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节 中忍考试二段求生之路【13】

    鸣虎一路飞奔来到河边,望着水中游来游去的鲤鱼笑着说:“好吧!就吃它了!”鸣虎快速掏出一支苦无

    鸣虎掂着手中的苦无,观察着鱼儿的游动方向,心想:水深半米,鱼儿游速每秒二十厘米,光线折矫正……向下瞄准五厘米,提前量矫正……向前五厘米!……投掷!鸣虎快速向鲤鱼甩出了苦无“嗖!”的一声,苦无入了水中,然后苦无拉着一串气泡,准确的击中了鲤鱼的脑袋,鲤鱼被钉在了水中的石头上其余的鲤鱼感觉到了水面的波纹,立即加速四散逃开m

    鸣虎看着快速移动的鲤鱼,然后掏出苦无心想:游速每秒六米,提前旋量……半米……,光线折矫正……五厘米!发!五支苦无先后入水中,一支支苦无拉着一串串气泡接连命中了四条鲤鱼有三条鱼被命中了头部!另外一条命中了腹部

    鸣虎叹气无奈说:“四条鱼……应该够了吧!……”鸣虎慢慢趟入河水中,捞起那四条头部被命中的鲤鱼,然后看了看那条腹部被命中的鲤鱼心想:食物的确是很重要的!不能浪费!可是……算了!鸣虎丢下那条腹部被命中的鲤鱼,转走上河岸,向树林里面跑去

    欣月将毛巾敷在鬼龙的头上,看着昏迷不醒的鬼龙心想:这可如何是好,鬼龙伤成这样……

    突然鬼龙痛苦的咬了一下牙恶狠狠的喊道:“向宁次!……”鬼龙不断用自己的手指抓挠着地面鬼龙恶狠狠的说:“向宁次!我要杀了你!”

    欣月看着痛苦不堪的鬼龙立即皱起了眉头,然后快速抓住鬼龙的手不停的说:“鬼龙!鬼龙!不要这样!求你了!”

    鬼龙闹了一会之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欣月看着在昏迷之中还不断喊着“向宁次,我要杀了你!”的鬼龙,伤心的流出了眼泪说:“鬼龙……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鬼龙的意识中,鬼龙躺在地上,用很凶恶的眼神看着宁次说:“混账!我要杀了你!……”

    鬼龙爬起来冲向宁次,结果被宁次一脚踢飞,鬼龙再次摔倒在了地上

    鬼龙仰天看着高高在上的宁次,不甘心的低下了头

    突然一个嘲笑的声音传到了鬼龙的耳朵里“呵呵呵……,小鬼哟!被自己亲生父亲打的半死……感觉如何翱”

    鬼龙立即爬起来四周环顾大喊: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鬼龙愣住了说:“我是谁?我是向鬼龙……向一族的天才忍者!”

    “不!你的确是向鬼龙,但是我不明白你是和一群小孩子玩忍者游戏的向鬼龙……还是负灭族之恨!一心想要杀掉自己父亲的复仇者向鬼龙?”

    鬼龙愤怒的说:“我当然是复仇者向鬼龙了!”

    “不!我看你不是!你只是和你的小伙伴玩忍者游戏,自己以为自己很强的,天真的以为自己会有本事杀掉自己父亲的向鬼龙!”

    鬼龙当即气不打一出来喊道:“我不是!”

    “哈哈!不要否认了!你就承认了吧!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复仇,你为什么……不想去寻找能杀掉仇人的力量,却和一群小鬼混在一群浪费时间呢?要知道!真正的复仇者都是为了获取力量不择手段的人!可是我没看到你上有这样的特点!在我看来你只是在想办法苟延残喘的活下去的胆小鬼而已!”

    鬼龙听着对方说的话,愣住了,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耳朵里回想着:宁次临走前对他说的话“像你这样的胆小鬼就像现在就继续这样怀着仇恨逃避吧恐惧吧想办法活下来吧!等到你有了像我这样的眼睛时……再来找我复仇吧!”

    鬼龙的白眼上突然出现了一颗红色的勾玉,鬼龙大喊:“我才不是胆小鬼!我也在一直用自己的方式追求力量……”

    那个声音打断鬼龙说:“但是你的方式是很慢的……不是吗?”

