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带着口口参观家°

    【发完了,抱歉

    弦话不多说,立刻牵着口口走出了弦母那可怕的大厅!

    口口皱着脸,满脸不安,“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弦继续牵着口口的手。

    “住下来的事。”口口回答。

    弦头都不转一下,抛下8个字,“快给你爸妈打电话。”

    口口在背后仇视他一眼,然后拿手机,却发现自己一只手被弦给牵着,怎么拉拉链拿手机啊?

    “喂,易梓弦,放开。”口口摆动了下他的手,表明放手。

    “不放。”弦轻轻笑着。

    “喂!你不放开,我怎么拿手机啊?”口口大吼。

    弦转过,看了口口生气的脸,手却还是没放开,“不要生气了。我帮你呗。”弦帮口口打开书包,拿出了手机。

    “喏,给你。”弦一抛,一个完美的弧线。落入了口口的右手中。

    口口瞪大眼睛看着弦,表示这不可思议!但口口还是先拨通了电话。

    “喂,妈。。。。。”

    “怎么了,宝贝?”

    “那个,我住朋友家,今天不回去了。”

    “朋友家?是男孩子的家里吗?”邓母激动了。

    口口被母亲的这声一不小心手滑地开了扬声器!!!!!

    “什么!小口,要住在男生家里?”很明显是墨的声音!看来这斯货又没去上学,想想也是,只有辰哥才会乖乖去学校吧。。。。。

    “喂,安静点啊。。。。”口口咽咽唾沫,看到了弦转过的眼神。

    她可不知道弦今天抽什么风啊!不正常!绝对不正常,对自己似乎还不错?

    “喂,小口,你给我解释清楚啊。。。。”墨喊道,却被口口挂断了手机。

    弦慢慢走到口口的面前,“那个男生是谁?”

    “额,就是,就是我哥。。。。”口口绝对不害怕易梓弦!可是今天反常的弦却让她心惊胆战。

    “哦,是吗。”恢复了平淡的语气。

    口口皱着眉看着弦,今天他抽风啦?

    弦看着口口的神,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开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口口有点好奇心了,毕竟求知是人人都有的!

    弦带着口口去了后院。

    “带我来这干什么?”口口不明白,这里只有花。

    “你看清楚了,这是什么花?”弦抿抿嘴。

    “桔梗花。。。你怎么每次都要找我看桔梗花啊?”口口疑惑。

    “你真的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吗?”弦心中被敲了几下。

    如果她真的一点记忆都没,那么就不可能是她。

    “不记得,我只知道小时候发了一次烧,在那之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也就是说,我前面的事我都失忆了。”口口思考了很久,突然想起了以前父母告诉自己失忆的事

    “发烧!你知不知道那天是几号?你那时候几岁?那天是什么天?”弦突然激动起来,抓住口口的双肩晃动起来。

    口口惊讶地看着弦,但还是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他,“我母亲说,那时候我才7岁,所以不算什么。失忆也罢。几号是不清楚,但是那天好像是下雨天,而我在雨中昏倒了,被侍女找到带回去的。至于我怎么会昏倒我就不知道了。”

    “那么,是在哪里找到你的?”弦声音弱了下去,慢慢放开手。

    “那个地方。。。。是哪里呢。。。我父母也没跟我说清楚,不过我有点模糊的记忆,那里开着花,是什么花。。。就不知道了。”口口说道。

    “我明白了。”弦叹口气,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口口,这个女生,有90%的可能。

    “怎么了?”口口被弦盯得不舒服,“我感觉你最近怪怪的。”

    “哈。。?”弦似乎并没察觉自己有什么不对。

    突然,弦的手机又打来了电话。

    “喂。”看了一眼来电,弦接通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吗?”

    口口听不清弦在聊什么,但是他的脸色似乎很凝重?

    弦挂掉电话,皱着眉看了眼口口,似乎在犹豫什么。

    “怎么了?”口口问。

    “我要去处理一些棘手的事,你先回房吧。”弦把手机放到口袋中,接着就立刻走出了后院。

    “难道说。。。发生什么事了?”口口望着后院的大门,沉思。可是却又露出了女王般的笑容,“即使这样,你也跑不了了。”

重要声明:小说《男校闯来了妹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