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游戏 遇害

    [There is grave There is grave·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阿酒,你喜欢他吗?”

    上月彻似乎依旧那么优雅,缓缓勾着唇,促狭着美丽的双眼,眼眸内尽是点点的算计,像是一切尽在他的计算中。然而在那如鲜血般腥红的眼眸内深处,隐藏着不只是对她的怜惜,更是无尽的冰冷,不知是对谁,亦或是世界万物。

    凉宫明的眼泪不知何时听了,因为她觉得,她的心已经死了。不想再为什么开启自己封锁的心。

    给我一个谎言也好,我只是需要一个勇气。

    凉宫明的眸子内全是迷茫、痛苦、不解。她坚持到现在,会做那么多的改变,都只是因为他啊,如今他都放弃了她。

    她,该做什么。

    听到上月彻微微有些低沉的话语。凉宫明这才看向上月彻。

    他真的长得好漂亮,漂亮的不像一个人,好像一个幻想,一触碰即会消失。那完美的轮廓、眼眸、一颦一笑,那俊美的容颜,那不变的白衬衫,只有对待自己才有的柔。都是那么梦幻,真的好不可思议。

    凉宫明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迷茫着看着他。

    见到他嘴角的笑,阿彻,你为什么笑呢。

    你知道吗。

    “我只有你了。”

    凉宫明的眼眸里,墨黑的颜色在慢慢旋转,融合成一个绚丽的漩涡,晶莹之中是一片海蓝,像是一片黑暗中的奇异。

    上月彻听了,笑容依然没有变。他依旧是如先前蹲下,酒红色的眸子依旧柔满意,一眼望不到底。那大大的手掌依旧轻轻揉着凉宫明的头发。他轻轻应道。

    “嗯。”

    阿酒,我从来都只有你。

    阿酒,你就是我活着的动力。

    正如那人是你的命,对吗?

    阿酒。

    我知道。

    你不喜欢他,你他。

    对吗?

    上月彻看着凉宫明发愣的表,心里好像揉成了一个团。我多么希望你不要这么痛苦,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他只感觉他掌心的青丝经过摩挲,发出滚烫的温度,把他的手指,掌心,灼伤,一片滚烫,亦或是他的心。

    不久,上月彻站起,颀长的躯为她撑开一片蓝天。

    凉宫明看看掌心,那条生命线依旧模糊不清,缠绕于其他的脉络。神有些木然的道:“我出去走走。”

    上月彻原本想着也跟去,但是旋即却停下脚步。

    她也需要成长,不是吗。

    ===

    凉宫明走在夕阳洒下的小道上,看着泥土铺成的道路,旁边河流水潺潺流过,划出清脆的声响。

    为什么,会是这么一种结果?

    凉宫明缓缓坐下,旁边很寂静,寂静得可怕——每次都是这样的寂静。

    她捡起一块呈扁状的石块,表面很是滑润。

    很是随意地往河流中丢去,石头从头到尾进入河水,划开涟漪,划开波浪。划过空气的声音,石子触碰河底的声音。

    工藤不应该这么鲁莽的,他明明应该相信自己的。

    以他的格。

    他不是一个武断的人。

    她的印象里,工藤是一个镇静,冷静,不论怎样艰难的案件,即使面对生命危险,也淡定自若的家伙

    凉宫明想着,却是眼眸愈加黯淡。

    是啊,她伤害的是小兰啊,他最的她。

    他怎么会许呢。

    可是,也不应该就这样否定自己啊。

    凉宫明的心里愈加的怀疑。

    工藤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可是……

    凉宫明思考很是专注,越想越是肯定工藤肯定有别的原因,自己要相信他!然后确实没有注意,背后越加靠近的黑影。

    凉宫明想着,就要站起找工藤讲清原因!

    她,不能这么无缘无故的被迫放弃!

    立马站起,却是感到背后轻微的声响。心里立即被吊起来,体立马做出反动作,就要翻来一个胯下扫腿。

    却是感到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想要把她吞噬的疼痛,想要麻痹她的神经。眼前一片黑暗,隐隐,只感觉后面一片流顺着自己的皮肤而下。

    果然,想到工藤。

    就太大意了……有给别人带去麻烦了呢……真是讨厌的感觉啊……

    昏过去的前一秒,凉宫明只想到这么几句话。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