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墨的梦魇 揪心

    [每一个温暖而淡然的如今,都有一个悲伤而不安的曾经。]

    回到原地方,还是一如刚才出去的模样,甚至连众人的神色都不曾变过。凉宫明却觉得已经舒心了很多,起码负罪感,已经减轻了很多。

    嗯,毕竟服部已经原谅了自己吧。呵呵~很可笑的庆幸吧。

    凉宫明倚在雪白的墙壁上,墙壁冰冷。那是鲜血展现,还真是强烈的对比啊。

    她并没有注意到,柯南复杂的眼眸,如潭水深不可测,不知在想着什么。不经意间,两人视线相撞。

    一个视线处变不惊,一个顿时慌乱。明显,后者就是她。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慌什么。

    但是很快的,柯南已经很冷静的视线转移了,又转回到发红光的那三个字上。紧抿的双唇似乎在隐忍着什么。还真是奇怪啊。

    “嚓~”手术室的门打开。顿时,所有人用上,凉宫明猛地坐起狂奔向医生。一定是好消息!!就这么安慰着自己。

    “病人失血过多,医院供血不足,有哪位与病人同血型?”

    凉宫明听了,顿时浑一震。又是失血过多?然后几乎是下一秒就大喊到:“我!我跟小兰姐同一个血型!”

    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了凉宫明的上。众人这才想到,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嗯,那好,请你准备一下,等会开始进行手术。”

    一句话回,很是寂静。

    反倒是服部,马上反应回来,心很是复杂。若是先前是怀疑的态度,此时却是有些信了,但是转念,更觉得可怕。

    凉宫明,这是你的真心,还是一场谋?!

    服部虽然心里这么问,毕竟是侦探,这样的心理难免。但是心里的深处,在说:怎么可能,凉宫不是这样的人。

    果然,他很是相信凉宫呢。不知是好是坏呢?服部却并不想管太多。第一次不想管太多呢。

    柯南第二个反应回来,然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几乎是跑到了凉宫明边,小声却也是有些怒气的说道:“你这家伙在想怎么呢!你体这么差怎么可以输血!你忘了我也可以输血啊!”

    凉宫明僵硬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破痕。然后慢慢崩裂。

    对啊,她为什么这么急的想要输血,可能为了弥补什么吧……或许,是想让自己的心里更轻松一些。又或许,她不想工藤和小兰这么亲密?

    她果然就是这么自私!原来她就是这么自私自利。怎么感觉很想哭呢。明明就是自己那么自私。

    缓缓,凉宫明回答柯南:“因为弥补啊,我想救小兰啊。”

    柯南脸色凝重,凝眸。冰蓝色的眸子全是复杂,说不清的无奈,疑惑,不解,释然。

    弥补吗?明,来得及吗?你在害怕吗。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怪你啊。

    为什么你这么不自信。

    你刚才全都是在担心这个吗,真的不需要啊。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好傻。

    那么一瞬间,柯南竟觉得心里酸涩万分,他觉得自己从才没有了解过她,又好像太过了解她。

    凉宫明看着柯南没有说话,半响,她牵扯的嘴角拉开一个笑容,然后垂着头,透着坚定说道:“工藤,小兰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就算有事,她就算背叛全世界,也会让小兰没事!

    因为,她舍不得看工藤伤心的。

    好久前一幕,听到小兰受伤工藤的那一声崩溃的怒吼。

    她只感觉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

    不应该这样,工藤不应这么伤心的。她绝对不许。所以,小兰,你必须活着,为了大家,为了你自己,为了……工藤!

    对此,她愿付出任何的代价。

    大不了,她将小兰带到林熏未伊那里救治,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许多思绪划过心头,恍惚之中。

    只感觉在柯南强烈的灼人的视线中,众人凝重的视线中,她走进了手术室中。

    耳边的仪器“嗒嗒”在响,不曾停止。

    她看着酒红色的血液从自己体抽离,顺着管子流进旁边小兰的体里,慢慢融合。一切都那么揪心。

    血液正在流失,脑袋好像失去重心般的开始旋转。

    白花的天花板在围绕着一个点旋转。

    但是,凉宫明却是笑了起来。

    小兰,你知道吗。

    你千万不能死呢,因为工藤你啊。

    你也工藤啊。

    我的体有着工藤的血液,如今输进你的体里。

    你的体也淌有工藤的血液呢,物归原主了呢。

    你要好好的活着。

    我很想见你们打败组织以后幸福的生活啊,就算那样有多心痛。

    但是我想,那是我一定是会笑着的,绝对!

    小兰,你说我很讨厌对不对,你受伤了,我竟然觉得会庆幸。

    竟然只是因为,受伤的不是工藤。你说,我是不是很讨厌呢。

    我也这么觉得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工藤还是那么伤心和心痛。

    这就是啊。

    你一定听到工藤那崩溃的那一声怒吼了吧

    所以你一定不舍的离开吧。

    小兰,一定要活着啊!

    因为所有关心你的人。

    小兰,我多么希望,现在躺在那桑面的认识我啊。

    你说,如果上面躺的是我,工藤也会这么伤心吗。

    嗯,不知道呢。

    小兰,工藤那么你。

    所以,你要好好活着啊。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