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节 ****无题******

    手臂上沾满血的欣月慢慢走近了休息室,慌神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

    鸣虎笑着走向欣月过去很高兴的说:“哈哈!欣月姐!你终于赢了,真是太好了!”zxsm

    欣月看了看鸣虎,顿时反应过来说:“我赢了?那么下一场我是不是就会和你的对战了?”

    这句话顿时戳到的鸣虎的痛点,鸣虎低声说:“是啊”

    欣月看着鸣虎的表皱起了眉头训斥道:“你这个笨蛋!”然后欣月挥起拳头砸向鸣虎

    鸣虎害怕的闭上眼睛,心想:又要挨揍了!

    可是就在拳头砸到鸣虎的头上时,欣月汀了,她看着鸣虎不断流血的手心想:鸣虎也是消我成为中忍所以才这么做的,他是为了我好,为了给我加油,害得他自己都受了伤,或许……开始那句气我的话……他也是为了我不放弃比赛才那样做的……面对这样的他……我怎么可以打他呢欣月慢慢的放下拳头说:“你这个胡乱加油的笨蛋!这下我们怎么办翱我们下一场……”

    鸣虎假装很不屑的说:“全力以赴呗!”

    欣月看着满不在乎的鸣虎生气说:“少弄出那副很不在乎的表!你是骗不了我的!”

    鸣虎顿时愣住了心想:她有那么了解我吗?

    欣月生气的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打算在比赛途中认输了?”

    鸣虎摇头说:“没有!”

    “别唬我!”欣月看着鸣虎说:“如果你不知道我打算认输的话,你就不会找出那种气人的理由来刺激我了!”

    鸣虎摇头很平静的说:“不对!我是真的很怨恨你欺负我!”

    欣月很是怀疑的说:“你真的怨恨吗?如果怨恨的话,你应该对我向你挥拳头很抵触,所以我打你你应该会躲的才对,可是为什么我每次打你,你却都不躲?并且还双眼紧闭等着挨揍?”

    鸣虎脸上开始暴汗

    欣月说:“你明明是自愿挨揍的!如果出于自愿你才不会怨恨我呢!还有……”欣月拉过鸣虎不断流血的手说:“刚才看到我想认输,你急的一拳打碎钵,拼命的提醒我,为我加油……如果真的你怨恨我,你会这样做吗?你明明就是出于关心我才这样做的!”

    鸣虎看着轻轻拉着自己手的欣月,不由得脸红了起来,鸣虎嘟囔道:“欣月姐……你既然都看出来了!自己明白就行了呗!干嘛要说出来啊”

    欣月看着脸红的鸣虎很认真的说:“我说出来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别告诉我你打算放水让我通过考试!”

    鸣虎低下头说:“欣月姐!我要的是公平公正的对决!虽然我知道我们虽然都为人柱力,但是你比我要强;可是我更想知道……你这个作为依偎在父母边的人柱力和我这个无父无母的人柱力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欣月愣着神看着鸣虎问道:“你追究这种问题……有意义吗?”

    鸣虎很是心酸的笑了说:“当然有意义啦,只要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我就大概可以估计出一对父母……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到底是多么的重要”

    欣月愣着神看着鸣虎心想:鸣虎想的实在是太天真了,父母在孩子边的重要程度,怎么是能用,他想的这种方法来估计出来呢?然后欣月慢慢的掏出绷带小心翼翼的包扎着鸣虎的伤口,很温柔的说:“好吧!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让你看到我们之间的差距(此时欣月心想:或许会我输的)不过我要提醒你!”欣月将鸣虎手上的绷带系紧说:“小心竹篮打水一场空啊因为父母对于孩子的重要程度,不是通过比较两个孩子的差距就能看出来的!”欣月放下鸣虎的手

    鸣虎挠着头没心肺的龇牙笑着说:“试一试呗”

    欣月看着鸣虎很是温柔的笑了,突然欣月注意到了鸣虎脸上的红晕立即皱起了眉头,然后很不理解的问道:“喂!鸣虎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翱”

    鸣虎立即慌了,不断揉搓着脸说:“诶?有吗?”

    欣月看着鸣虎慌张的样子,慢慢的翻起了白眼说:“鸣虎……你好色可是要有个限度啊别把我当场可以好色的对象!大……色……鬼!”

    “大色鬼”三个字刚传到鸣虎的耳朵里,鸣虎顿时好像跌进了万丈深渊中一样心想:我难道真的很好色吗?

    欣月看着很郁闷的鸣虎心想:这样大概能让他好受一点,毕竟他一时半会不会想那些让他伤心的事

    喇叭声响起:“下一超长牙vs油女志军,请两位选手来到赛场”

    长牙听到喇叭声后,慢慢的站立起来走向鸣虎

    雅田鼓励长牙说:“加油啊”

    长牙不应答

    他走到了鸣虎后,拍了拍鸣虎的肩膀说:“鸣虎!你挡住道了!”

    鸣虎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一眼长牙,长牙看着鸣虎说:“我该上场了”

    欣月看了看长牙,又看了看鸣虎,突然发现,鸣虎和长牙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挠刻出来的,欣月顿时惊住了

    鸣虎慢慢的给长牙让开路说:“过去吧”

    长牙表很是失落的从鸣虎前走过

    鸣虎看着从自己面前走开的长牙说:“要加油啊不要给你的父母丢脸!”

    长牙汀了小声说:“你知道我父母?”

    鸣虎点头说:“是的!”

    长牙看着鸣虎说:“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

    鸣虎打断长牙很小的声音说:“比赛结束后,我会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告诉你,毕竟这里人多,隔墙有耳啊而且我也……是有条件的!”

    长牙立即拉下了脸说:“算了!你这个家伙不一定又会提出什么无耻的条件呢!”

    长牙转头要走开,可是鸣虎立即抓住了他,长牙回头看着鸣虎,鸣虎很不理解的说:“难道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无耻吗?或者说,我对你的行径很无耻吗?”

    长牙皱着眉头看鸣虎心想:鸣虎无耻的事……记得全是向白炎说的!可是……在我的印象里,他并不无耻啊长牙低下头说:“对不起!”

    鸣虎放开长牙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许你输!要赢仅此而已!我可不想那么优秀的两个人,他们儿子会连中忍都做不成”

    长牙笑了说:“我还以为是什么条件呢?好吧!成交!”长牙走出休息室

    志军生气的看着鸣虎,心想:居然为外村的人加油?真是让人讨厌的家伙!志军的跳出窗户,走向赛场

    小海在此承认,此章节承认写废,尽的喷吧不过……平淡之后,就是惨烈,惨烈程度……好比地狱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