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V SJMDMSS·那么残忍

    four*对你的,早已融入血液,刻进骨子里,如空气伴随影。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要我放弃,与将骨头从体中抽离有何不同?与抽干我的血液有何不同?与剥夺我呼吸有何不同?

    ——凉宫明留·摘自

    一刹那,冰冷如此。一丝绿芒随着明的睁眼随之,那样妖异与恐怖,眼中流转的亦是杀意。

    “谢了。”一句话在黑羽的耳边盘旋,待发觉时。却只感觉背上一轻。

    “史考兵,想死我成全你。何必遮遮掩掩呢。”冰冷的话语如从恶魔使者口中说出一般。好像只是一阵风刮过。毛利大叔吃痛一声,已然被明一脚踹在地上。

    “臭丫头!你干什么呢!”明却不理会,直接双手在空中一个弧度。速度快得惊人,优雅的惊人。待定睛一看,她手中之物却让人毛骨悚然。一颗子弹。

    随后,明的嘴角裂过一丝讽笑。“干什么?救你呢。否则,你早已是一具死尸。”转,直接一个甩手,那枚子弹被甩入墙壁中,入木三分。

    再接触到明的视线,众人的感觉只是全战栗。此时的明好像就是一个修罗,虽然嘴角挂着笑。但是越看越让人感到惊悚。虽然全挂着彩,红的触目惊心。但是面目的表却是更人心里一惊。

    可是明却是眉头一皱,眼神愈加冰冷,嘴角的笑都褪下了。因为她看见柯南上的红点。

    “很好,很好。史考兵,你成功触碰了我的底线。我成全你,让你连一丝骨灰都不留。”这样的话语传入众人耳中,众人早已慌乱。

    这样说着,明更是一个疾步直接扑到了柯南,将其压在下。然后又急速跳起。满是冷眼地看向了浦思青兰。

    明的淡语飘出:“我说,还要继续装下去吗。”

    浦思青兰是史考兵!

    “不是哦……”一丝妖娆的话语盘旋耳边。一面孔暴露于众人眼中,却根本不是之前浦思青兰清淡的面容。

    那是怎样一个人,怎样的一张面孔。完美得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丝瑕疵。一丝青衣勾勒完美形,一丝青带松松得绑住一头青丝般的头发,几缕垂下。一双狭长的美眸慵懒的眯着,却有着危险的味道在弥漫于空气中。唯一突兀的,便是修长的手指上转着一把hk_usp手枪。

    这人出现时,明敏感的发现,黑羽的体一颤。他们认识吗?

    “世沉,你们暂时的帮手。”

    只是话锋一变,因为她又看见那红点转移至小兰上。

    柯南着急的喊道:“兰!”就要奔过去。

    可是被明给拽住了,来不及了。柯南只能够心痛的看着子弹近小兰。然后愤怒地朝明大喊:“你为什么要拉住我!你想让小兰死吗!”

    明听了,原本沉着的面孔似乎出现了裂痕,双眸满是不可置信,是失望,是深深的痛苦……同时,心好像碎了一地。她只感觉喉咙间一股血腥味弥漫,眼前一片黑暗,头剧烈疼痛。美眸闭上,却是感到了湿润。工藤……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又多残忍……

    她知道世沉会救小兰,所以不想工藤冒险,不想他受伤……

    可是,她在他心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吗?自私自利?草芥人命?只想着这自己?恨不得小兰去死?或者更加以为,自己也想让他去死?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自己他,的那么不可自拔,到刻入骨子,融入血液……他只要受一点伤就已经心疼的要命,只要他一哀伤就也跟着一起哀伤,他若是痛苦自己更是心如刀绞……自己怎么会舍得伤害他呢?怎么会伤害他……心的兰呢……

    “这是我醒来后,你说的第一句话。”明沙哑着嗓子轻轻说了一句,头低着。于是放开了柯南的手,奔向了世沉的旁边,只是愈加感到喉咙间的苦涩。柯南的那句话,就好像一把刀刺入她的心坎,然后拔出。上面,全是她的血,她的痛。

    柯南只感觉手上的温暖消失,心里一疙瘩,随即是无限的疼痛,为什么自己又伤害了明……为什么每次自己都那么傻,为什么每次自己都要说出那么过分的话?!为什么明明那么期待明能醒来,可是醒来的第一句却是那么残忍的话语,一下子将他们隔开千里?!

    【工藤新一,你说不出心中关心的话便罢,可是为什么每次都要将明的心伤的遍体鳞伤?明明知道她很好,好的不止一点点,明明知道她在乎自己。为什么还要失去理智的说出那么残忍的话?!】越是这么想,工藤的心里愈是疼痛,呼吸更是越加沉重,为什么自己每次要将明越推越远。明明那么在乎……

    ===

    世沉见到这边的动静,看了眼明。却能摇头,然后举起hk_usp手枪出一枚子弹,嘴角咧着危险的笑容。只听到一丝碰撞的声音。

    世沉的子弹碰撞史考兵的子弹。小兰呆呆的坐在地上,余惊还未散去,额头上全是冷汗。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逃过了一劫。

    而夏美小姐很惊慌,跑时脚一拌。蛋从她手中飞出。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