Ⅰ 赶路众生

    我们皆是赶路众生,泪笑掺杂,悲喜交织,没有谁的欢乐可以长久,执手再紧亦将曲终人散。人生原本一场罪,痛苦的人,不过是自得其所;幸福的人,也只是苦中作乐。只有真切的哭过,绝望的累过,钻心的痛过,无言的悔过,此生方算完整。路边万千景色,艳阳高照繁花似锦是美,霾满天枯萎调零亦是美。

    ——题记

    忧色的帘子随着清风擦过窗框,摩擦出点点细小的声音。阳光现已落幕,不大的黄晕打在一人脸上,却显得冰凉。

    明闭着眼感觉亮光刺眼,却还是慢慢恢复了知觉张开了双眼。有那么一刹那的呆滞,想起刚才的种种,一股酸涩涌上心头。她并未注意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躺在温暖的小上,为什么却那么想哭。

    【凉宫明,自从来到这儿,你越来越哭了。你以前不是最唾弃这种人了吗,怎么,成为这种人了吗。你凭什么哭,你有什么理由哭泣,你有资格哭吗,你要哭,对的起以前那冰冷如云的轻玖夜代吗?卸下面具太久就忘记了以前了吗?】

    【轻玖夜代,你记住,你不是凉宫明。你只是赶路众生中的一员,只是虚度年华罢了,你,连的资格都没有,凭什么伤心流泪。你,只能,也只可以坚强!】

    明的手握紧了,指甲侵进了里,掌心的疼痛告诉自己,停止这无谓的奢望吧。可她真的好想反驳,告诉自己,她也是人啊,为什么不能伤心……为什么……可从出生开始,她就奠定了如此的命运,她笑了。自嘲的轻笑,好想哭,宣泄绪。可惜她不能。他可是坚强的轻玖夜代,不是脆弱的凉宫明。

    思绪被走近的脚步声打断,明着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咦?是谁把自己给带到这里的?可是,看着这房间的布置。明可能也猜到几分了。

    果然,一头茶色的短发,湛蓝的双眸让人看不透,永不变的千年冰山表。灰原扫了下明的掌心。继而淡漠的看了眼明,说:“可真自虐啊,这也是种本领吧。”明听了,挑眉道:“哦?怎么比得上灰原小姐呢,自虐?不敢当啊。”

    “发烧发到了40c了嘴还那么毒,真是本难移。”灰原听了,放下手中的汤药,坐到电脑前,说着。旁边咖啡幽幽的味道,惹得明有些心动。

    明明将手偷偷伸了过去,却被一掌打掉。哇!好痛!让明叫苦不迭。灰原看着明皱眉忍痛的样子,丝毫没有心疼:“咖啡?还想喝咖啡?白做梦也做得没那么好。”说完,继续打字。

    【白做梦……是啊,白做梦也做的没那么好啊。】天知道,她多么想工藤来找自己,来看自己。如果真是这样,她不管怎样都会原谅工藤的那些说辞。不管他说了些什么,她全部清空,一如当初,从没发生过这件事。她也当从没喜欢过他,将他当成最好的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

    甚至,她可以道歉,道歉自己冲动的行为。为了他……尽管以前,道歉这个词从未出现过自己的字典里。

    貌似,这张有点废话的兆头,好吧,这是铺垫。下一章会精彩点,大家期待吧!——双翼

重要声明:小说《柯南之可以爱你一生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