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节 负伤的鬼龙

    第九十二节负伤的鬼龙

    鬼龙虚弱的笑道:“宁次……!你看到了吗!就凭我现在的成长速度……我将会成为向一族最强的!你……离死不远了!”

    在看台上,一个穿白色长袍的蒙面暗部注视着看台下面的鬼龙

    鬼龙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了起来,接着“噗通”一声,鬼龙栽倒在了地上

    鸣虎和欣月馨美全都惊住了,鸣虎着急大喊:“鬼龙!”然后抬腿向鬼龙冲去,长牙看着飞奔过去的鸣虎心想:木叶这样对他,他居然还能为了一个木叶村的忍者如此着急……

    欣月和馨美相互看了看,然后也向倒在地上的鬼龙冲去

    鸣虎快速跑到鬼龙边蹲下,然后翻动鬼龙的体,让他的头朝上,鸣虎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虚弱的鬼龙

    鬼龙双眼紧闭大口着呼吸着,满头的汗水出卖了他异炒苦的

    鸣虎很多余的问了一句:“鬼龙!你没事吧?”话音刚落,鸣虎立即就为自己说的话感到汗颜心想:额……这不是废话吗?体都变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翱

    鸣虎的第二重意识狠敲脑袋说:“笨蛋笨蛋笨蛋!”

    欣月和馨美跑到鸣虎边,欣月问道:“鸣虎?鬼龙怎么样?”

    鸣虎轻轻的将手放在了鬼龙受过攻击的部,有些烦心的说:“伤的重的!”

    欣月立即瞪大了眼睛说:“什么?”然后快速拨开鸣虎的手,跪在地上俯下子,将耳朵贴在鬼龙的部,倾听着鬼龙腔中的声音

    鬼龙的心脏在跳动:“咚咚……咚咚……咚…咚……咚……”声音越来越微弱

    欣月被吓得,睁大了眼睛,一滴眼泪瞬间从欣月的眼睛中流了出来,滴在了鬼龙

    欣月快速直起子哭着对着麦尔斯喊道:“考官老师!快叫医疗忍者啊鬼龙他快不行了!”

    鸣虎快速转头看着欣月不敢相信的说:“什么?”

    馨美听见欣月的话,立即失去了理智,按着鬼龙的部说:“鬼龙!坚持住啊”

    过了几秒钟,八个医疗忍者抬着担架,来到了赛超他们分别对雅田和鬼龙的做了一遍检查

    检查雅田一个忍者,掐了一下雅田的手腕,然后又用手指点了一下雅田的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看了看其他三个医疗忍者,其余三个医疗忍者也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医疗忍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着后的麦尔斯说:“对不起麦尔斯队长!他死了!”

    麦尔斯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是吗?……抬走吧!”麦尔斯感叹道:“又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就这样……”麦尔斯转头问检查鬼龙的那几个医疗忍者说:“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尼贝尔摸了一下鬼龙脖子很着急的说:“他很虚弱!需要立即救治!快点帮我把他送到医院去!”

    【尼贝尔:忍联合守备军精英上忍,医疗忍者,穿深蓝镶边的半袖长袍,头戴蓝色贝雷帽,贝雷帽上缝着一个“ra”的红色标志,而且他的胳膊处还挂着一个徽章,徽章由一个“t”字母,两个“v”字母组成】

    麦尔斯点头,然后用无线电说:“3,传送医护兵,到医院!”

    无线电回应道:“k!马上传送医护兵!eta……5秒钟!”

    尼尔斯抬头看了看鬼龙边的鸣虎,又看了看欣月和馨美说:“你们谁是和他一起的同伴?”

    鸣虎和欣月同时举起了手,不约而同的说:“我!”

    尼贝尔很着急的说:“听好!我需要你们两个其中一人和我一起到医院去?”

    鸣虎问:“两个人都去不行吗?”

    “你们两个都比完了吗?”

    鸣虎点头说:“嗯!”

    “那好!你们两个和我来!另外那一个丫头!远离我!马上要传送了!抓稳!”

    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是!”馨美快速后跳远离尼贝尔

    “砰!”一声,第四班的所有成员和尼贝尔一起消失在了馨美和麦尔斯的眼前

    过了一会……七个医疗忍者抬着死去的雅田,离开了赛场

    【喇叭声响起:第七场的选手,西岚和剑魂修!请到赛场上来】

    【休息室】

    西岚看了看远处坐着的剑魂修,冷冰冰的说:“修!你死了吗?”

    剑魂修将头转向西岚没好气的说:“小伙!你别跟我放!”

    “没死就赶快走!观众都等着呢!”

    剑魂修慢慢的站起来很恼火的说:“喂!我可是个瞎子,作为一个瞎子我当然要慢点走了!万一撞到小姑娘怎么办?”剑魂修慢慢的摸索前进

    西岚翻着白眼看着剑魂修说:“你都一个老头子了!不要卖萌好吗?而且……你别唬我!我知道你的眼睛就算瞎了,对你的行动也没有影响”

    剑魂修石化了,然后站直快速绕过自己前的丁兰,走向西岚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愧是四大忍鬼之一”

    西岚很不好意思的挠头说:“拜托啊……这个称号别人说说还行,你怎么也跟着说翱弄得好像你比我低多少级一样!”西岚放下手指着剑魂修说:“你这个老头子不也是四大忍鬼之一吗?”

