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XVI 今生缘^宫季夏

    [拥抱的那一瞬间,只是风花雪月,是束缚的解脱,是的表达,是枯萎的绽放,是黑暗的光明。]

    在林熏未伊准备医疗器的时候,凉宫明无聊的打量起了四周。

    四周很干净,却没有医院的死寂的雪白,这里有的,是安静与安心。凉宫明见林熏未伊还没有来,便走了出去。

    四周是竹林,竹子长的坚,阳光透过叶片间的缝隙斑驳勾勒那座小院,小院青瓦红砖,青瓦上,点点的灰尘是历史的痕迹。

    逛了一会儿,却是看到一名约莫十四五岁的女孩。洗的发白的牛仔裙衬得她很是瘦小以及皮肤的白皙,褐色的的头发带有点自然卷披在肩上。整齐的斜刘海下露出清澈明亮的紫色的眸子,眼波流转,似山间流动的小溪,一眼见底,粉色的嘴唇微张,勾着淡淡的笑。

    女孩修长的手指勾着水壶,轻盈的一闪,水花一片,如凝脂般的手臂上的cde施华洛世奇元素水晶星座手链发出清脆的声响。姣好五官的脸庞露出倾城的一笑。

    凉宫明被惊奇到了,不光因为那绝美的脸庞,倾城的一笑,更是因为那绝顶的法,那一闪带动的水花可以那么均匀!

    好像注意到凉宫明,女孩有些吃惊,但是须臾,女孩蹦跳而来,然后活泼的眨了眨眼睛,指尖在下巴下划了个柔和的弧度。

    她伸出了手,然后说道:“你好,我叫宫季夏,你是来这儿找未伊姐姐治病的人吗?你很漂亮哦。”

    看着那只漂亮的不像人的手,凉宫明无奈,然,也伸出手握住,那触感很是柔软,很舒服。

    “你好,我叫凉宫明,的确是个病人。”

    宫季夏嫣然一笑,然后继续勾着水壶,手臂一摆,水花随之落入前方的花群。再而形一闪,走向了院子。

    走的途中,她转过头咧的嘴角,憨的笑着,嗫嚅的声音很是舒服。“明子,走了啦,未伊姐姐可是等了好久了呢。”

    凉宫明听着明子,无奈耸肩,于是跟着宫季夏走向院子。这个女孩,真的是自来熟呢,还真是让人警惕不起来呀。

    只是,真的是自来熟吗?凉宫明颔首。

    ===

    走进院子,宫季夏朝着摆弄着仪器的林熏未伊笑笑,然后又朝千夜非卿摆摆手就站到了一旁。

    而千夜非卿,看到凉宫明这么晚才来,恶狠狠地瞪了凉宫明一眼才作罢。

    林熏未伊让凉宫明坐下,仔细观察,面无表说:“左肘严重脱臼同时左手腕骨折,左肘手术复位,左手腕石膏固定。需要后进行手腕前后练习和手肘伸直和弯曲练习。”

    听到治疗方法以及严重程度,凉宫明郁闷啊,打石膏,对自己太遥远了吧!!真的是非常非常不乐意啊!

    “当然,针对我的医术来说,打石膏那种低劣的方法是我不屑的,所以不需要。我治疗完以后,只要多练习手臂正常功能,不要剧烈让手臂运动就行了。最多三个月,绝对恢复。”

    凉宫明听了,顿时松了口气。

    “季夏,等会儿治疗完以后,你跟着明小姐知道她恢复。我不想我的医术被被某人破坏。”

    “……”

    ===

    几小时以后,凉宫明太太左手臂,刺骨的疼痛袭来,但是她笑了。有疼痛的感觉,那可是好事啊。神经没有坏死,还有感觉,赞一个!

    林熏未伊看了眼一脸惊喜的凉宫明,淡淡道:“不要那么惊喜,这是鄙夷我的医术。回复那是必然的。”

    凉宫明看看站在一旁的宫季夏以及千夜非卿,郁闷道:“为什么林熏同学一谈到医术,就变得那么毒舌,想换了一个人似的!”

    千夜非卿听到凉宫明郁闷的抱怨,嘴角抽了抽,并没有说话。

    反倒是宫季夏,听完凉宫明的话,手激动地比划,对于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显得很兴奋。

    “那是因为,未伊姐姐医术很高明,一遇到关于医学的东西,就成了女超人!”甜儒的声音表现了无与伦比的兴奋and激动……

    但是一接收到林熏未伊严肃的一记眼神,宫季夏立刻胆怯的缩了缩头,吓得退了两步,但还是调皮的吐着舌头比划的鬼脸表示自己的不满。

    凉宫明见到宫季夏孩子气的一连串动作,仅存的戒心也放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