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蓝的选择 永恒伤

    [时间会将我们分开,但是即使如此,在那降临之前,让我们一直在一起吧!]

    工藤不想遵从。他冰蓝色的眸子里,此时是不愿相信自己自我欺骗。

    什么选择你,凉宫明!你凭什么选择毁灭自己!凭什么……你凭什么认定我不在乎你!又为什么要我亲手……你又知道这有多残忍?!你为什么总是看不到我的心意?!

    工藤的手有些颤抖。脸色惨白,他想不到她会选择自我毁灭。难道她就认定自己把她看得这么不堪吗?!怎么会这样!

    若不是因为竹下莲生,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奔到她边,狠狠摇着她的肩,歇斯底里般质问:“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叫我亲手杀了你?!”但他相信,也预料到凉宫明的反映了——淡然一笑,“工藤,你小兰,我在成全你啊。”那种笑容多么刺眼。

    此刻他才惊讶发现,自己对她,是多么了解。甚至连她的反应都预料到了。为什么,自己会那么了解?即使换成小兰,恐怕也不会如此了解。

    这纷扰思绪之中,工藤觉得自己明了许多。道不清的惆怅与悲哀,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他却想拼命去抓牢。因为他知道,若是他不明了那件事,他会后悔永生永世。但是,他始终明白不了。云里雾里。

    看到工藤完全没有反应,如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凉宫明心中忐忑,却是有种连自己都唾弃的期待。

    凉宫明,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别傻了!一下子指甲掐进里,清醒了自己的理智,然后心中自嘲。哦,天哪,她竟然在期待:期待或许工藤会拒绝。多么痴心说梦话。

    ……

    竹下莲生见到诡异的寂静,心中难耐,“快说,你到底选择哪个!”抬起手,把玩起手上的手枪。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

    “诶,我说,若是你做不出选择,那么我帮助你思考吧。”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心中想到自己的想法,不有些洋洋得意,以及一些快感。竹下莲生笑得极为灿烂。

    工藤皱皱眉,扯了一下领带。“你说什么。”

    竹下莲生假装咳两声,妖娆一笑。“你拖延一分钟。我就一枚子弹到两人其中一人的体里,哦天哪,那种快感。绝对享受呢~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一定能够加快你的选择吧。”竹下莲生长舌过嘴唇四周,体现一种妖异的美感。

    看到对方脸色巨变,更是心中舒畅。

    工藤听完那句话,只感觉像是被凌迟处死。那种崩溃的感觉像是要把他疯。但就是这样,他也无法做出选择。

    他只感觉心里像是被刀割过无数刀,疼痛到麻木。

    只是耳边的声响,更是要他疯。“你再不选择,我就开枪了哦。”

    “1……2……”

    工藤心中知道,他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为什么说不出口呢。他觉得,他说出这个答案,他今生注定在痛苦中度过了。亦或是——不决定度过了。

    “3……”残忍的声音还在继续。

    工藤闭上眼,想要忍住眼眶的酸涩。心中回旋千万遍,终是生涩唤出那个名字:

    “明……”

    竹下莲生一愣,“你再说一遍,你选择谁生还?”

    “明……”再说一遍,工藤已然睁开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麻木唤出那个名字。他只知道,他的心死了,不会再次复活了,因为他失去了她,失去了——凉宫明。

    “哦~原来你竟然最重视的是个小女孩啊!”竹下莲生自以为明白了什么,邪邪一笑。却是举起了手枪。

    “我说过,要你尝尝失去最的痛苦!”嘶吼喊出这么一声。

    竹下莲生出子弹,那个目标是:凉宫明。

    ……

    不是自己说出那句话的嘛,为什么听到他的选择,还是下意识心疼痛呢。

    在子弹来的那一瞬间,凉宫明却只想到了这个。

    子弹划过了空气,那声音似乎放大了无数倍,竟是那么清晰。

    子弹的痕迹,

    留下一阵喘息声。

    留下沉重的心脏跳动声。

    留下一颗遍体鳞伤的心,

    留下一颗满是鲜血的心脏——早已停止跳动。

    留下一颗完好无损的心脏——早已心死,今生今世。

    是谁撕心裂肺的嘶吼:“明!——”

    是谁的一滴泪湿了地面。

    ——不是早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吗,不是早已做好心死的准备了吗。

    ——不是自己做出的选择吗,不是自己推她进入地狱吗?

    ——自己不是小兰吗,为什么此时会那么心痛呢?

    ——原来,原来,原来他工藤新一才是最傻的傻瓜……

    “你好,我叫江户川柯南。”“你好,我叫轻玖夜代,我只是感觉我们好像认识很久了。”

    “你叫工藤新一是吧,根本不是什么江户川柯南。”

    “工藤,每次都是因为你呢,工藤,你欠我一个人啊。”

    “那,那个,不是的。明你别哭啊,我不是故意后你的,我,我,我只是关心你!”

    “可你这件事你的确不对,难道要全部人来担心一个人吗?”“没错!我就是一个不惜自己的神经病,一个笨蛋,超级大笨蛋”

    “如果你离开了我的世界,我相信我会疯掉的。”

    “工藤,我回来了。”

    ……

    这些画面,如刀刺进他的心头。为什么装在心头的都是她,她,也成了习惯吗?原来是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啊……

    他麻木眼见小兰升起,看见她浸入湍急的河流。那河水被她的鲜血染红。

    就算他多么撕心裂肺,不管他多么快速奔向那河,不管他冲进河流,不管他在河的中心嘶吼,她还是消逝了。他只能眼见那湍急的河流,那鲜血红的河水映着他疯狂的面孔,看着通红的河水泯灭了他的所有希望。

    撕心裂肺的疼,疼到麻木,原来最疼的疼不过如此。

    ……

    鲜血淋漓,到底刺痛谁的心?

    ——此刻才明白,你的血无法给我救赎,你的笑容却成了我生命中永恒的伤。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