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蓝的选择 忏悔

    [生也是我,死也是我。胜固欣然,败也从容。]

    柯南肃穆,眼眸带着严重的警告。“你最好祈祷你跟那群人没有什么关系。”

    上月彻哑然失笑。【工藤新一,你所背负的,可远远不止这些呢。而我,又怎么可能置事外?即使这么想,也不许如此啊。】

    上月彻打通了电话,打完之后示意了一下。“你先去变回工藤新一,至于衣服什么的,会有人送过来的,”说完,琉璃般的美眸眼角微挑,带点复杂的意味。

    柯南扫了两眼上月彻,终是点头。于是吃下药丸。

    上月彻见到消失的柯南,轻声叹了一口气,眼眸似疲倦眯了一下,眼睫毛覆下投下一片影。颀长的子三分之一靠在了大树上,因为阳光照耀拉长了本就长的影子。

    一会儿,工藤换好了衣服出来了。

    上月彻才站直看向了已经是变为工藤新一的他。

    漆黑的头发几缕垂在额前,让人忍不住想要按几下。那双冰蓝色的眸子流光幻彩,像是吸入眼底的星河,宛如黑夜中最亮的星辰。瘦削的脸庞又带着几丝坚毅,薄唇扬起的笑,宛如月光流水一般宁静悠闲。侧面轮廓泛着玉石一般温润的光泽。

    修长的子即使穿着的衣服极为平凡,看起来也令人赏心悦目。

    看着上月彻这面看上去那堪称完美的侧颜,上月彻勾唇【小丫头挑人的眼光还是没有变,啧啧~看看这模样,果然不简单啊。工藤新一……】

    工藤有些不适应的活动了一下筋骨,“果然,还是习惯这个子,还是做回工藤新一爽快啊!”

    上月彻浅笑。而后纤长如玉石雕刻般的手指抚了抚下巴。“那么,带路吧,名侦探。”唇角的笑极为恰当,有些不明意味、神秘莫测。

    工藤揣着依旧在的笔记本,双手插在裤袋里向前走。

    来到那块牌子前。工藤抚摸了一下牌子:“没有很凹凸不平,而且油漆也都还有湿润,因该是建立不久的。”

    “那么,看来暗号地点就是这里没错了。”上月彻扬起一抹微笑,如早晨映入眼帘的第一抹初阳般惊艳。

    工藤凝眸看向那茂密草丛的深处。蹙着眉头点了点头,清秀的脸庞有些严肃。

    ===

    工藤顺着草丛折压的痕迹,一步步向着前方走去。而那哗哗的水声也越来越重,哗啦啦的水声像一把火燃烧着工藤的心。

    旁边草木都很茂盛,一株草都过了工藤脚腕多了许多,那草木生长广阔,往旁边看去有些望不到头。且喊几声,根本没有人会应答,也就说明这里人迹罕至。

    似乎终于到了尽头,工藤却被眼前的况惊呆了。

    河流很是湍急,发出哗哗的声音,岸边摆了很多的筒子。

    一根巨大的柱子插在了水的中央,然后另一根铁棒横着贴近柱子,铁棒两端是轮滑,轮滑上是绳子,绳子可以调节。若是一端下降,另一端就会升起。一端升起,另一端则下降,落入水中。绳子尾处打成一个圈,一端绑着一个人。两端相隔数米远,而下面就是湍急的河流。

    而被绳子绑着的两人,正是凉宫明以及还穿着病号服的小兰。

    凉宫明因为较小的个子,所以体离水面较为远。头垂着,遮住了她的面容。听到动静,才抬起头,露出了微微有些苍白的脸庞,墨黑色的眸子宛如浩瀚无边的宇宙,亦如孤寂的黑夜让人看不透。她见到工藤立马蹙起了眉头,轻声道:“工藤?!”

    小兰则是头歪着,头发倾斜向一边,露出了病态苍白的面孔,连唇色都没有了。紧闭着眼帘,似乎已经昏迷了。手腕一片红肿,因为摩挲已经磨出了点点的鲜血,脚离水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令人无限堪忧。

    工藤见到这种况,先是狠狠一怔,继而是怒火中烧。

    直接踢翻了旁边的一个桶罐,力道大得吓人,那桶子一下子被踢成了两部分。冰蓝色的眸子里是仿佛能冻死人的冰冷,如冰锥一般直刺人心。

    他一下看准了那站在一旁一脸讽刺的蜡黄面容的女子。

    工藤向前横跨了两步,脸色平静的可怕:“我不管你是谁,赶快给我放人,否则我让你去地狱里忏悔,”声音如冰刃划破烈下的天空。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