    听了这话,鬼龙慢慢的垂下了头说:“的确!”

    “我告诉一个能使人迅速变强的好方法,想知道吗?”

    鬼龙听了这话,立即心花怒放问道:“什么方法?”

    那个声音坏笑着说:“那个方法就是……斩断自己的羁绊变成即无耻又厚脸皮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快速成长!而且这样的人只要有能获得力量的机会!就抓住那个机会!”

    鬼龙摇头说:“我才不要那样!我有自己的原则!”

    “天真的孩子哟!复仇者……是不会拘泥于狗的原则的!原则只是阻碍你获得力量的障碍而已!放弃原则吧!”

    鬼龙愣住了心想:它说的没错!可是我不想成为那种没有原则的无耻之徒,不过……为了全族人的仇……自己的原则简直就是一文不值的垃圾!如果这样算来……为了复仇!就算是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又能怎样?哼!我真蠢!才明白过来什么是复仇!

    一双蔚蓝色的眼睛看着他说:“如果你想通了,就捡起地上的金色羽毛!把它举起来!它会给你力量的!”

    鬼龙低头看着地上的金色羽毛,然后俯下子慢慢的捡起,心想:举起羽毛就会得到力量吗?想到这里鬼龙毫不犹豫的将羽毛高高举起,顿时鬼龙的意识里到处都充满了金色的光芒

    一只长着金色翅膀的老鹰出现在鬼龙面前,鬼龙先是惊讶的一动不动,突然他嘴笑了

    【欣月那里】

    鬼龙上突然放出了金色的光芒

    欣月愣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金色的光芒消失,鬼龙口的金色羽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鬼龙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起来

    欣月看着呼吸慢慢平稳的鬼龙心想:这个呼吸频率难道是……鬼龙没事了?

    鬼龙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粉红色头发的女孩说:“欣月吗?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翱”

    欣月很高兴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但是……鬼龙……你现在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

    鬼龙摇头说:“没有!我现在感觉很好!”然后鬼龙试着坐起来

    欣月看着坐起来很困难的鬼龙心想:躺的时间太长,体僵硬了吗?欣月快速伸手把鬼龙扶起来

    鬼龙被扶起来后,鬼龙想了一下,然后很温柔的说:“欣月!是你一直在照顾我吗?真是辛苦你了!谢谢!”

    欣月听见鬼龙说出这样的话,立即把鬼龙抱在怀里,哭着说:“鬼龙!只要你没事!我无论怎么样不辛苦!你知道你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呜呜……”

    鬼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说:“抱住她,安慰安慰她!”鬼龙犹豫了一下心想:抱着欣月?……好吧!鬼龙伸手抱在欣月,拍了拍欣月的后背,闭上眼睛说:“别哭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鸣虎拎着四条鲤鱼走过来,他拎起手里的四条鲤鱼看了看心想:如果鬼龙没有醒的话……我和欣月姐应该可以吃到两条鱼吧?鸣虎抬头,顿时愣住了,他看见鬼龙和欣月拥抱在一起,顿时心失落了起来,苦笑着说:“太好了!鬼龙那家伙没事了!但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得劲!”鸣虎慢慢的走到鬼龙和欣月边说:“喂!你们两个!又让我成电灯泡了!”

    欣月听到了鸣虎的声音,立即松开的了鬼龙,擦了擦眼泪对鸣虎笑着说:“鸣虎你回来啦!”

    鸣虎低声说道:“啊回来了!我弄了四条鱼!但是……看起来有些不够吃啊”

    欣月有些生气的对鸣虎说:“喂!笨蛋!鬼龙现在伤好了,你这么低声下起的说话是什么意思?”

    鸣虎摇头说:“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他前一秒还昏迷不醒,后一秒就活蹦乱跳!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欣月理解的说:“什么不好的感觉?”

    鸣虎笑道:“我感觉……没事!你们不要多心,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欣月微笑着说:“啊……只是回光返……”欣月突然打赚然后恶狠狠的看着鸣虎说:“鸣虎!人一般不是要死的时候才会出现回光返照吗?你这个家伙难道欠揍吗?”

