂授粉,怎能结出果实?下边有毒蛇毒虫,才能进行少量的传粉。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不由兴奋的对阿阳道:“也许我有办法提高白精果的产量呢。”

    阿阳不太相信:“什么办法?”

    “人!工!授!粉!”昂阳一字一顿的说。

    这时树忠过来拍拍阿阳肩膀,道:“傻笑什么,还不收拾收拾,回家!”

    阿阳恍然惊醒,犹豫道:“爸爸,我有话不知当不当讲?”

    树忠疲惫道:“回家再说吧。”说着向树贤走去。

    只见树权蹲在地上将白精果一板一眼的挨个放入袋中,其他人也都忙忙碌碌整理装备。金色的余辉照在众人上,在阿阳看来就像一幅温暖的油画。

     dian>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求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