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冰冷的节日1

    在王子的记忆里,只有六岁后才有了母亲的记忆。在那之前,在长辈里,他只会喊姥姥,姥爷,老姨,大舅,二舅,老舅。在那时候,王子也不会问,也许是不懂的问什么是妈妈。对于这个称呼,记忆里有的只有一片空白。

    老姨是王子自懂事起,唯一觉得最亲的年轻女,那时候,只有老姨知道他最吃什么,五岁的时候,在被表哥们异样的眼光追逐中,王子开始模糊地知道,老姨对自己最好。在没有其他孩子在我边的时候,老姨总能给自己小惊喜。有时候是一块糖,有时候是一块凉糕,甚至到后来,她的一个微笑都开始让王子期待,或许这就是幼年的王子朦胧之中第一个想要亲近的异。。。。。。

    逐渐地逐渐地,开始记事的王子学会了看着大人的脸色说话,完完全全地乖巧到没有一点点孩童的顽皮。那时候的姥姥一家人口很多,孩子大人加一块有十好几口。

    姥爷是某银行的财务科长,姥姥在小学当班主任。偶尔从邻居的眼中,王子看到他们在提起姥姥名字时候那发自内心的尊敬,后来,王子长大了,每当母亲回忆姥姥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姥姥这一生当过两回全国特级教师,两回被敬的周恩来总理接见过。在王子的记忆里,只记得姥姥也姓王。。。。。。

    后来的王子才逐渐知道,在那个让他开始懂事的家,一家之主是他的姥爷,那个一脸慈祥的老头,连照相时候都要戴一顶蓝布帽子的男人。不善言辞,对王子的来临从不做评论,只有那发自内心的喜溢于言表。只要抱着王子,在姥爷的嘴里只会有一个声音,好,好,好。。。。。。

    哪怕是在王子不小心摔倒爬起来的时候,看到姥爷,王子哭着跑过去告诉他,摔得真的很疼,姥爷只是一把抱起他,拍拍他,还是在说,好好好。在王子那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对此有了疑问,都摔跤了,还好啊???!

    童年里,最悲惨的记忆,不是姥姥教王子背诵**诗百首,也不是被姥爷抱着在地图前给客人表演快速查找地名。而是过年!

    在王子记忆中的过年,除了吃冰棍和吃冻梨的片刻欢乐,其余的闲暇时间,王子永远在暖炕上的玻璃窗前度过,一年又一年重复如此。。。。。。

    王子不是在等人,也不是生病了。他只能在屋里的玻璃窗前把小鼻子紧紧地贴在窗玻璃上,眼巴巴地看着表兄弟姐妹们快乐地在雪地里嬉戏,滑冰,堆雪人,放鞭炮。

    那时候在王子的心里第一次有了委屈,莫名的委屈,王子真的很想找一个人悄悄地问问,我,可不可以,也出去玩一下下。。。。。。

    看着大人孩子们快乐的面庞,王子他,不敢问。但是王子的心里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回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暖爱之飞翔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