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蓝的选择 清晰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所服下的毒药。]

    凉宫明被工藤的动作吓到了,疑惑又惊奇的盯着工藤一直看,她并没有预料到工藤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这反应,既让她惊喜,也让她悲哀。

    竹下莲生见到这况,轻微甩动了脖颈的短发,手指揉了揉太阳,嘴角泛着淡淡的笑:“工藤先生,你这样暴躁,会让我感到很困扰呢。”

    看了看手上的表,上月彻的笑很是突兀变了味。“竹下小姐,我个人为你这样伤害两位小姐,这才是让人觉得困扰吧”,弧度变得诡异了许多,刹那冰冷如坠入冰窖:“困扰的让人想你至此人间蒸发呢。你说呢,竹下小姐。”

    竹下莲生这才注意到旁边俊美的妖异的上月彻,听到他的话,瞳孔狠狠的一缩,不住的往后退了两步。

    凉宫明这才注意到上月彻。

    发白的手指冻得冰凉,头发凌乱如麻,墨色的线条乱了视线。脸色渐渐发白,似乎接受尘埃与风声的洗礼,凝眸深处贯穿着那淡忘不了的面孔。一瞬间慌乱失措,被风肆虐的黑发如枯木失去了生机。

    生涩地唤出这个名字。“阿彻……”沉淀在眼眸深处的某些感,蓦然爆发出来。

    工藤有些愕然,但是旋即冷静的许多,只是敏感注意到有些不正常的凉宫明。映入眼帘只有那漆黑糊了面孔的发丝,如枯木般被风扭曲了原本的面容。一瞬间停滞,那发丝后的面孔,是那么茫然失觉,也是那一瞬间,如一双干枯的手抓住了他的心,遏制了他本就不平静的呼吸。

    再一晃眼,已是落空。

    他兀然地笑了,脑子中的那根弦,在刚才的那一瞬剪断了,直到此刻脑中模糊的一些东西清晰了许多,明了他的眼。

    工藤的声音喑哑了许多,视线从凉宫明上移开,直到竹下莲生的上。

    “说一下你的目的吧。”扯了一下领带,清亮的声线依旧那么熟悉。凉宫明依旧注意到工藤,那个心中藏匿了许久的他。

    竹下莲生有些惊奇工藤的转变。

    上月彻双手往后一摆,卧住脑袋,柔顺的发丝随微风摆动,眼线兀然狭长。

    然而直到转变的,知道那一瞬间到底清晰了何物的,只有他自己。只有他工藤新一。

    竹下莲生清了清嗓子,鸷的声音响彻草木旺盛的地带。

    握紧了手,指甲嵌进手掌心,狠厉的声音。“工藤新一,你是否记得竹下裕树。你口中的杀人凶手,那个被你死的杀人凶手!”

    工藤一怔,脑海中浮现一个面孔。那个面容略俊秀,有着阳光笑容,有着好看的琥珀色瞳孔的大男孩。依旧记得那个血淋淋的场面,那个大男孩躺在血泊之中面带微笑的模样。

    耳中是他圆润好听的笑声以及那最后的一句话。

    “工藤先生,若见到我姐姐,请告诉他,我对不起他。但我永不悔”

    他怎么会忘记,那个大男孩,至今刻在脑中。

    工藤攒紧了手,蹙起了清隽的眉。“你是他的姐姐?”

    竹下莲生根本懒得应答,只是狠继续说:“裕树他做错了什么?!那个男人本就该死,害死我们的妈妈和所有亲人,根本就是罪有应得!让他下地狱也不为过!裕树那是为民除害!可是你却当众说出他是凶手。你根本不明白,裕树有多善良,善良得连见到血液都要呕吐。”说着,竹下莲生不自流出了眼泪,止也止不住,“可是他为了我杀了人,为了我啊!本来这次杀完这个男人之后,裕树和我就要安定的生活,可是因为你,因为你揭穿了他。他自杀了,只留下我。”

    竹下莲生双眸涌现浓浓的恨。“工藤新一,你知道失去最的感觉吗!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懂!我恨你!恨不得你去死!”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