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八年求学路之专情1

    王子微笑地点点头对张哥说,好的,等开业后我有时间会去的。

    您先坐着,我去换件衣服。张哥站起说,好的,我也该走了,见识到真正的轮滑高手,不虚此行啊!有空常联系哦。

    说罢转出门,那个板寸头等在门口,走过来,向王子微笑了一下,塞到王子手中一听可乐,然后随张哥下楼离去。

    目送走张哥,王子转,一抬头,看见黑哥正从音响室里看着我,在他的目光中,透漏出一丝冷。王子不疑有他,冲他微笑点头。

    在王子下班换鞋时候,黑哥一直时不时的看着王子,出门时,黑哥站在门口端着个胳膊,歪着头对王子说了一句话,小王子啊,如果你去太阳城,你下楼梯的时候要当心点!

    王子一愣,心中微怒,看了他一眼转离开。

    隔天,王子在轮滑馆看见戚哥,就借机对戚哥说了黑哥对自己说的话。

    只见戚哥嘴里打着哈哈说,老黑就是个急脾气,你别怨他,我相信你就行了。

    你上班去吧,我还有点事。对了,你到领班大吴那去拿你的那份工资哦,我先走了。

    看着戚哥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王子的心里忽然一阵冰冷。

    敏感的王子忽然就明白了,黑哥其实只是在转述戚哥的意思,那是一种警告。

    自小在公园旱冰场长大的王子,形形色色的人,王子见过的太多了。

    王子不由的想起戚哥前几天对自己的评价,小王子,你这个人,很有才,我看得出在你上有一点傲气。

    王子回答,傲气我没有,傲骨倒是有一点。戚哥微笑着说,在我这里,有傲骨也得被捏碎。

    王子知道,戚哥那时候的话,玩笑居多。

    但是从这次风波,王子明白,自己与戚哥,黑哥,甚至是张哥他们,不是一路人。

    也不怪黑哥生气,生意场上,最忌讳撬行。

    王子想,那个张哥其实心里也早就明白,他如果真的想让自己去太阳城俱乐部,就不应该明目张胆的来这里找我。

    多说无益,兼职生活还在继续。

    十二月二十五,西方圣诞节。那是王子一生最值得记忆的子之一。因为,那一天,王子在轮滑馆看到了,林杨子。

    那天是圣诞节,在那之前,圣诞节对王子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那不过是商家为了促销噱头多卖商品,照搬移植的国外的节罢了。

    当改革开放的潮涌起,就像打开窗户,飘进屋里的不只是新鲜的清新空气,一起进来的还有苍蝇。所以,我们应该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还好,西方圣诞节是属于精华那一类。

    在那个值得纪念的精华的子,大概晚九点左右,王子刚去了没多久,照常在轮滑场上飞驰。

    还是相似的节,不过这次是一个服务员,他不当班,滑到王子边,对我说,教练啊,那边有个顾客让我来叫你,可能是想要你教。

    说罢指给王子看,在休息区,很巧的,正好是上次太阳城那个张哥坐的附近。

    轮滑馆内的环境很黑,这几个月,这一类的事王子已经遇到过超过一百次了。

    所以王子开始并没有在意,很随意,真的是很随意地滑到休息区。

    林杨子在休息区坐着!!!

    她还是那个王子记忆之中很熟识的那个怯怯的表

    看到王子,她只是说了一句话,你还认识我吗?

    王子的心,在那一刻,王子感觉,不再跳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暖爱之飞翔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