    鸣虎笑着说:“哈哈!开玩笑嘛?鬼龙可是经常用这句话开玩笑的哦!欣月姐?”鸣虎转头对着鬼龙说:“是不是艾鬼龙!”

    鬼龙恶狠狠的看着鸣虎

    鸣虎看着鬼龙的眼神顿时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心想:他干嘛那么看着我?

    ……五秒钟后……

    “砰!”一声!鸣虎摔倒在地上,嘴角上流淌着鲜血,鸣虎擦掉了嘴角上的血生气的问:“混账东西!你干嘛打我?”

    鬼龙怒气冲冲的看着鸣虎说:“你这个家伙!你也不睁大你的死猫眼看看,我那种可以任由你开玩笑的人吗?”

    鸣虎爬起来说:“我去!照你这么说!我就是那种可以任由你开玩笑的人了?你说我回光返照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看我生气了吗?”

    “你不生气是很正常的!谁让你是个笨蛋呢!连嘲笑你的话都听不出来!”

    鸣虎愣住了说:“你在嘲笑我?王八蛋……!”鸣虎生气的喊:“我有些时候是笨了点!但是不至于被你嘲笑!”

    欣月很紧张的眼前看着这两个吵嘴的人,周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鬼龙生气的说:“就是因为你有些时候很笨!所以你低我一等!既然你低我一等就应该……”

    鸣虎生气的说:“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你这个混账!我可从来没有感觉我比你差!不要说得你比我强多少!”

    欣月闭上眼睛摇头喊:“求求你们两个不要再吵啦!”

    鸣虎和鬼龙两个人当即全都汀

    欣月很不理解的说:“你们到底是怎么了?刚能一起说说话,就吵得面红耳赤的!”

    鸣虎看着鬼龙咬了咬牙,然后低下头,捡起地上的鲤鱼,然后放到欣月边,蹲下来拍着欣月的肩膀假装微笑着说:“放心!欣月姐!我们没怎么,只是谈话而已!不用的!我们是不会真的打起来的!还有……这个(鸣虎拍了拍地上的鲤鱼)是给你们的!这虽然不够你们两个填饱肚子,但是……至少不会让你们挨饿!”然后鸣虎冷冰冰的问鬼龙:“鬼龙!你和欣月姐一人两条鱼……足够了吧?”鬼龙不回答,鸣虎皱了一下眉头心想:呿!算我多事!鸣虎微笑着问欣月:“欣月足够了吧?”

    欣月回答道:“诶?鸣虎!这不够啊我们一人两条鱼,那么你呢?你岂不是一条也吃不到?我想……还是大家一起着吃吧!”

    鸣虎摇头说:“不行!如果一人一条鱼这么分的话!到时候我们谁也吃不饱!这样是不行的!而且这里是丛林!要知道丛林可是我的家!我在这里任何地方都能弄到东西吃!和你们不一样!所以……不用的我的肚子!你们只要管好自己的肚子就行了!”

    “哦……”欣月低下了头看着地上的鱼

    鸣虎站起来,转走开说:“你们慢慢的吃吧!我走了……去狩猎”突然鸣虎发现了鬼龙已经瘪下去的忍具包,无奈的叹气,然后从自己的忍具包里掏出了一个卷轴,丢在了鬼龙的脚下冷冰冰的说:“喂!鬼龙!忍具包空了!拿我的忍具补充一下吧!”

    鬼龙看了一下地上的卷轴不屑的说:“你把你的忍具给了我,到时候自己再不够用!从我要怎么办?还是你自己拿着吧!”

    鸣虎枕着胳膊走开说:“放心的拿着吧!我的忍具很充足!不会从你要的!要知道!我把家底都搬来了!”

    鬼龙不屑的说:“哼!笨蛋!”

    欣月看着关系异常冷淡的两个人心想:这怎么回事?两个人关系怎么突然冷淡起来了?

    鸣虎走进了丛林,在黑暗的丛林中,鸣虎回头看着俯下子捡起卷轴的鬼龙心想:鬼龙!你到底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