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根本没有这个人°

    口口满怀不安地回到了家,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己的两位哥哥正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着谁。

    辰和墨见口口回来,二话不说,“小妹,给我坐过来!”

    口口总觉得会有不好的预感发生。。。但还是哆哆嗦嗦地坐了过去。

    看着自己哥哥的眼神,真觉得是杯具!刚刚还被弦的母亲盯出一冷汗,现在又来?口口咽了咽唾沫,看着自己的哥哥,“哥哥,怎么了?”

    墨翘起二郎腿,脸上终于有了哥哥的样子,还带着愠怒,“你说,出去是为了见谁?”

    辰一把拍下墨的腿,“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翘腿!(看向小妹)小妹,你说吧,我们不会责备你的。”墨小声嘀咕:“死家伙。。。”

    有了辰哥这句话,口口下了决心,决定要报出事实。

    口口揪紧了自己上的t-恤,“我去见易梓弦了。”

    两人一副料到的样子。

    “咦,你们干嘛不说话?”口口惊奇地问道。

    墨叹口气,“我们推测到了,但是我们更想知道你和他去做了什么?这件衣服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我欠他人。于是带他去吃饭了。”口口撒谎了。

    口口发誓,除了假名那几件事意外,这是她第一次说谎!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为易梓弦这个人!!!

    辰和墨可是看着小妹长大的,不可能不知道她在撒谎,可是他们也不想强迫自己的小妹,他们点了点头,“好吧,那你下次不准再出去了。”

    口口看到自己的哥哥没有识破自己,开心点了点头,一把抱上去,“么么哒,最哥哥了。”

    另一边。

    “少爷,我找到了一点线索。”t向易梓弦汇报着况。

    “什么?”弦喝了口红酒看着t。

    t擦了擦头上的汗,也不顾自己心中的疑惑了,报出实况,“我按照你的吩咐,去查了邓简。可是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你在说什么!”弦“呯”一声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没有这个人?”

    “是的,少爷。”虽然心中恐惧,但t还是很从容地回答着。

    弦知道自己忠诚的手下是不会错的,他放下怒气,“那你说的线索是什么?”

    “据我所知。邓简入校那天,被保安捉住了。”t回答。

    “这有什么用?”弦不明。

    t看见少爷已经平静了下来,继续说着,“保安代号为1478,他似乎知道点什么。”

    弦听完后,认真想了想,最后抬头看着t,“t,给我备车,我要亲自去那个保安那里。”

    “是。”t恭敬回答就走出了房门。

    弦在马路上狂奔着去学校,一边想着这一切。他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调查邓简这个人?

    转弯路口,弦一个漂移,甩了甩脑袋,那绝对是因为那个人欠自己所以才会追根究底的!

    接着,到了学校。

    弦下了车走到保安室,一副严肃的样子,“1478,给我出来。”

    保安哪敢怠慢?这可是易家少爷,立刻拍马地样子出现,“易少爷,什么事把你给吹来了?”

    弦厌恶地看着保安,这幅讨好的样子够讨厌的,不过为了调查清楚也只好忍忍了。

    “在xx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新生?”

    “是的。他迟到了,还爬校门,被我逮到了。”保安回答。

    “他是不是这个样子。。。。。”弦描述着。【省略号里自己联想。

    “诶诶,对对!”保安继续回答。

    弦舒口气,那就没错了,“他是不是叫邓简?”

    “不知道。”保安有点疑惑了,“我问他名字,他只是说‘登扣扣’什么的。”

    弦惊奇了,登扣扣?那是什么。。。。。问名字,有人会回答这个的吗?

    于是,又一个电话打给了t。

    “t,你知不知道有关‘登扣扣’的?”弦真的是咬紧了牙问的。

    “邓口口?”t疑奇了,少爷问这个干什么?

    “嗯。”

    “邓口口是邓家的小姐,是邓家唯一的女儿。”t说了出来。

    什么?弦大吃一惊,这家伙是,是女的?还有这么囧的名字?

    保安看着易少爷的反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得出,少爷憋住了笑。

    “我挂电话了了。”弦憋得快不行了。

    他竟然一脸微笑地走出了校门,最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好搞笑。”他莫名地开心。

    而保安则是看着易少爷离去的背影,知道少爷今天肯定是又不上课了。

重要声明:小说《男校闯来了妹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