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 天光寥落^回去吧

    我会让你看到,什么是灭顶的悲哀。让你连哀痛的能力都没有,让你彻底的毁灭,永远无法挽回。彻底的消失在这世界,永远消失。

    ——题记

    再一次醒来时,又再一次看到了白色的背景。那白色的背景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了厌恶。然后在雪白的背景上,渲染上了血一般的红色,彻底的毁灭。

    骨头有点酸痛,回忆起昨天的景,讽刺的勾唇。然后决然的起来,要离开病

    扫视了旁边,然后站起。踏上雪白的鞋子,正要转动把手离开。

    可是一个声音传来:“你懂吗,如果我是你。我连想都不会像,越想越痛苦。然后将你的思想全部占据,最后将你吞噬。”这声音分外的淡然,却很好听,但也有些刺耳。

    明眼波流转,清风云淡:“你不会懂得。痛苦,是不会控制的。”

    千夜非卿离开靠着的窗子,高大修长的影踏步走进明。“你懂得自己为什么痛苦吗,可是为什么不敢去面对,你不觉得这很让人可笑吗。不知的人,只会认为你是一个装清高,或者说,冷血、虚伪?更为贴切?”黑色的眸子越发的深沉,如潭水不可预测其底。

    明的眼中更是平淡,没有一丝绪的起伏,然后启唇道:“虚伪。冷血。没有错啊,装清高。这有错吗,这就是我。他们的细想干我何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的自以为是,难道要我握着手枪对着他们吗?那么抱歉,我没有那个闲工夫。”

    千夜非卿走到明的前面,比她高出一般的高形成反差。那逆光的影,越发显得神秘。“你不觉得你扯得太远了,你在逃避。”

    明抿唇“随你怎么想,干我何事。”随后,毫不留的走开了。

    千夜非卿看着那个影走远,脆弱够了,哭够了。又要那么的风轻云淡,伪坚强吗?

    干你何事?若不是干你,我又怎么会说呢。千夜非卿叹口气,向着那影离开的方向走去。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思,无非就是想念了。

    想念是一个太可怕的毒药不是吗,他曾体会过。他说,不要去想。可是其实自己也明白,这又谈何容易。渗入骨子里的,有怎么可能会被刻意遗忘。

    ===

    明又再一次走到了花园里,现在的风景好像和昨天也没任何差别。可是她的心境,真的差了太多。原本的淡然,已经变了。

    再见到那面容时,只觉得思念如潮水,然后看着他渐行渐远,是锥心的疼痛与酸涩。她为什么逃避呢?为什么而逃避呢?她问心自问。

    可却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着花花草草,心的感觉变得有些奇妙。

    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微叹。果然,他又来了。只是他为什么这么帮自己呢,他实在是想知道。这种过于的温暖,他太想要了。

    如今真的有了,可是却是难以置信,想着他到底有什么目标。可能这就是习惯吧……

    “我知道,你想念了,这是你的心,你永远都不可能去违抗。过几天,你就出院吧。你病得,现在的医院,已经一直不了了。去见你要见的人吧,与其逃避,不如去面对。”

    “太多事,早与晚罢了。”

    那声音传来,却一字一句锥心,惊起千涛骇浪……

    ===

    空的房屋,红酒沿杯脚流下。

    “董事长,不去寻回小姐吗?”

    红酒摇,生出丝丝寒意。

    “不了,要知道的事已经知道了。要等的,只是命运让她屈下她那高贵的头颅,让她明白。命运,是违抗不得。”

    嘴角的笑,邪魅。让人战栗。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