    剑魂修走到西岚边说:“走吧!”

    两个人肩并肩的走着,剑魂修很明显的比西岚矮了一截

    【忘记提了,剑魂修是一个秃头老头,眼睛用红色的绷带封死,左手手臂上也缠着同样的绷带,上一件灰色忍者战斗马甲,极忍长裤西岚是一个敞怀穿着动物毛发镶边的蓝色皮夹克雷忍村忍者,蓝色的长裤上面有黑色的条纹,灰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最特殊的是他那银白的手臂】

    西岚仰头说:“记得以前吗?我们四个一起跟着向白炎”

    剑魂修不屑的说:“少提以前了!想想就窝火!”

    西岚皱着眉头看着剑魂修说:“你居然还窝火呢?”

    “当然窝火了!我们可是在一起混了八年的伙伴!可是你和邪灵鬼泣居然跟我们连说都没说一声就不辞而别!”

    西岚微笑着说:“伙计!你要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西岚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诶!好像你和鬼睫罗一直没有散啊”西岚挠头谦虚的说:“对不起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错的!”

    剑魂修无奈的说:“哎!‘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错!我和鬼睫罗最近分开了……”剑魂修解释道:“是他出事了!”

    西岚看着剑魂修很吃惊的说:“什么?那个拥有抗拒死亡力量的鬼检修罗居然会出事?挂了吗?”

    “没挂!被抓了!”

    西岚不敢相信的说:“谁能抓的了他啊”

    剑魂修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大千世界!强者林立,可是他偏偏惹了最不应该惹的人!哼!那家伙真脑残!非要去惹自己师傅的人柱力,最后终于把自己师傅惹火了,结果使得那个人柱力守护兽仙化!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结果……”

    西岚汗颜道:“难道说四代白虎控制了那个人柱力,然后夺过他的白虎残杀剑,用白虎锦对他一顿乱砍;接着用十二种虎炎遁术对他无限狂喷;最后虎炎螺旋丸将他打的彻底残废?”

    剑魂修问道:“四代老头对自己的徒弟有那么残忍吗?”

    西岚摊开手说:“同为忍鬼!我只是消他败得漂亮一点!”

    剑魂修很无奈的说:“其实呢……,你开头说的没错!四代白虎的确控制了那个人柱力的体,那个人柱力也的确抢了他一直拿着的白虎残杀剑,可是鬼检修罗那小子也同样抢了那小子手中的野斩魂剑……”

    西岚打断剑魂修说:“我擦!他拿野斩魂剑还不如拿一根木棍子呢!毕竟那样他还能保持应有的攻击速度!”

    “继续听我说,然后他和四代白虎,锦对砍……输了!接着又受了四代白虎两个虎炎遁术!虎火球和烈火枪!”

    “好吧!没有一个过b级的!四代老头根本就没认真和他打!”

    “最后,两个飞虎之术和一个不知道什么忍术,把他的鬼手剥夺了!”

    西岚听了这话立即愣住了,然后眼脸慢慢的垂下了,立即欣慰的笑了一下说:“我就知道四代老头能治疗鬼手!他走运了!”

    剑魂修点头说:“是啊不过,四代老头临走之前,又把他用四象封印术给封印了!无法行动的他就这样被木叶的忍者抓了!”

    西岚转头看着剑魂修说:“能告诉我那个人柱力是谁吗?”

    “你应该知道的!他是这次中忍选拔赛第一场的胜利者,波风鸣虎!”

    “就是他啊鬼睫罗沟里翻船了!”

    西岚和剑魂修来到了麦尔斯边,面对面的站着

    麦尔斯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说:“你们准备好了吗?”

    西岚点头说:“好了!”

    剑魂修说:“好了!”

    西岚带有威胁的说:“既然是比赛,我会用我师父人道仙人交给我的忍锦打败你!”

    “师傅是仙人有什么了不起?要知道我师傅也是仙人!修罗道仙人!所以我作为修罗道仙人的徒弟……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西岚心想:不妙了!那可是和我师傅平起平坐的仙人啊

    【鸣虎那里】

    尼贝尔和第四班全员,瞬间出现在了医院门口

    尼贝尔从边拉过一个病,对欣月着急的说:“把他放在上面!”

    欣月轻轻的把鬼龙放躺在病

    尼贝尔指看着欣月指了指前方说:“把他弄进去!”然后欣月和尼贝尔推车病向前面的手术室跑去,前面的病人很多,有受伤忍联合守备军士兵,也有接受治疗的难民

    尼贝尔回头着急的对着鸣虎喊:“小鬼!叫那些人把这条该死的路给我让开!”

    “知道了!”鸣虎冲上前去,边跑边大喊:“这里有重伤员!快点让路”

    见到有重伤员,走廊里的所有人纷纷避开

    最后,鬼龙到达了手术室,到达手术室后,欣月看着尼贝尔说:“接下来怎么办?”

    尼贝尔三下五除二的为鬼龙接好了心电图等各种仪表,然后观察了一下说:“他失去心跳了,必须采用电击器!小鬼!把们关上!”

    鸣虎立即将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尼贝尔拉开鬼龙的上衣,然后拿过电击器,将两块电击器贴到鬼龙的部说:“蓄电!一!二!三!安全!开火!”

    “砰!”一声,仪表上的心电图和血压和显示出了度数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